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南非 > 南非

畅游2010世界杯举办地 多面南非详尽攻略

    

  畅游多面南非

    飞机降落在约翰内斯堡坦博国际机场之前,朝阳辉映的莽莽苍原在身下缓缓掠过,看地图,那应该是著名的克鲁格国家公园。心说:嗯,很非洲。我甚至想像自己已换好猎装,机舱化身为敞篷越野车,开始要在丛林中追寻猎豹的踪影了。

    我没有失望,在圣瓦里野生动物保护区的猎巡中,现实的经历比想像的还要惊险刺激。但这绝非全部,在一次次的旅行中,原以为“很非洲”的南非让我一再地惊叹于她的多元与善变:“黄金之都”约翰内斯堡的中央商务区仿佛曼哈顿般高楼林立,开普半岛的秀美小镇却又似移植自欧洲;这里看得见象群漫步,也不会错过海豚跳舞;在花园大道驾车,左手苍山,右手海洋;城市里,传统巫医的药铺和iPod店相隔不远,索韦托的街道上,戴耳钉、留朋克发型的滑板少年和头顶重物的非洲妈妈走在一起;人潮拥挤的街头夜晚化身为冰冷的无人区;这片土地在300万年前就诞生了人类祖先,然而真正消除因肤色造成的人类自己之间的隔离,仅仅是15年前。这种多元、差异成就了南非,她是非洲,她又非人们常态意识下的非洲。南非有过令人心痛的历史,但无论是在索韦托经营生意的莱博,在开普敦当自由摄影师的亚速尔,还是在花园大道开家庭旅馆的老板娘,当野生动物向导的斯福,他们都不再与过去有太多的纠缠,而是把目光投向未来。足球世界杯比赛的哨音明年6月就要在南非响起,现在这里不光在修建体育场、公路、饭店,南非人也在利用这个机会凝聚一个国家的认同感和创造力,当世界再度聚焦非洲最南端的这块土地时,她又会给人们带来什么新的惊喜?

    资讯补给站

    抵离南非,约翰内斯堡是必经之处,不妨趁机领略一下这个非洲大都市的历史、文化和城市活力。

    金矿城游乐园(Gold Reef City Theme Park) 可以帮助你了解约翰内斯堡这个百年“黄金之都”的起源。www.goldreefcity.co.za

    种族隔离博物馆(Apartheid Museum) 了解南非历史的最佳地点。www.apartheidmuseum.org

    人类摇篮遗址 在约翰内斯堡西北方约40公里,那里距今300多万年前的化石遗址被认为是人类发源地之一,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新建的马罗彭中心有一流的科普展览。www.maropeng.co.za

    玫瑰坡非洲工艺品市场(African Craft Market at Rosebank Mall) 在玫瑰坡购物中心内,汇集了几十个固定摊位出售来自非洲各地的手工艺品,大到木雕小到手镯,每周日还有内容更丰富的跳蚤市场。www.themallofrosebank.co.za

    “根”餐厅(Roots Restaurant)位于马罗彭中心,以及杉滕购物中心的Lekgotla餐厅(Lekgotla Restaurant)都可提供丰富多样的非洲本土餐饮,后者位于曼德拉广场(Nelson Mandela Square at Sandton),竖有一尊近6米高的曼德拉铜像。 www.lekgotla.com位于动物园湖(Zoo Lake)的Moyo餐厅也是边欣赏非洲歌舞边品尝美食的好去处。www.moyo.co.za

    新城(Newtown) 位于约翰内斯堡中央商务区,经过对破旧城区的改造,这里已成为南非流行文化汇聚之地,在非洲博物馆广场对面汇集了艺术气息浓厚的餐厅、酒吧和咖啡馆,附近还有设计新颖的南非啤酒博物馆。(SAB World of Beer)www.worldofbeer.co.za

    开普敦

    开普敦屡屡被评为全球最佳旅游目的地之一,在开普敦找到住处不难(圣诞节假期例外),但如果想住得别出心裁,可能还需要做一番功课。除了正文中提到的3家酒店外,位于市区的“非洲别墅”(An African Villa)值得推荐,主人把位于半山的19世纪欧式老屋改建成新派非洲风格的别墅酒店,尽显南非独有的好客之道。

    Grand Daddy Luxury Hotel www.granddaddy.co.za,+27-21-4247247

    Daddy Long Legs Art Hotel,+27-21-4223074

    参加桌山的徒步之旅,两家公司可供参考:

