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加纳 > 加纳

加纳:通往地球中心的奇特旅程

      TCS Expeditions在2009年1月份推出的“海角之旅(Cape to Cape)”从伦敦起程,最后抵达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旅行沿途,游客将有幸到访多处目前仍然鲜为人知的地方

      去日留痕

      每当国王停下来稍作休息时,他身边的人就会轻呼“Jhoom”,那声音低沉得使灵歌歌手巴里·怀特听起来就像女高音。国王的语气温和而又充满关切之情,说话时两手不时地辅以各种手势。他的两只手上都佩戴着硕大的戒指,戒面上刻着两条鳄鱼腹部相交的图案。当向这位阿尚蒂(Ashanti)帝国的统治者鞠躬时,人们可以感受到他那万般慈爱的力量。阿尚蒂帝国位于加纳中部——或者,如果你查阅非洲地图,它就位于非洲大陆西海岸的肘形弯曲部位。

      不过,很少有人曾注意过地图的那个部分,去那里旅行的人,则更是少之又少。那些较为著名的游猎远征营地都分布在非洲东部和南部。如果西部果真也有一些名声,多半是因为类似通布图(Tombouctou)那样的地方,这些遥远的城镇拥有充满魔力的名字,名字里蕴含着令人着迷的神话般的寓意。然而,这些地方确实真切地存在着。而且在很久以前,世界的绝大部分地区还曾将这些地方奉为举足轻重的中心。

      我已经把有生之年全部倾注在了对太平洋沿岸的探险旅程上。除了欧洲和北美洲的部分地区,我对大西洋沿岸的情况并不十分熟悉。从哥伦布到20世纪早期乘坐豪华游轮的游客,人们穿梭于大西洋沿岸,使那里成为现代旅游业的诞生地。这些人的旅行路线像鞋带般将各个大陆连接在一起,欧洲借由格雷夫森德(Gravesend)与北美洲相连,非洲的凹陷部位则向南美洲的弧线部位延伸,仿佛传说中冈瓦纳大陆的最后一片拼图组块。

      我想知道时光给那些古老的土地留下了什么,探索一下今天已经“鲜为人知”的地方。于是,我打算环绕大西洋沿岸旅行,以便亲眼目睹那纷至沓来的波浪如何轻拍大洋两岸。不过,由于欧洲已如去年假期般熟稔,北美大陆又是我的生长之地,所以我计划只进行两段旅行,起程时,先随同总部设在西雅图的旅游公司TCS Expeditions沿非洲西海岸前行。

      穿越大西洋

      TCS专职提供前往许多遥远目的地的私人飞机旅行服务,虽然那些目的地通常少有能够满足高层次消费者的愉悦之物,但TCS公司可以为顾客安排最高规格的住宿,其中最为奢侈之处还在于旅行所能提供的机会(例如,拜见阿尚蒂国王)以及工作人员知道的许多内部见闻。TCS通常在旅客抵达一周之前便先派遣员工前往目的地,以便落实和确认每个细节,从而在旅客抵达之前扫清所有潜在障碍。

      2009年1月,TCS首次推出环大西洋沿岸的私人飞机之旅,该旅行路线涵盖非洲西部和南美洲总共9站地区(可参阅本文最后的“穿越大西洋”)。不过,在TCS现有的众多旅行路线中,我的行程将暂时只涉及其中一条。这条路线是沿非洲沿岸下行,然后转头直奔令人向往的亚洲地区。我们的第一站是沙漠之国马里,然后将是加纳。

      尼日尔河昔日曾经是贯穿马里的一道屏障,阻止撒哈拉沙漠的吞噬步伐。但现在,从巴马科市(Bamako)看去,尼日尔河似乎并不具备那种威严之势,河面如同1般波平浪静,只有偶尔驶过的小舟以及仿佛鹭鸟一样安静矗立着的渔人不时打破这片宁静。

      到了马里以南的加纳,人们强调的不再是你的衣着,而是你最终以何种方式离开人世。加纳许多著名的棺椁店里都出售数不胜数的随葬用品,其中包括巨大的可乐瓶子以及光鲜的黑鞋。

      游经加纳贝宁湾的一个晚上,我从酒店的后门溜达出来,踏上了柔软的海滩。我在海滩上向着西面“新世界”的方向极目远眺,忽然想起自己以前曾经采访过一位研究灵长类动物的专家。那位科学家告诉我,部分理论家认为猴子是在从前大陆块彼此比较邻近的时候,乘坐木筏来到了美洲大陆。今晚,在这样一个私人飞机的时代,两个大陆块似乎比以往距离更近了。

      在TCS的波音757航班上享受了一夜的舒适飞行并于次日早晨抵达纳米比亚时,我的衣服里仍然掺带着从加纳海滩带来的沙粒。沙滩是纳米比亚极为诱人的风景,无数巨型沙丘凌乱地堆砌在船只失事多发的“骷髅海岸”,沙丘里隐藏着变色蜥蜴,它们一只眼盯着旅行的人们,另一只眼则搜罗着那些在沙滩上留下雪花样踪迹的小甲虫们。我们驾驶沙滩车在沙丘间穿行,四处寻找着百岁兰——一种类似于科幻电影中的道具的植物,以及半透明状的壁虎,这种壁虎的皮肤极为脆弱,以至于不能受阳光直射。

