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南非 > 南非

[南非] 情迷1克鱼

我的朋友杰弗里.威尔,开普敦生、开普敦长,但离开故土已有40多年。这40年间,他对家乡美食1克鱼(俗名杖鱼,一种长相酷似梭鱼远房堂兄的非洲本土鱼,体长多刺)是日思夜想。他想念炸1克鱼、烤1克鱼、1克鱼干还有1克鱼酱 但最馋的还是熏1克鱼。任何关于1克的言语都会勾起杰弗里对童年美味的回忆,尤其是0妈艾米莉找到一个符合其采购标准的样本时,对鱼贩进行

  中国奇特女子风情录 直通财富,一键直达 旅途权益,携手关注 旅途安全应急小手册 的那番严格审讯:“你这鱼松软吗?”她会用非洲土语问,“没有寄生虫吧?”

    

    我见过杰弗里的妈妈,一位身材矮小的女士,不能容忍任何无稽之谈。我深信,就是最精明的鱼贩也会在她的注视下自觉矮了一头。如果鱼贩的1克鱼已经登陆有些日子了,他会犹豫一阵,然后眼睛盯着地上,用极其温柔的声音对杰弗里的妈妈、这个在路中央对他大叫的买鱼人承认 :他的鱼是有点软。所以每当1克鱼上市的时候,杰弗里就像念颂真言一样念叨着 :软不软?没有寄生虫吧?

    

    上个世纪70年代以前,杰弗里曾在北美洲住了好些年,那时他与1克鱼府邸之间的距离遥不可及,换成一个心理承受能力稍差的人非要得抑郁症不可。1970年开始,杰弗里定居伦敦,但同最近的1克鱼也足有一万公里之遥。二战结束的第二年,食物短缺在大不列颠还很严重。1克鱼罐头作为一种廉价的蛋白质来源,从南非大量出口到英国,结果,它在英伦三岛“含冤”沦为不受欢迎的食物。一本 《南非大百科全书》解释说,这全是因为罐头而非鱼本身弄巧成拙。我觉得,应该公正地指出:用“不受欢迎”这个词来形容英伦人民对他们品尝过的惟一1克鱼菜肴——1克鱼罐头的感觉,已经很客气了。实际上,他们觉得这种罐头的味道令人作呕。当时出版的一本《1克鱼趣闻》里有记载:1947年进口到英国的1克鱼罐头两年后还有超过1 / 3没有卖出去。

    

    寄托在鱼儿身上的民族认同

    

    杰弗里总有机会回访南非。作为法学教授,他曾参与制定南非独立后的新宪法,用自己的话说,就是做了点“极其微不足道”的工作。同时他还是南非几所法律学校的访问学者,时常回去参加会议或者演讲。尽管在南非不是每顿饭都有1克鱼,但不管怎样,他总要想方设法,保证每年重温一次幼时餐桌上的旖旎风光。对杰弗里来说,一年的时间就是这一顿1克鱼和下一顿之 间的漫长间隔。

    

    自然,许多身在异乡的人都会对他们幼时的食物害上相思病。但杰弗里的相思病却几乎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颇有恶化成食物沙文主义的迹象。他总认为南非的食物更美味一些,甚至念叨南非的袋装雀巢咖啡也比英国的更浓郁芳香!他还忽视了英国人民为完善炸鱼排口味所做的努力,为南非鱼排高唱赞歌。杰弗里兄弟二人在南非老家开普敦继承了一笔遗产:一个位于开普敦海岸边的小村落。一次我到南非谈生意,恰逢杰弗里一家在村子里度假,他热情地招待了我。在两餐之间为我奉上的小吃就是南非鱼排,我一边就着全麦面包啃鱼排,一边告诉他,南非鱼排的不寻常之处只在于它商标上的漂亮宣传语:含91%鱼肉。

    

    我大约已经找到杰弗里如此痴迷1克鱼的原因了。我读到一本书,《超越奇迹:新南非的内部》。书里写道:南非总统曼德拉的就职仪式让作者的身心第一次“受到民族认同感的激荡”,而在此之前的40多年里“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在感情上没有国家观念的人:我无法认同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因为它所主张的是我所憎恶的 ;哪怕国歌耳边萦绕、国旗眼前飘扬,我也从未感到过一丝骄傲。”我告诉杰弗里,考虑到对种族隔离制度的深恶痛绝,他本人完全有可能将自己的民族认同感倾注到1克鱼身上。杰弗里对我的理论不置可否,只是耸了耸肩。

    

    属于穷人的美食

    

