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肯尼亚 > 肯尼亚

东非荒原:野生动物的天堂

      在广袤的非洲热带草原,一群漫不经心的斑马正低头吃草,一头母狮正悄悄地逼近,伺机捕捉……《动物世界》节目里赵忠祥抑扬顿挫的低沉旁白,想必给每个观众都留下了深刻印象。而《动物世界》里的大多数镜头,都取自于肯尼亚与坦桑尼亚两国交界处辽阔的洛伊塔平原和塞伦盖蒂平原。

    禁猎区是野生动物的天堂

    肯尼亚政府于上世纪60年代初将马萨依马拉设为禁猎区,在面积达1800平方公里的禁猎区内,有近百种哺乳动物和450种鸟类,是肯尼亚境内50多个野生动物园里最大、也是世界上最好的野生动物禁猎区之一。

    俯瞰饱受干旱折磨的肯尼亚,全境几乎一片褐黑。1月的马萨依马拉草原,正值旱季,大多数野生动物,都纷纷迁徙到南部坦桑尼亚境内比马萨依马拉还要大将近七倍的塞伦盖蒂草原。

    越过马拉河,塞伦盖蒂草原一派葱绿。茂盛的草丛在每一次细雨后,都会绽放出许多鲜艳的花朵,在北京鲜花市场上出售的橘红色的“非洲菊”,就似曾相识。如果说呈褐黑色的马萨依马拉原野显得雄浑、粗犷,那么,葱绿色的塞伦盖蒂草原则充满希望和活力。

    蔚蓝的天空下是连绵起伏的绿色丘陵,身着红布单的马萨依人,在巨大的绿丝毯映衬下分外醒目,仿佛一个个红辣椒。他们居住平顶小草屋,用树枝编织成围墙,十几个草屋组成一个村落。距离下一个村落,又要好几十公里。马拉河的无数支流蜿蜒曲折,静静流淌,河边生长着倒三角形、如一把大伞一样。

    塞伦盖蒂在马萨依语里意思是“永远流动的土地”,这个名称兴许来源于生活在这片草原上的动物每年大规模迁徙的习性。这片草原上的动物,已经将每年的千里大迁徙化入了本能之中。

    大象、狮子、犀牛、野水牛、猎豹、鬣狗、羚羊、斑马、角马、河马、长颈鹿等近300万动物的集群,每到七八月份,其中大部分动物由塞伦盖蒂草原西部迁移到北部水草丰美的马萨依马拉草原,数月后再折回到原地,年年如此。不论路上会遇到什么恶劣的天气和环境,不论路上有多少天敌在伺机吞噬它们的幼仔,它们迁徙的时间和路线像时钟般准确,如地球自转般无法变更。

    地平线上远远地看到连绵不绝的移动黑点,这种头如牛、尾似马、雄雌均有长长弯角的单蹄食草大型哺乳动物叫牛羚,是草原上最大的家族。资料介绍,约有牛羚140万头、瞪羚50万只和斑马20万匹。与其说野生动物园,不如说是牛羚动物园。

    有时这些成群结队的牛羚停下来,把头正面迎向你,警惕凝视。毛色黑亮、线条刚劲、棱角分明,都与黑人有很多相似之处。当专用半敞篷游览车靠近时,牛羚们侧身跳跃地奔跑,扬起的尘土可以形成滚滚浓烟,用气势磅礴来形容并不过分。

      马萨依人与动物为伴

    日前,从北京首都机场启程,开始了东、南非洲之旅。乘坐卡塔尔航空公司客机在黑暗中飞行了10个小时,减去5小时时差,当地时间5点整,抵达了卡塔尔首都多哈机场。脚下的多哈,灯火辉煌一片。

    从卡塔尔首都多哈转机后继续向南飞行,大约两个小时,就掠过了除了石油就是沙漠的沙特阿拉伯领土,开始飞行在亚丁湾的上空。

    对岸的非洲大陆已经近在咫尺!

    马萨依马拉野生动物园是肯尼亚首屈一指的旅游胜地,到肯尼亚,若没来马萨依马拉,无异于到中国没有去长城。

    马萨依马拉位于首都内罗毕西南300多公里,从内罗毕出发,很快经过著名的东非大裂谷,在一望无际的谷底驰骋两小时后,慢慢爬上来继续向西南挺进,全程将近5个小时,才能进入这片神奇、辽阔又荒芜的平原。

    沿途不断出现依然过着悠闲游牧生活的马萨依人,他们拥有着自己独特的部族文化和生活方式,不太融入现代社会,至今和野生动物相伴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在现代文明大潮的冲击下,仍然顽强地保持着自己特有的传统风格。

    这些高大的黑人,身披一块红格子或紫红格子的长方形布单,手持一根长棍,往往独自伫立在蔚蓝的天空下,微风轻轻掀动布单,人却一动不动。有时,路旁的树下也能围坐着几个马萨依人,走近一看,发现他们的耳朵都被扯长并挖空,颀长的耳廓悬挂着硕大的耳环,女人还要额外佩带项链、手镯一类饰物,身披的布单色彩更加绚丽烂漫。

    当举起相机时,马萨依人立刻摆手坚决地反对:“No!No!”他们绝对不允许你免费拍摄:“money!money!”迎着草原上的轻风,他们强硬地命令道。

      过生日和动物睡在一起

    很多西方游客放弃保护区内一晚近200美元的酒店,而选择与狒狒、鬣狗等动物为邻的帐篷。这些小巧玲珑的双人帐篷扎在草原深处的树丛中,狒狒们大喊大叫地围拢过来,要求分享一些可口的食物。

    一对丹麦父子连续住了三天,中学放寒假的儿子还不肯离去,尽管身上被强烈的日照灼伤得斑痕累累。高大的父亲指着儿子说:“他一直渴望来这里。”来自加拿大的一家四口人也分别住在两个帐篷里,他们一边驱赶着餐桌上的苍蝇,一边饮啜着牛奶:“能在这里住上两夜实在是太奇妙了!”

    22日是我的生日,恰恰在这一夜,我也睡在马萨依马拉野生动物园的帐篷里。我迟迟不肯钻进帐篷,与厨师们在厨房里谈笑。外面时不时凑过来寻觅食物的小动物,黑人厨师恐吓我道:“它们会吃人的!”

    半夜钻出帐篷一看,啊!月亮就在树梢上,睡觉时还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丛林,此刻明晃晃地泛着白光。远处狒狒在尖厉地吼叫,可惜没有动物眼睛的绿光闪烁。一夜无惊无险。

    野生动物是包括肯尼亚在内的许多非洲国家的摇钱树,保护野生动物也就是保护自己的财源。塞伦盖蒂草原的流动不会因为人的意志而停止或改变,这也正是野生动物与圈养家畜的根本区别。

上一篇:[多图]纳米比亚:惊心一刻 迸发原始的快感
下一篇:[多图]野性非洲 丛林深处与猛兽共舞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