    Cape Xteme adventure (Table Mountain Abseiling),+27-21-4224198

    Hoerikwaggo Table Mountain Trail

    www.places.co.za/html/tablemountainw.html

    开普敦的餐饮业十分发达,维多利亚港(V&A Waterfront)、坎普斯湾(Camps Bay)等地都是餐厅云集的地方,但如果想一边品尝美食一边学习如何拍打出非洲鼓的动人节奏的话,位于黄金博物馆内的“黄金餐厅”Gold Restaurant是不二选择。+27-21-4214653 www.goldrestaurant.co.za

    Nando’s 起源于约翰内斯堡的Nando’s连锁葡式烤鸡店的招牌是“披里披里(Peri Peri)酱烤鸡”,味道酸辣可口。Nando’s可能是南非最成功的本土餐饮品牌。www.nandos.com

    花园大道

    南非自驾 南非公路系统和服务设施发达,绝对适合自驾。

    南非的租车公司Avis、Hertz、Europcar等在主要城市的商业区、机场等地都有网点,可异地租车还车,按照车的不同类型按天收费,每天可免费行驶一定里程,超过后按公里计费。需要国际信用卡和国际驾照。

    南非是靠左行驶,靠右超车,和中国相反,刚上路时一定要小心适应。南非高速公路限速120公里,普通道路限速70至100公里。如果不能自驾,也可以通过旅行社包车,事先谈好包车费(通常含汽油费)、司机在外的食宿等。

    通过南非汽车协会的住宿指南、网络、旅游手册等都能找到大量信息,旺季和游客多的地方最好提前打电话预订。

    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镇,见到挂着一个大大的“i”字母牌子的地方,就是当地的旅游资讯中心,那里备有关于游览、食宿、历史文化的免费资料,工作人员也能提供大量帮助。

    英语是南非11种官方语言之一,但也是最通用的。只要会说英语,就不会有沟通问题。但南非英语也有一些独特的用词,例如红绿灯不是traffic light 而是robot(机器人),加油站不是petrol station,而叫garage(车库),购物小票不叫receipt,而是slip。

    鲨鱼潜水 南非有许多公司提供专门的鲨鱼潜水游览服务,潜水地点大多集中在汉斯湾与赫曼努斯附近的海域,对一般人来说下潜一两次也就够过瘾了,但一些公司也可以安排最长达10天的项目,包括食宿的费用高达1.6万兰特。对于那些只能玩开普敦、没时间坐车长途跋涉到海边的游客,这些公司可以安排直升飞机把他们直接送到上船的码头。

            

  花园大道 可能是最好的自驾线路

    花园大道 可能是最好的自驾线路

    当乱云飞渡的桌山在汽车后视镜中渐渐变小时,我在心里说:“再见,开普敦;花园大道,我来了。”

    第一次听说花园大道是2003年,一位刚刚自驾车游完南非的朋友兴奋地写信给我说:“在花园大道开车,我一度感觉自己像是漫步在世界之巅。”这句致命的描述数年来一直藏在心的某个角落,直到开车从开普敦市区驶上N2国道,开始向东——花园大道方向奔去时,我才发出一直欠着自己的这声欢呼。

    花园大道具体的起止地点并无定论,有人认为是从印度洋沿岸的莫塞尔湾(Mossel Bay)一直向东到齐齐卡玛国家公园400公里左右的线路,但也有人认为从开普敦到东开普省的海滨城市伊丽莎白港的700多公里都算是花园大道,因为自驾车的游客通常会选择乘机从约翰内斯堡抵达开普敦,租车一路玩下去,到伊丽莎白港后乘机离开,或反其道而行之。由于沿途交通食宿和基础设施完善,这里是南非最受海外游客欢迎的自驾车线路,果然,一路上我不是和坐在街边酒吧邻座的德国人聊天,就是与澳大利亚游客站在同一块礁石上观海景,帮巴西人拍照。

    当我还在开普敦的家庭旅馆捧着地图研究的时候,热心的旅馆老板娘罗斯说:“要去花园大道?我给你推荐一条路。”(在外旅行,一定要听听当地人的建议,这会给你的旅途带来别人无法复制的意外惊喜和收获,可能是从《孤独星球》之类的旅行手册上学不到的。甚至有一次,旅馆老板很认真地告诉我怎么走可以绕开一个高速公路收费站。)罗斯说,通常大家会照本宣科地开车沿N2一路下去,经过Somerset West、Caledon、Swellendam等内陆城镇,直到莫塞尔湾才能见到海,但如果从Somerset West开始就沿海岸公路走,不仅能欣赏山海相连的奇景,还能路过鲸鱼小镇赫曼努斯,到达非洲大陆的最南端厄加勒斯角(Cape Agulhas)。

