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毛里求斯 > 毛里求斯

毛里求斯:优雅妩媚 在天堂里度个假

      一次计划外的旅行,总是会有意料之外的收获。当我切切实实地站在了毛里求斯的机场,当接机的WHITE SAND旅游集团市场部经理斐斐出现在我的面前,当被毛里求斯的第一缕朝阳染成金色的棕榈树进入我的眼帘,出发前的忙碌、旅途中的疲惫才开始慢慢平复。车子驶出坐落在毛里求斯南部的机场,一路北上纵穿全岛到达我们即将入住的酒店,仅仅用了一个半小时,一周的旅行此时正式开始了。

    毛里求斯实在是很小,这个由火山岩形成的岛国,面积仅仅是北京的1/9,但它却有着300多公里的海岸线,清澈透底的翠绿色海水、蔚蓝的天空,让这里成为了欧洲人趋之若鹜的度假胜地。美国作家马克·吐温在19世纪到达毛里求斯时说,“上帝先创造了毛里求斯,再创造了伊甸园。”在人间的我们,来到这里,仿佛看到了天堂的一个“样板间”。

      火山成岛

    在非洲地图上,手指顺着非洲大陆向东,第一触碰到的大岛是马达加斯加,继续向东,一个小小的圆点出现了,这里就是南印度洋上的明珠毛里求斯。它拥有着一张典型的非洲面孔———热烈奔放,骨子里却透露着法国的浪漫、英国的优雅和印度的妩媚。在这里,黑、白、棕、黄各种肤色的人们共享着一望无际的白沙碧海,几百年来不同文化在此交融撞击,迸发出绚烂的火花和生机。它又是上帝的宠儿,年复一年,这个小岛永远阳光灿烂,蓝天白云。远眺是翡翠绿色晶莹深邃的大海,回眸是印度洋上最后一抹嫣红的霞光,留在心间的是这座仙境的纯净与美好。

    斐斐说,要了解毛里求斯,必须先对她最近500年的发展史有概念式的认识,毛里求斯原本是个由火山喷发形成的岛屿,岛上到处是原始森林。在1505年以前,岛上还是荒无人烟。当葡萄牙人登上该岛的时候,只见一群蝙蝠“扑扑棱棱”地飞起来,于是他干脆把小岛叫做“蝙蝠岛”。1598年,荷兰人来到这里,以莫里斯王子的名字给岛命名为“毛里求斯”。荷兰人统治了100多年。1715年,法国人占领了毛里求斯岛,改称它为“法兰西岛”。后来,英国打败法国,将岛的名字又改回“毛里求斯”,并于1814年正式将岛划归为英国殖民地。毛里求斯人通过各种方式求得自治,终于在1968年正式宣告独立。美洲、非洲和印度的奴隶与劳工都为毛里求斯岛的垦殖和开发做出了贡献,还有一些华人也漂洋过海来到毛里求斯岛求生。如今,他们的子孙都聚居在岛上,各种族的人们之间关系融洽,和睦而友好。

      顶级酒店的奢华体验

    顶级的美景得到了全球顶级酒店们的瞩目。仅仅在20年的时间里,酒店业已经成为了毛里求斯经济发展的支柱之一。各大国际酒店连锁集团纷纷“圈地”, 并且规格越来越高,比如Club Med集团在毛里求斯的度假村,就是其全球度假村中评级最高的一座。豪华酒店的灯火为毛里求斯建构出另一道美丽的海岸线。毛里求斯是个沉浸在海洋中的火山岛屿,山势从南部陡升到中部往北缓降,除了南部一小段海岸线外,整个岛几乎都被珊瑚礁包围着,海浪被珊瑚礁挡在了几十米外,这使得毛里求斯的海岸有着柔柔的沙滩和平静无比的水面。

    我们入住的酒店名为LEGENDS,它有个中文名字叫做“风水”,白色的酒店小屋乖巧地在海滩边站成一排,棕色木制阳台上藤蔓曲曲弯弯,妩媚地彼此纠缠,成簇成簇的花朵绽放成大片的红艳。所有的房屋都顶着厚厚的草顶,酒店经理说这正是毛里求斯大名鼎鼎的甘蔗叶。“风水”酒店的设计运用了大量的五行八卦原理,对于中国游客这样浓浓的东方气息令人备感亲切。198间客房按照金木水火土划分,我的房间进门就听到潺潺的水声,床头完全就是个透明的鱼缸,里面装点着漂亮的贝壳,这显然是“水房”。拉开床对面的阳台大门,一片翠绿的海闯了进来,带着咸咸的气息。早上不舍得多睡,走到阳台上,看着霞光在晶莹剔透的海面上跳跃,抛开人世间所有的纷纷扰扰,聆听大海细诉生活的真谛,感受这简单而纯粹的生活,宁静而满足。

