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肯尼亚 > 肯尼亚

肯尼亚惊喜之旅 玩转Safari

      进出非洲的门户肯尼亚,一路沉浸在接连不断的想不到中。这趟由肯尼亚旅游局和肯尼亚航空赞助的行程,让我体验了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名声远扬的Safari,不只是可以看看野生动物那么简单,它还是由一个营地、早晚两段旅程、无限惊喜组成的生活方式。当变化莫测的云彩和荒野的草原,天地、人与野生动物组合成为和谐的生命交响乐,人仿佛又重新回归野性、自然的生活环境,从而更接近本真的世界。

      行程篇

  

    体验私人小飞机

    游客可以坐副驾驶位,飞行员兼任空乘。

    以往对于Safari的印象,局限在荒原中奔驰的四驱车,最多就是迎着日出的热气球。到了肯尼亚才知道,利用小飞机往来于豪华营帐中的旅行方式才是最为正宗、最具风情的“狩猎”旅行。内罗毕是全世界私人飞机拥有量非常高的地区,不少城市之间的陆路情况可能不一定很好,但是空中航线却是非常便捷。从内罗毕国际机场进入市区的wilson机场,只见候机室比公交候车站还小,机场上各式各样的小飞机林立,不由感叹肯尼亚的小飞机如同的士一样,既有只能搭乘2~4人的直升飞机,也有10人乘坐的双引擎螺旋桨飞机,还有不少能搭乘数十人的飞机。一眼看过去,仿佛像走进了二战片的片场。

    我们从这里飞往马赛马拉,飞机是单引擎的螺旋桨飞机,只能坐10人左右。以往从来没走进过飞机的驾驶舱,不过这次我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这只有在单引擎螺旋桨飞机上才有这种可能!这种体验非常刺激,起飞的时候感觉很轻松,速度和滑坡距离都比大客机小很多,如同一只轻盈的小鸟一跃而起,不过一出市区,进入荒原,失重和超重感非常的明显,由于飞机在云层下面飞,受气流影响比较大,不时左右摇晃,遇到特殊地形还上下颠簸。友善的飞行员大哥还兼任空乘人员,先让我不要动眼前的仪器,之后把飞机放到自动驾驶挡后,再回头给客舱内的乘客们分发水。由于机头是高高仰起的,第一排驾驶舱的视野并不好,于是我把目光投下右边的马赛草原,30多分钟后,飞机不断下降,一个大转弯,看到前方有条红土跑道,原来这就到了啊?!当轮胎着地,我甚至都看到长颈鹿在机场外。

    飞机到站后,马上就看到酒店的标牌,酒店的司机已经在那里等候着,每个国家公园内的旅馆数量是有限的,我们在马赛马拉住的这家旅馆就需要提前预订。

      住宿篇

    惬意 奢华帐篷club

    帐篷里听河马声入睡,丛林里品bush dinner大餐。

    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映入眼帘的长颈鹿、河马等动物,这完全是在电视《动物世界》中才能看到的镜头。马赛马拉并非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宽广草原,其间低矮的丘陵绵延起伏,巨大的金合欢树和波巴布树散落其间。我们入住的费尔蒙特马拉野外酒店(Fairmont Mara Safari Club)就位于马拉河(Mara River)畔的U字形地块上。

    酒店是一间以河马为主题的club,门口就摆放着河马雕塑,入口两旁则有两个尖尖的堡垒式建筑,走入其中,如同走进一个当地部落。但是这个“部落”却是异常现代的,酒店的大堂和餐厅全部采用当地的特有木结构,挑高却比不少市内的商务酒店都要高,屋顶还开了不少大天窗,给人的第一感觉就很惬意。休憩区的皮沙发非常舒服,还挂满马赛人的各种饰品,尤其是灯具外罩都镶满了马赛人的各色石头,在晚风摇曳中,灯光照射下,显得非常漂亮。酒店的泳池位于河0汇处。51顶永久竖立在河岸高地上的“帐篷”设计巧妙。只见水泥地的平地上,最外层的一层用于遮阳,第二层帐篷用于挡雨,最里面的一层才是真正住宿用的。登上木梯,首先就能看到一个大阳台,之后拉开帐篷拉链,整个房间展现在眼前,四桅大床、卫生间、洗浴间样样具备,各种陈设充满了当地土著风格,帘子都是用当地马赛人的石头编制而成的,储物柜则应该是用的当地特产的牛皮或者鳄鱼皮制作的。我后来发现,原来最里层的帐篷帘子还可以打开,只剩下纱窗,这样子晚上甚至可以看星星。安顿好之后,来到酒店临河的休憩区,只见不远处就有河马在马拉河里戏水,而第二天,河岸边还出现了尼罗鳄,据说是等着专门吃小河马的。

    这里的餐食也具有非常特色。除了在餐厅用餐之外,酒店还安排在夜幕降临后开车到酒店外的林地和山地里用bush dinner。营地中央升起篝火,四周挂满了野营用的灯具,保安携带0在外围警戒,厨师则现场烹饪。两次进餐时,我们都遇上了雨水,看着远方的闪电,伴随着盘子叮咚作响,大家的胃口也相当好,因为这里的西餐做得非常好。

      游走篇

    惊叹狮子“全家福”