    从开普敦出发沿N2公路行驶约40公里至Somerset West附近,有一条R44号公路与之南北相交,沿R44号路向北可以到达著名的葡萄酒产地如斯坦陵布什、帕尔、法国小镇等,集中了几乎所有南非知名的葡萄酒品牌和酒庄,许多游览花园大道的人会选择在这里停留一两天,徜徉于各个酒庄之间,品尝美酒美食。不过这次我选择了直接向南。海边的Strand和Gordon’s Bay 是开普敦和周边地区居民常来休闲的小镇,精致的餐厅、旅馆、商店比比皆是,可一旦离开,紧贴着山脚迂回曲折的R44号公路一下寂寞起来,眼前只有一望无际的蓝天碧海,百分百纯净的海风呼呼灌进来。

    路过的赫曼努斯(Hermanus)让我有些沮丧,因为2月不是这里看鲸鱼的季节。每年8月至11月,这些庞大的海中精灵经过长途跋涉,从北半球云集到这片温暖的水域觅食产仔,同时也让小镇赫曼努斯小镇人满为患,因为鲸鱼离岸很近,这里成了全世界最好的陆地观鲸点之一。从莫塞尔湾向东,开始进入花园大道的精华观景地段,N2公路一会儿贴近蔚蓝的海湾,一会儿又拐入飞瀑溪谷的山间,绿色越来越浓,路边不断有牌子指示通往豪华度假村、高尔夫球场或私家别墅,就在我开始对这些景观“审美疲劳”的时候,位于半山腰的公路突然峰回路转,一弯长长的海滩现于眼前,惹得我“哇”地大叫一声:雪白的海浪一层层地叠向岸边,海风带起薄薄的水汽像雾霭一般笼罩着海滩沿岸的房屋和绿树,美不胜收。正好路边有专为游人修建的观景台,我赶快停车下去眺望。原来那里是一个叫“荒野”(Wilderness)的小镇,是花园大道上著名的度假区之一。运气好的话,还能在观景台上能看见海豚在印度洋里嬉戏跳跃。这时我突然想起朋友在信中说的那句话,花园大道真的是一段落入凡间的“天路”。

                  

  

  

  

  

  

  

  

  

  

  

       

  圣瓦里野生公园 体验百分百非洲野性

    圣瓦里野生公园 体验百分百非洲野性

    从东开普省的伊丽莎白港向东北方行车70多公里,就是占地2.5万公顷的圣瓦里保护区(Shamwari Game Reserve),这里是著名的高档私人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在南非广袤的大地上,除了克鲁格国家公园等近30个“国营”的大型野生动物保护区外,还有上百个像圣瓦里这样大小规模不等的私人野生保护区。这里同样是野生动物的天堂,在专业向导的带领下,你同样可以在敞篷越野车里展开一场野趣横生的“猎巡”(Safari),见到非洲五大兽(大象、狮子、花豹、野牛、犀牛)的机会一点也不比在克鲁格公园少。

    在郁郁葱葱的丘陵地带驱车半个多小时,又经过一段土路的颠簸后,我到达了圣瓦里保护区内离大门最近的一处营地,这里是我当晚住宿的地方。别看地处荒野,营地却建得舒适整洁。办好手续已是下午4点多,阳光不再那么刺眼,是开始黄昏巡游的时候了。这时,一个身穿褐色制服、挎着1的黑人满脸笑意地跳上驾驶座,他跟大家打招呼:“我叫斯福(Sipho),是今天巡游的司机兼向导,希望大家好运见到我们非洲的五大兽,会很安全的,你们放心。”说着他晃了晃手里的枪。

    开出营地不久,斑马、羚羊等就陆续闯入视线,大家开始兴奋地拍摄这些或是低头啃草或是警觉地盯着我们的生灵们,斯福则给我们讲公羚羊在发情期如何为争夺母羊而大打出“角”的趣闻。这个土生土长的科萨人说,东开普省在200多年前曾经是野生动植物的天下,随着欧洲移民不断来到这一地区开荒垦殖,野生动物遭到大量射杀 。上世纪90年代初,伊丽莎白港的商人Adrian Gardiner买下了目前圣瓦里保护区所在的大片土地,这位热爱自然的南非人一直梦想着让这片土地重新成为非洲动物们的乐园。由于成功地引入种群,开展一系列的动物保护项目,圣瓦里已成为南非知名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同时,也因为拥有7处豪华的野外度假旅馆而吸引大批海内外游客。“Shamwari在我们科萨语中是朋友的意思,希望我们大家和野生动物在这里如同朋友般和谐相处。”斯福说。