    从房间到岸边,只一步之遥,中间却被深黑色的火山石围挡着,而石头外的几步处,就成了白色的沙滩,毛里求斯是个火山岛,火山死了几百年,剩下的都是黑乎乎的石头。酒店的私家沙滩禁止外人闯入,但政府规定,酒店的设计不得改变海滩的原始景观,那些火山石每块都被编号登记,酒店休想挪它一步。这样一来,一家酒店数公里的海岸,就只能被火山石割成了一截截。我的阳台下面就站着一排火山石,海水在石头下面轻轻流动,岸很浅,近处的海水透着浅滩的颜色,随着目光远去,海水渐渐变深,在远处终于变成了翡翠绿。

    在度假村里,运动健身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更不要错过这里奢华舒适的Spa。Spa房的布置以自然色彩为主,辅以白色棉布、茅草、竹子与印度石板进行装饰,营造出一种宁静放松的安逸氛围。运动结束后做个Spa,出来后神清气爽。

      甘蔗田的颜色

    毛里求斯东南西北四周环海,中部则覆盖着原始森林。各种奇花异草繁茂地生长在这片土地上。岛上有一座植物园,建于1796年,是非洲最古老的植物园,园内种有许多珍贵的热带植物,有雄伟的参天古树、气根虬结的大榕树以及各种奇花异草。特别著名的是一池池古睡莲,这种莲花是世界上最大的莲花,它们的叶子直径一般在2米左右,可以承受住一个婴儿的重量;还有70多种不同的棕榈树,其中有的60年才开一次花且开花即死,有的则长着满身的小刺。

    岛上的奇花异草丰富多彩,而我却独爱岛上的甘蔗田。毛里求斯的制糖业发达,蔗糖是英国皇室的御用糖品。甘蔗们仿佛只有到了这座岛上,才找到了快乐生长的家园,自18世纪以来,甘蔗一直是毛里求斯最主要的农作物,其种植面积占可耕土地的90%左右。在毛里求斯岛到处可以看到青翠的甘蔗田,有趣的是,几乎每一块蔗田里都有一大堆黑黝黝的火山石,它们是当地人几个世纪以来移石开田,种植蔗林的历史见证。

    毛里求斯全国只有一条高速公路,此路纵贯南北,要去往其他方向只能开车“翻山越岭”,坐车在路上,抬头,路的两旁便是比人还要高的甘蔗田。6月是这里的甘蔗收获的季节,甘蔗顶着紫色的花朵,漫山遍野延绵成一片紫雾。阳光透过紫雾,把花朵照得通透无比。而在早上金色的朝阳则为它们穿上了沉稳的外衣。夕阳西下,层叠在山峦间的甘蔗田深浅交错,色彩在柔软的田间温柔起舞,仿佛造物主灵感突发,妙手一挥,泼成一派浑厚的紫色,绚烂成一场沉醉的梦。在单向仅能通行一辆车子的小路上,两侧的甘蔗如同围墙把我们夹在中间。我要求司机停车,抓起相机跑上山坡,斐斐走过来问,你是在拍甘蔗田吗?我说,我在拍甘蔗田的颜色。

      神奇的七色土

    传说很久以前,有个贫穷但乖巧的小男生,循着彩虹,找到了天堂的入口。他在仙境中玩得不亦乐乎,以为自己已找到了幸福。该离开的时候,他向仙女要求回来造访。仙女不忍拒绝他,便往人间撒下七彩仙粉,仿造仙土。这个人间天堂,正是毛里求斯查玛丽亚的七色土。当然你可以用更加科学的原理来解释这片富含着各种矿物质而颜色丰富的泥土,但我却宁愿只把它当作一片仙境。

    进山看七色土几乎是到毛里求斯旅游的必选项。到达七色土的路并不容易,汽车要行驶过泥路、山路,但路上并不颠簸,且有抢眼的甘蔗花一路陪伴。当汽车爬上一个小坡,在一小片空地上停稳后,四周仍是绿树环绕。下车,爬上一座小山坡,进入曲径通幽的“森林”地带,刚走了二三十米远,前面就出现了一片开阔地,这便是处于绿树重围中的七色土。在阳光照耀下,静卧在山间的彩色泥土显得更加美丽多姿。七色土的形状像座小山,中间隆起,与东西两边的山坡相接,南北两侧的缓坡伸向平地,似一道道彩色的山水流向两边的丛林。七色土所占的面积不大,然而其多彩多姿堪称大自然的奇观。七色土的道道颜色并不单一,却又相当分明,红色中夹带着蓝色,蓝色中包含着黄色,黄色中又泛起绿色,可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既有自己的鲜明特色,又不被其他色泽喧宾夺主而淹没,呈现出七彩缤纷的世界,构成了一道道令人称奇的“地面彩虹”。更让人惊奇的是,若把山坡上各种不同颜色的泥土翻开后再混合在一起,只要经过一场大雨,又都恢复原状了。七色土是由火山灰的侵蚀而逐渐形成的,漫长的岁月赋予了七色土极强的“生命力”,这是一时的人力难以改变的。正如毛里求斯多元的文化,灿烂地绽放在南印度洋深邃剔透的海面上。

上一篇:[多图]在尼罗河上做一场埃及梦
下一篇:踏访“世界最香岛屿” 东非桑给巴尔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