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突尼斯 > 突尼斯

突尼斯柏柏尔人洞穴 神奇的沙漠居所

    

    突尼斯,一块在地中海和沙漠的夹缝里生长的绿洲,东北部诸镇如同一支支白莲,在椰风树影中绽放。西南部则是大名鼎鼎的撒哈拉,变幻的沙丘、血色的残阳、神秘的沙漠玫瑰还有记忆中的三毛,交织成了一个梦境。有人说:在穿越撒哈拉以前,没人能以旅行家自诩。而在这广袤的沙漠中,仍然保留着原始面貌的柏柏尔人为这片沙漠增添了更多的神秘色彩,他们是居住在撒哈拉的土著人,面对沙漠常年的高温和飞舞的黄沙,他们辛勤地劳作,祖祖辈辈在沙漠上繁衍生息。

    沙漠中坚强的民族

    在走访突尼斯的日子里,从北部现代迷人的海滨一路向西南的沙漠行进,慢慢地,蓝色的地中海消失了,宽广的柏油路消失了,红绿灯也消失了,眼前是无边的黄沙,远处几丛骆驼草点缀在黄沙间,偶尔间,一排骆驼队走过,领队的正是包裹严实、肤色黝黑的柏柏尔人。

    在历史的长河中,柏柏尔人一再被外族侵略驱赶,却从来没有屈服。当地的导游讲,远古时期柏柏尔人是这一地区最早的居民,过着原始的游牧和狩猎生活。长久以来,柏柏尔人经过了不同文明的洗礼,却依然保持着自身的魅力。公元前14世纪,腓尼基人在这里建立乌提卡殖民地,公元前9世纪建立迦太基殖民地。迦太基统治者从公元前6世纪起霸占柏柏尔人的土地,发展农业,迫使柏柏尔人为奴隶进行劳动。柏柏尔人在1迦太基的斗争中建立的努米底亚王国,占据了突尼斯南部的广大地区。到了公元前146年,罗马人彻底摧毁了迦太基,努米底亚王国在随后难逃灭亡的命运。公元5世纪末,汪达尔人利用柏柏尔人对罗马帝国统治的1,在突尼斯建立自己的统治。100年后,拜占庭帝国取代了汪达尔人在突尼斯的统治。7世纪中叶,阿拉伯人进入突尼斯,战胜拜占庭,在突尼斯中部建立了世界第四大伊斯兰教圣城———凯鲁万城。由于大批阿拉伯移民进入,并同当地人融合,柏柏尔人逐渐皈依伊斯兰教,采用了阿拉伯语。

    柏柏尔人洞穴,神奇的沙漠居所

    由于气候和地理环境的恶劣,柏柏尔人不得不选择穴居,柏柏尔人是聪明的,他们在适应恶劣的自然条件的过程中,从地上转移到了地下,也给后人留下了这片神奇的地下居室。沿着沙漠中的土路,可以看到许多从山体中挖凿的排列紧密的房子。房子大多有门无窗,需要弯腰低头才能进入。里面的空间比较宽敞,并且彼此相连。这些洞穴都是就地取材,沙子、石头、石膏,没有任何现代的建筑材料。

    这样的洞穴可以让柏柏尔人在里面避开沙漠中强烈的日光,挡住漫天的飞沙,而且还可以储存谷物、枣椰果、橄榄、葡萄酒等。

    在南部小城多泽,晚饭后我们一行人溜出酒店,在安静的街道上散步,偶遇一位柏柏尔人,我们便上前聊了起来,热情的柏柏尔人邀请我们到他家做客,这终于让我们真正有机会了解到了柏柏尔人的生活。七口人的家里,祖孙三代居住在同一屋檐下,唯一能讲英语的是家里的小女儿,白色的头巾之下,一双清澈迷人的眼睛非常漂亮。小女儿告诉我们,相比爸爸和奶奶传统的生活,年轻的柏柏尔人的思想要现代得多。她是村子里最优秀的学生,在城里念大学,除了母语阿拉伯语,还精通法语、英语,现在正在学习意大利语,她说她的梦想是要做一名意大利语教师。不过,柏柏尔人相比生活在首都突尼斯市的“现代人”,还是多了几分传统。我们问她,你的夜晚是怎么度过的?会出去玩吗?小女儿斩钉截铁地说:绝不!在这里,女孩子9点以后根本不会出门,这让生活在现代都市中的我们不免感到诧异。

    撒哈拉之旅,柏柏尔人为你带路

    撒哈拉,作为地球上面积最为广博的生命0,是许多旅行家终其一生的梦想。而在突尼斯探访撒哈拉,离不开柏柏尔人的带路。

       

    从突尼斯市出发一路南下,到达撒哈拉的北门户度兹城,这里是进入撒哈拉之前的最后一站补给地,也有不少旅游接待点为游客提供量体裁衣式的一揽子服务。参观线路、时间安排、食宿标准都变成可排列组合的元素,而进入沙漠冲沙、骆驼骑行则是最受欢迎的项目。

    让柏柏尔人带队,在沙漠中骑一次骆驼,是进入撒哈拉旅游首要的体验。先把自己按照柏柏尔人的样子裹严实,进入驼场挑选好一匹骆驼,刺激的体验就要开始了。

    柏柏尔人会比划着让你在骆驼背上做好,随着他的一声耳语,接到指令的骆驼就会抬起前腿,陡然把我们送上2米高的半空,感觉身体直直后仰,忙一曲身,抓紧手中缰绳。好在只一瞬间,骆驼的后腿随即蹬直,骑在驼背上的人终于在前后间平衡了,可左右仍摇晃不停。骆驼在沙漠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发现自己完全置身于沙海之中。沙丘高高低低,和野风做着永恒的游戏,风不停地把沙丘变大变小变没有,并在沙面上环绕出层层的“涟漪”。而此时,炙热的太阳挥洒在辽阔无忌的黄沙上,柏柏尔人踽踽前行的步伐让我再次感受到了他们的艰辛。

    如果说骆驼是原始的撒哈拉体验,那么在沙漠感受冲沙则是现代的刺激游戏。柏柏尔人个个都是沙漠行者,对沙漠如同家人一样熟悉。我们的越野车司机自然也是柏柏尔人。车行沙漠里,随时都有深陷的窘境,而只有对沙漠了如指掌的柏柏尔人才能担当真正的行者。我们的司机用米色的头巾包裹住黝黑的脸,熟练地带我们进入了沙漠。汽车加速了,上坡。当到达山丘顶端时,戛然停住了。往窗外张望,大家都惊叫了起来。眼前是一个几乎垂直的沙坡,而车子的前轮已经开始下滑。司机开始冲沙了。我们坐在车上,紧紧地系着安全带,抓着拉手,吓得不敢睁眼,只听到剧烈的心跳声。在惊叫声中,越野车疯狂冲下山丘,稳稳地停在了底下。而后,是又一个山丘,又一次冲刺。当刺激带来的兴奋取代害怕时,大家都笑了。星球大战的拍摄基地就在眼前。撒哈拉是美的。一望无际的金黄。坐在软软的沙上,望着太阳缓缓落下,余晖照着撒哈拉,如此之美。我的眼神有些迷离。撒哈拉的落日,美在转瞬即逝。

  

上一篇:[多图]埃及 神奇的锡瓦沙漠医疗
下一篇:[多图]北非 屏息在突尼斯的魅力中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