    保护区内的猎巡车辆都配有无线电呼叫设备,向导们不断保持通话告诉对方见到动物的情况。从营地出发大约50分钟后,呼叫机里传来短促的通话声,斯福马上掉转车头向一片树林密集的小山开去,因为他得到“线报”,说那里有一个大象群。路两边的树丛越来越密了,斯福放慢了车速,除了马达低低的轰鸣,我听到树林里发出沙沙的声音,突然,一个硕大的身躯从树丛里钻出来。虽然我曾在动物园、图书和屏幕上见过无数次大象,但当这个满身褶皱的家伙站在面前时,我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惊呼:好大啊。看来大象们要穿过这条路,我们停车屏住呼吸,两头、三头,不一会儿,我们一前一后两辆车被“淹没”在象群中。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头成年象朝我们的车走来,越来越近,莫非它要对我们做什么吗?大象在车前停了下来,似乎是汽车的后视镜引起了它的兴趣,斯福用手在车前盖上短促地拍了两下,这头象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掉头走开了。这时,我听见大家不约而同地低声长出了一口气。

                  

  

  

  

  

  

  

  

  

  

  

       

  开普敦 设计停留的城市

    开普敦 设计停留的城市

    这次去开普敦,我没有像往常那样翻厚厚的酒店黄页临时找住处,而是提前很久就上网预订了一家旅馆,因为我知道如果不提早对这家旅馆下手的话,等我站在前台时,多半只能看着服务员诚恳而无奈的笑容,听他/她说:“对不起先生,我们客满。”这是一家很抢手、名字怪怪的旅馆:长腿老爹(Daddy Long Legs),网上有许多人推荐,连《孤独星球》也专门点评过。在开普敦多如牛毛的高档酒店、度假村、家庭旅馆当中,“长腿老爹”靠什么搏得大家的追捧呢?

    在开普敦城中心最热闹的“长街”(Long Street),我找到了标有263号的一栋小楼,“长腿老爹”就在这里。从外表看,它似乎就是一个欧式风格的老建筑,沿窄长的木楼梯上去,在狭小的“大堂”,几个背着大包的白人青年正凑在一起研究地图。我暗想,原来这是给背包客开的经济型旅馆啊,但每晚600多兰特的价格可真是不便宜。不过,这个念头在我打开房间门后就不存在了。这个房间的墙壁上贴满了图片,全是在南非各地拍摄的日出日落,屋顶则是碎镜片拼成的马赛克,同样反射着图片的色彩和光泽,以前从没想过酒店的房间可以弄成这个样子。“我是要住在这个画廊里吗?”我问服务生,她笑着反问:“你不喜欢吗?”我说:“这太疯狂了,不过,我喜欢。”

    这名叫尤兰达的服务生告诉我,“长腿老爹”在设计之初就不想走寻常路,他们请来开普敦十几位年轻的画家、摄影师、雕塑家和作家,让他们发挥自己的创意把客房装修成不同风格,我的房间十有八九就是摄影师的作品。

    尤兰达人不错,见我对他们的设计很感兴趣,就主动提出带我看看其它几间房。好玩的是,他们给每间客房都起了名字,我住的那间叫“开放”,还有一间叫“急救室”:客房涂满了红色,白色床上的两个靠枕分别绣着“医生”和“护士”的字样,连浴袍看上去都像手术服,不过我可受不了这个。另一间房的视觉创意倒很有意思,墙壁以大幅地图装饰,非洲地图上有个红点标在南非所在位置,南非地图上的红点标在开普敦,开普敦地图上也有个红点标在城区位置,待我的视线落在床上一个红色的圆形靠垫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设计者的意图是想告诉客人:“你在这里。”充满了欢迎和温暖的感觉。

