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肯尼亚 > 肯尼亚

肯尼亚与“猛兽”共舞惊心动魄之夜

      从首都内罗毕到阿巴代尔野生动物国家公园要4个小时的汽车,那里的树顶旅馆已经闻名百年了。想象一下,在几棵大树上度过与“猛兽”共舞惊心动魄之夜,那是何等的刺激!这里还曾经上演过公主变女王的故事。1952年2月,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还是公主时在此观看动物,突然接到继位诏书,于是有了在上树前和下树后身份巨变的故事。

    酒店是搭建在树上的一长排木屋,完全由树干支撑而建造,一共3层。因为就坐落在阿巴代尔国家公园内,身居此处可居高临下观察到四周路过的动物。在这里,“绝不准下楼出铁门!”、“绝不准大声挑逗任何动物!”、“绝不准扔抛杂物及任何食品!”是居住在阿巴代尔树顶酒店的“法”,这也正是树顶旅馆百年老店与野生动物和谐生存的天条!

    我们到的那天,正淅淅沥沥地飘着小雨。风起云涌间,雨在突然间停止。一道彩虹飞架在阿巴代尔丛林与丘陵山地间。

    这时,一头巨大的公象从左侧山林上下来,进入树顶旅馆前的水池边,它警惕地用圆亮亮的小眼睛逡巡四周,然后就把粗壮的长鼻子放入水池,在发出一阵轰轰然的响声后扬鼻哗哗作响地把水送到肚子里。十几次后,扬鼻冲着几百米外的小树林长吼了几声:嚯!只见十几头大大小小的象,就像游击队一般,从丛林中簇拥着并由几只大耳朵的母象带着向树顶旅馆水池边集结,可爱的小象们在母象的肚皮底下,半倚着母亲粗壮的大腿,半趔趄着随象群跌到水池旁,而野牛们却很知趣地走开了

    由于野生动物体内缺少盐分,在树顶旅馆前的水池边几百公尺的沼泽带,工作人员每隔几天就会在沼泽边上洒一些大粒海盐,这也是树顶旅馆百年生意经的重要经营手段,这种手段吸引着动物们,树顶旅馆的一带简直成了阿巴代尔百兽集结的乐园。

    一对长3米的象牙,装饰在餐厅大门口,走入后烛光正点燃,我们吃到了最新鲜牛肉刺身,地道的红葡萄酒和嫩得入口即化的牛排,还有那有点咸却极其鲜美的牛肉汤。这些都来自于阿巴代尔大草原的恩赐!饭局散了才知道这些美味佳肴都是从20公里外保鲜运过来,树顶旅馆只能用电不可生火。饭后倚着大玻璃,小口呷着纯厚甘香的肯尼亚咖啡,听导游讲这里的故事,然后听到很闷哑的铃声提示:一声是野牛,二声是土狼,三声是金钱豹。坐在伊丽莎白曾经做过的椅子桌旁,历经凡尘,多于事故的各色人等,心情一定是复杂多样的……

      纳库鲁有片绯红的云从阿巴代尔到纳库鲁要走5个小时的车程,途径世界文明的东非大裂谷和赤道。东非大裂谷从中东以色列起到此处近6000多公里,是一个平均几百公里宽阔的地理沉降带。上过月球的美国宇航飞人说:在月亮上用肉眼只看到了中国的长城和非洲的东非大裂谷。东非大裂谷是非洲的富裕之地,养育着近一半的非洲子民。

    在赤道线,当地黑人朋友用滴漏水壶和草根给我阐述南、北半球和赤道的地理坐标:在北半球,那草根在顺时针方向滴漏水壶中旋转,几步之遥的南半球则逆时钟转动;在他划的中间线上则水流直下,草根则不动,很有趣。

    纳库鲁野生动物国家公园有120平方公里,是阿巴代尔的4倍左右。中午时分,我们到达,每人30美元的门票。在几只红0公狒狒引导下,进入了纳库鲁。

    纳特鲁国家公园是世界上最大的火烈鸟聚集地,有“鸟类天堂”的美称。在纳库鲁湖湿地方圆50平方公里的面积里,栖息着200多万只火烈鸟和千万只鹈鹕等近百种的世界稀有候鸟。在这块巨大的湿地上,更有除非洲狮子以外的所有动物,相互衔接,互相追逐,择优而生。

    火烈鸟形似鹤,颈长而曲,脚极长,飞羽深黑,复羽深红,体羽白中透着玫瑰红,诸色相称,艳丽非凡。每年年底到次年3月,是在纳库鲁湖观看火烈鸟的最佳时机。它们在湖面形成一大片织锦,偶然展翅飞翔,则铺就漫天云霞,蔚为壮观。纳库鲁湖海拔高,湖水中有丰富的多种微生藻类及小型甲壳类生物,正是火烈鸟及鹈鹕等飞禽的美食佳肴。

    阳光洒射下的湖水闪着金光,不得不承认火烈鸟是鸟类的尤物,百万只火烈鸟把湖面充斥成粉红色,耳边空旷而悠远的鸟叫声萦绕徘徊。偶然发现两只火烈鸟深情地凝望着对方,用长长的脖子共同组成了一个:“心”形,那种幸福让我们羡慕得不好意思再盯着看了。

      马赛人是最凶猛的动物?