    近距离目睹9只狮子走出丛林,《狮子王》里各色动物都可看到。

    我们在马赛马拉进行了3次game drive,最后一天傍晚,我们发现了有9只狮子的狮群。

    在酒店安顿好后,我们就开始了行程,司机兼向导打开四驱车的顶盖,大家可方便地观赏动物和拍照。没走多远,就看到很可爱的瞪羚,虽然体型很小,但跑、跳都很厉害,他们也是百万过河动物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毛色很漂亮,也是很多猛兽的捕猎对象。除了瞪羚以外,各种品种的鹿或羊让我们的无法分辨,而司机是很好的导游,他给我们介绍各种动物的差别和习性。

    没走多远,就看到了角马、斑马、鸵鸟、大象,大家都异常兴奋,但大家更期望着“狮子王”。司机告诉我们前面就有,哇,车子狂奔过去,距离也就十几米,看到一只雄狮,它面对车队,明显不当一回事,不时抬头看看我们,眼神是那么的清澈。不一会儿,它0起了爪子,顽皮起来。我们又在路边看到一只小雄狮,毛发没那么整齐,显得非常害羞,而离它不远处,两只母狮子正躲在草丛里睡觉。最后,我们又发现了一只由4头狮子组成的狮群,一雄三雌,它们正准备去捕食呢。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开始了morning game,期待遇到花豹,这是当地最难见到的动物了。最终只发现了花豹捕食的一只羚羊被挂在树杈上。当天傍晚,我们终于发现了大狮群。当时,向导发现丛林里有几个斑点,于是开车过去,发现原来有好几只狮子。为了不打扰它们休息,我们启动汽车离开了。可是后面车辆的向导通过无线电告诉我们,狮子们都出来了:先出来的是2只母狮,之后又出来1只雄狮,之后另外几只好像非常通人性,一股脑全部出来,让人类给他们拍“全家福”。不一会儿,天边雷声隆隆,这段行程就在愉快中结束了。

      村落篇

    走近“客家”马赛人

    马赛人貌似非洲“客家”,马赛村落就像中国的客家村落。

    说马赛人与客家有几分相像,是有道理的。首先,马赛族是从埃塞俄比亚或苏丹南下客居坦桑尼亚的一支,同时他们在欧洲殖民时代英勇善战,甚至被侵略者所佩服。另外,这个民族也出人才,几任肯尼亚驻中国大使都是马赛族人。今年是中国农历牛年,而马赛人也以牛为生活核心,因缘际会,我们来到离酒店不远的一个马赛村落。

    村子格局就有点像客家,最核心的“天井”就是篱笆围成的圆形牛栏,外层的住所则环绕着,最外面则是一片用于的篱笆屏障。另外,与传统客家一样,这里包括建房等重活都是由女人做的,男人只负责放牛,还有歌舞、跳高。村子里的男子们用karibu dance来欢迎我们,这种舞蹈,男子们一边哼唱出有节奏的音乐,一边排着队来回地跑、跳,走的是类似“之”字形的路线。然后是聚在一起,分别站到队伍前面向上跳跃,但只是简单的跳跃,不是比谁跳得高。这跳跃也存在很多的变化,双腿跳、单腿跳、跳起后身体波浪形摆动、双人对跳、并跳等等。马赛人平均身高194厘米,是世界上身材最高的人种之一,也是弹性最佳和最耐行进的一族。他们大腿和小腿一样细,马赛人身材高挑,跳起来像弹簧一样。他们把房子叫做玛雅塔,是用黏土混着牛粪盖的。

    目前,这里仍然有野兽不时袭击他们的事件发生,但是政府出台规定表示,如果他们的牛被野兽吃掉一只,政府将以四倍的数量予以补偿。

      观赏

    百万火烈鸟

    占世界总数三分之一的火烈鸟聚集在这里。

    纳库鲁湖国家公园很出名,在中国也有很多人知道,这是因为这公园距离内罗毕很近,路况很好,而且原来除了火烈鸟之外,还可以看到白犀牛、狮子等其他动物。我们这次入住公园里的Sarova Lion Hill Lodge。一下车侍者就递上热毛巾,前台已经给刚到的客人准备好鲜榨果汁,酒店的设施和服务均是一流。走廊里挂了很多这里的风景照片,署名大部分为:摄影: 罗红(中国)。这间酒店位于半山,主打英式庄园风格,大片的草地和树林,一幢幢小别墅,卧室的落地玻璃窗可看到园景。傍晚时分,坐在露台上就可以看到粉红色的火烈鸟如同项链一样,密密麻麻地排列在河岸。

    纳库鲁在当地语中,意为“扬尘”。我们去纳库鲁湖国家公园,是冲着百万多只火烈鸟共同生栖的壮观景象才会忍受那尘土飞扬的车马劳顿。这块才10多平方公里的“小地方”,因聚集着全世界最多的火烈鸟而闻名。在这儿生活的火烈鸟约有200多万只,占世界总数的三分之一。火烈鸟外表艳丽,体羽白而带玫瑰色,飞羽黑,覆羽深红,多种色彩互为映衬。百万同胞展翅起飞时的气势丝毫不亚于航空飞行表演。它们觅食时,头往下浸,嘴倒转,将食物吮入口中,把多余的水和不能吃的渣滓吐出,然后徐徐吞下。

    不过它们一般离人较远,离人更近的是白色的鸬鹚。有了火烈鸟,似乎它褪去了美丽的光环,为数众多的他们,在200万的数字下,也显得相形见绌,其实鸬鹚是非常漂亮的,白色的羽毛,黄绿色的嘴巴,大大的下嘴,方便用来捕获食物。

上一篇:[多图]非斯老城 闯入中世纪的迷宫
下一篇:[多图]迷失埃及:在法老家门口摔倒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