      绵延的沙丘在纳米比沙漠(Namib Desert)边缘忽然没入一片峡谷的迷宫。落日的余晖洒在我们的旅行车队上——现在,原来的沙滩车已经被路虎(Land Rover)越野车取代了,太阳的轮廓好像一下被放大了10倍。车队沿着一条公路前进,不过公路逐渐缩小成一条狭路,不久之后就变成了一条小道,再往后那条小道愈发变窄,竟成了一道狭缝,狭缝四周光线暗淡,一些羚羊潜伏其中。最终,我们到达了目的地,找到一处提供丰盛美食的营地,一边吃饭一边聆听当地乐人演奏马林巴琴,其共鸣器由动物头角骨挖空而成。

  纳米比沙漠的沙丘一直绵延至纳米比亚的“骷髅海岸”,那里因堆积在海岸上的失事船只残骸而得名

      南美独行

      离开纳米比亚,旅程仍在继续,不过现在我要开始独自飞行了。同TCS的旅行伙伴们分开之后,我转头向西前进,然后向北,逐渐踏上了回家的路程。这样,我便抛下那些并不知名的风景,转而前往那些从未见过但却感觉颇为熟悉的地方。

      倘若非洲西海岸只是地图上的一个空白点,那么南美洲的东海岸则宛如家书一般再令人熟悉不过了。里约热内卢的海滩一如既往,在耶稣神像宽厚巨大的臂膀之下,阵阵轻雾从弥漫着咸味的空气中升腾而起。亚马逊河好像是玻璃容器中的一泓碧水,河豚粉红色的背脊不时跃出河面。布宜诺斯艾利斯则仿佛是探戈的一首舞曲,抑或是指甲敲击吉他琴身的“咔嗒”声,又仿若手掌轻抚身着丝绸礼服的女子后背时发出的那种“沙沙”声。

      先前见过的尼日尔河只是一条银白色的涓涓细流,但横亘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城外的拉普拉塔河则是无比宽阔,而且河水呈棕褐色,河面平坦。拉普拉塔河的河岸宽度超出了视野所及,人们非常容易把这条河误以为是大海,虽然那里将是它最终的归宿。拉普拉塔河几经周转之后最终将会抵达贝宁湾以及这片世界中心的另外一侧。

      穿过拉普拉塔河是一件必须要做的事,因为我将在河对岸发现乌拉圭东岸共和国,这个国家的名字好像是在指明方向,不过那的确是一个“思维之国”。在已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的科洛尼亚-德尔萨克拉门托历史城区,鹅卵石铺就的街道极为安静,只有偶尔的几只气喘吁吁的狗,还有不断“咕咕”叫着的鸽子——那些鸽子已在土砖建筑物两侧的脚手架上留下的旧痕迹中筑巢安家了。

      阿尚蒂的鼓声、纳米比亚的马林巴琴音,以及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吉他曲,此时此刻同时在我心里回响。唱盘在不断旋转,骑车男子在不断环绕广场骑行,像是所有人都在同他一起骑车一样。我已有所领悟——不断前行是旅行的真谛所在。

      再次回到纳米比亚,我已不愿再去体验那里的小镇之旅了。我觉得,窥视贫穷的癖好对任何人来说都没什么好处。如今的纳米比亚城镇里,仍然到处可见八九口人挤在由砖块或零碎的木板修建而成的屋子里,屋子的面积还不及我的客厅大,他们每天的全部花销不足1美元。不过,当我在街上闲逛时,一个大约5岁的小女孩走了过来,她向我伸出胳膊,想骑在我的肩膀上。如果光阴倒流20年,回溯到纳米比亚实行种族隔离制度的时期,这种行为是不可想象的。然而,小女孩并不关心什么政治或是过去,她只是相信一个陌生人愿意把她放在背上,让她骑着兜上一圈。当然,眼前的这个陌生人确实非常愿意效劳。

   

      旅行刚开始的时候,国王右手边的人曾说“Jhoom”。当我向人询问这个词做何翻译时,他们告诉我说:“听他说话,好极了,哈利路亚。”这个词的含义够丰富。现在,我相信这个小女孩正在向我诉说类似的东西,但已无须任何翻译。她那伸出的手指向我展示了这片世界中心的美丽。哈利路亚!

      穿越大西洋补充:

      TCS Expeditions (+1.800.727.7477, www.tcs-expeditions.com)于2009年1月份推出了该公司制定的大西洋沿岸之旅。从伦敦出发,这一“海角之旅”将先后造访葡萄牙的马德拉岛、布基纳法索、纳米比亚、南非的开普敦、里约热内卢、布宜诺斯艾利斯、智利的霍恩角、巴西的伊瓜苏瀑布,最后是巴拿马城。全部23天的旅程起价54950美元,其中包括乘坐飞机、住宿、饮食以及各种游览费用(该公司实行谢绝小费的政策)。

      这次旅行乘坐的飞机是经过专门改装的波音757,改装后的飞机最大载客量为74人。对于旅行途中的绝大多数站点,快速登机以及进出海关使得穿越国际边界变得方便快捷,仿佛从一个房间随意走入另一个房间那样简单。飞机落地之后,乘客们将分别组成若干小组,以使景点不致人满为患,同时避免游客产生一种是在跟随大旅行团的感觉。另外,航班飞行途中,还有专家就旅程中的各个目的地进行讲解,从而进一步加强旅行的亲切感。

上一篇:[多图]开普敦度假:唯一为世界杯而奢华
下一篇:[多图]埃及出行攻略 尼罗河梦想旅程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