    从纳库鲁到马塞马拉是7个小时的车程,很颠,有近多一半是土石路。我们问导游:在马赛马拉国家公园能看到哪些动物?黑人司机告诉我们的名单是:马赛人、狮子、猪猡、长颈鹿、羚羊、斑马、角马等。马赛人是最凶猛的动物!

    在东非200多个部族中,居住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边境的马赛人是最为著名的一支部落,马塞人一直是东非草原上原始遗留部落的象征。不论男女,终年穿着红色的鲜艳服装,带着漂亮的大耳环和项链,很有“黑非洲”的味道。

    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驱车向南行驶170公里,便可到达肯、坦边境小镇纳曼加。住在这里的马赛族是一个落后的半游牧部族,民风民俗独特,同时也保留得相对完整,因此而声名远扬,为了满足外国人的猎奇心理和他们了解马赛人的渴望,在东非各大型野生动物保护区和国家公园内,游客大都能看到身穿民族服装的马赛人走来走去,时刻准备为客人提供服务。

    早就听过关于马赛人英勇的故事,甚至连狮子都会惧怕他们,然而现在马赛人早已今非昔比,他们不再靠狩猎生活,而是从游客手里索要小费来养活自己。才刚走到部落门口,马赛村长就从我们身上“搜刮”走10美元。然后一声令下,整个村不论男女老少,立刻都好像拧上了发条,开始表演起他们的日常生活:跳舞、钻木取火、制造狩猎工具……我不禁好奇地想,他们从游客手里拿来的可观的美元收入到底变成了什么,难道真的只是用来买牛羊?还是在这些泥胚房的背后,早已盖起了小别墅呢?

    其实,对于马赛人来说,财富的概念比较简单:谁拥有的牛羊多,谁就是富人。如果谁能够拥有50头以上的牛,那已经可以堪称大亨了!牛除了作为生活工具,还可以成为货币。10头牛可以换回一个漂亮老婆。一个马赛人问与我同行的一位先生:

    “你有几头牛?”先生摇摇头。马赛人再问:“你有几只羊?”先生再回答说“没有。”马赛人又问:“你有几个老婆?”当回答依旧是否定的时候,马赛人用同情的目光看看这位先生,好像他看到的是个可怜的乞丐。

      马塞马拉的多情季节

    凌晨时分的马赛马拉大草原,很静谧,在形如巨伞的“金合欢”树旁,我在等待马塞马拉的日出:天际线上云朵慢慢地呈青紫色,很快又泛出纯纯的红紫;一瞬间又透射出灿烂的红光、一泄万里,层林浸染。这种壮美的早霞,我还是在美国“国家地理频道”的电视中见过,此时此刻,却身临其境。

    马赛马拉是肯尼亚最受欢迎的国家公园,位于跨越坦桑尼亚和肯尼亚两国,拥有世界最多大型野生哺乳动物的塞伦盖蒂草原上。马赛马拉享有“非洲野生动物观光第一目的地”的美誉,这里有数量巨大的食草动物群落、数不清的鸟类和非洲数量最多的狮子。

    真正吸引人的是一年一度的非洲草原动物大迁徙。每年9月初,第一批牛羚羊就开始渡过玛拉河,两岸的狮群也往牛羚羊的移动路线靠拢,河中的鳄鱼群当然也不会缺席。侥幸逃过鳄吻的牛羚群冲上山坡,身后成千百万的牛羚群身陷烂泥,后方的牛羚又另寻渡口。这样的渡河行动长达两个月。能够目睹这种生命奇观的人们,绝对会深受震撼。

    车轮轻辗过马塞马拉有些枯黄的草地,成群的斑马在初阳下撒欢,引来娇小的蹬羚羊和更小巧可爱的跳羚的四下狂奔;野牛与水牛交融在啃青;大象家族步伐急急地在赶路;就在距车不足20米的地方,两只世界上最高的动物:长颈鹿正在火热的追逐中,果然,公鹿动情了。司机说那母鹿还是个少女,只见那相对娇小的母鹿一脸惊恐,不时地用后蹄在抵挡高大公鹿的冲击,那公鹿极有耐心地与母鹿缠绵着……

    这里的狒狒很多,但不追人,可是会尾随入室当个劫匪。更有可笑的事,公狒狒当着不少人的面与偶遇到的母狒狒发生“就地爱情”,这点叫我们这些衣冠楚楚的人们极其尴尬,但也很有趣,成为马赛马拉的旅途一景。

上一篇:[多图]索菲特皇家度假村 毛里求斯度假首选
下一篇:[多图]骆驼背上游埃及 且行且远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