    尽管距大海仅几个街区之遥,距渔船码头也只有数百米远,但这并不意味着杰弗里每顿饭都可以吃上1克鱼。原因之一,1克鱼群的游弋路线飘忽不定,难以捕获。而且,尽管它融入了这个地区的历史和文化,但高级饭店不怎么愿意将1克鱼写上菜谱。大力推荐开普敦海鲜的旅游指南也只提及如下的菜肴 :开普敦大马哈鱼、南非大鲭、珠蚌薄脆饼和石颌鲷 (又以猪鼻子石鲈之名而闻名),当然还有淡水小龙虾。

    

    杰弗里并不是看不上这些海味,它们之于其他客居他乡的南非人,就像1克鱼之于杰弗里。当杰弗里还是个孩子时,1克鱼有下等人食物的名声,因为它低廉的价格,也有部分原因是出于它丑陋的外表。1克鱼是同郊区贫民窟联系在一起的,特别是那些被称为有色人种的人。有时候他们将1克鱼炸着吃,有时候涂上杏仁酱烤着吃,有时以洋葱、土豆为配料一起晒干。1克鱼看起来不吓人但性情凶猛,它们巨大的牙齿咬你一口会造成可怕的伤口。

    

    一个饭店老板告诉我们,其实许多白人也愿意在自家的后院烧烤1克鱼,但不会在饭店点这道菜,因为他们不愿意当众剔除1克鱼非常多的刺。我倒是一点都不介意坐在外卖窗口的台阶上一一剔出鱼骨头,因为面前这条鱼的美味值得我们这么做。但是,我也得承认,1克鱼的鱼刺真是又多又难以对付。它们一般有近10厘米长,又出奇的直。如果老鼠参加十项全能比赛,满可以拿这些鱼刺当标枪。

    

    在开普敦的1克鱼之旅

    

    我和杰弗里在开普敦进行了一次1克鱼之旅。中午12点的时候,我俩在豪特湾简单吃了点东西,因为想到稍后可能还有一顿丰盛的午餐在等着我们。事实上,在到达豪特湾之前,我们还在一个农家小馆就着“世界上最好的南非全麦面包”吃了些1克鱼排当点心,味道棒极了。

    

    豪特湾以出产1克鱼著称,每年6月此地还有一个1克鱼节。我们走进一家快餐店,这是南非翻版的英国炸鱼薯条小吃店,但是这里食品的味道却稍逊一筹。我本以为豪特湾能够一解杰弗里对1克鱼的渴望,没想到这里的1克鱼却让他失望。

    

    但杰弗里很快就快活起来,我们接着光临了一家名叫水手码头的饭店,这个饭店看上去不怎么气派,但规模不小。它包括一个礼品店、一个捣腾海产纪念品的商店、一个出售珠宝的商店、一个将1克熏鱼包装在诱人的礼品盒里出售的鱼货市场,还有一个高档次的咖啡馆。而饭店就坐落在咖啡馆楼上,老板告诉我们这里只有冷冻的1克鱼,但当我们走到柜台前点了一份1克烤鱼,却意外发现这鱼味道简直不能再正宗了,这让杰弗里又开始愉悦地谈起他的童年,并特别提及他对开普敦比目鱼的偏爱,“这儿的比目鱼比其他地方的都汁多肉厚!”他又一次断言:“开普敦比目鱼是世界上最好的比目鱼!”

    

    在去一家广受追捧的熏鱼店的路上,我们在广场上逗留一会,那里视野开阔,街对面开普敦宏伟的市政厅一览无余,背后是雄伟的开普敦圆桌山。当然,我们顾不上观赏风景,广场鱼摊上的美味炸1克鱼让我们吃得肚子溜圆。

    

    一家名叫鱼宫的店里有杰弗里“钦点”的好鱼,自信的老板给我们上了一节简短的培训课,内容关于如何用各种方法熏制1克鱼,比如:阳光和盐花是如何让1克鱼干别有风味的,橡树、柴胡的重要功用,诸如此类。他还用面前柜台上的一条1克熏鱼作为授课道具。当我们说要买一些的时候,他将店里的存货全拿了出来,果然更合我们的心意。于是,我们在鱼宫的橱窗玻璃前,抱着满满一口袋1克鱼,拍了一张凯旋的照片。那天晚上,我们用1克熏鱼下酒,真是人间美味。杰弗里告诉他的太太,鱼店老板觉得柜台里摆出来的1克鱼不够地道,是专门跑到店里面为我们取的存货。“这可是特供产品”,他一直在嘟囔着,正像她妈妈从一个机灵点的鱼贩那里得到实惠后的满足。

  

  

上一篇:[南非] 诱人的南非野味大餐
下一篇:[南非] 南非的餐饮礼仪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