    这些房间的设计谈不上很精美,但处处体现故意搞怪式的幽默和不拘一格的活跃,另外,这里地处闹市,步行去周边的跳蚤市场、餐馆、酒吧都很方便安全,难怪要受年轻人的青睐了。我注意到旅馆走廊里还挂着许多画作,其中一幅是丙烯画和碎布的结合,体现非洲妇女裙装之美。尤兰达说,这是旅馆帮助当地一些画家展示自己的作品,但不标价格,客人如果喜欢就把自定的价格写在小卡片上,投入前台的一个罐里,如果画家觉得合适就可以成交了。这个点子真不错,不仅让各种风格的画作进一步延展了旅馆的艺术氛围,还为艺术家的交流提供平台。

    因为客房紧张,我只能在“长腿老爹”住一晚,不过尤兰达告诉我在同一条街上,还有一家师出同门的酒店叫“Grand Daddy”。我开玩笑地问:“是长腿老爹的爸爸吗?”尤兰达不置可否,但神秘兮兮地说:“那里也有让你大吃一惊的客房。”

    她没错,我又被震了,因为这家酒店的客房更加疯狂,竟然运来7辆拖车改装成客房,“停”在酒店的天台上,周围用绿植、

    木质露台营造出野外的氛围,乍一看,真像是要在都市的水泥森林里宿营了。点子不错,可是,这样的拖车能住吗?我狐疑着走进一间,发现这种担心还真是多余,拖车客房虽然空间有限,但舒适的床、淋浴、空调、液晶电视、沙发、冲水马桶一样不缺。据说这里特别受家庭欢迎,尤其是孩子们,在市区一个不起眼的楼房顶层发现这么一个乐园,一定很开心,晚上酒店还可以组织播放露天电影,对都市人来说这仿佛又成了另一种奢侈。

    就像我猜想的那样,酒店服务人员说这7个拖车的内部设计由7位当地艺术家完成,其中一间起名为“约翰和洋子”,纯白色调的床上放着一把吉他。这一定是从1969年约翰·列侬和大野洋子的“床上和平行动”获得的灵感,当年他们结婚时,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一家旅馆的床上裸体呆了7天,接受媒体采访,以此宣传他们的反战立场。我不知道设计师是否希望客人也像他们一样呆那么久,不过我是一晚也不能住,因为将近1000兰特一晚的价格已大大超出我的预算。

                  

  

  

  

  

  

  

  

  

  

  

       

  索韦托 开启真实的非洲旅程

    索韦托 开启真实的非洲旅程

    走错了好几次路,差点就要迷失在像蛛网一样复杂的索韦托里了,我终于看见朋友西迪等我的那个加油站,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因为以前听了太多这里不安全的传闻,一个人到这个南非最著名的黑人城镇,我还是免不了有些小紧张。不过,见到西迪那非洲太阳般灿烂的笑容后,我的紧张烟消云散了,“没事啦,这是我们的家,到家里去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没错,索韦托是差不多一百万南非人的家,这个庞大的黑人镇区位于非洲大都市约翰内斯堡的西南郊,成片的平房密密麻麻地挤在起伏的丘陵上。对西迪来说,这里就是她成长、生活的家园。她对我说:“到索韦托来,你会见到南非真实的一面。”这也一直是我的愿望,约翰内斯堡不乏流光溢彩的商业区、四通八达的高速路和掩映在绿荫中的精致别墅,常常让初来乍到者恍惚以为身处欧美某地。但这远远不能代表南非的全部。

    路边有人朝我们打招呼,是一帮骑着自行车的白人青年,领头的却是一个黑人小伙子,西迪对我说:“这是我的朋友莱博,他开办了骑车游览索韦托的旅游项目,很受欢迎。”莱博下车对我说:“Sawubona! Unjani?”见我不知所措的样子,他笑着改用英语:“我说的是祖鲁语,是hello,你好吗?”问起莱博怎么想起来开办这个项目的,他说:“这两年来索韦托参观的外国游客越来越多,索韦托的历史和多元的非洲文化很吸引人,我们也很欢迎你们来做客,但是我不喜欢有些人拿着照相机摄像机,坐在大巴上像看动物一样地看我们。我希望能像咱们这样聊天,用平等的方式交流。”于是他萌发了让客人像居民一样住在索韦托、玩在索韦托的念头,他开办的背包客栈和自行车旅游马上受到了欢迎,莱博说:“你看,这些客人都是来自美国、德国、英国的。”                 

  

  

  

  

  

  

  

  

  

  

  

上一篇:[多图]埃及 倘佯在古埃及的神庙里
下一篇:[多图]橄榄树下的伊斯兰式约会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