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肯尼亚 > 肯尼亚

穿越非洲大草原 触摸肯尼亚动物天堂

肯尼亚:卡其色的大地

    “肯尼亚”这名字是原野、是浪漫、是狩猎的代名词,更是一个可以让人们亲近大自然、舒展身心的国家。这片卡其色的土地,被称为东非洲的一块“瑰宝”,它曾经是马萨伊部落(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游牧狩猎民族)的家园,也是十九世纪时欧洲富商权贵狩猎的天堂。

    鸟兽王国

    肯尼亚有东非的旅游之国的美称,被誉为“鸟兽的乐园”,旅游资源非常丰富。这里有风光秀丽的湖滨、海滩;是生活着各种珍禽异兽的天然动物园;有闻名世界的东非大裂谷和赤道雪山;有史前人类遗址;还有多姿多彩的风土人情。首都内罗毕是东非第一大城,国家博物馆内有250万年前的巧人遗骸。在阿布岱尔国家公园保护区内可夜宿独特的树顶旅馆,观赏落日余晖与野生动物。山布鲁动物保护区,有细纹斑马、东非剑羚、索马利驼鸟,长颈羚等动物。乞力马扎罗山位于坦桑尼亚与肯尼亚两国的交界处,是非洲第一高峰,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独立式山脉。

    千里迢迢来到非洲自然不是为了看铁网里的动物,我们要亲近大自然和动物零接触。东非看动物最大的魅力就在于:你不知道接下来能看到什么动物,也不知道动物将会有怎样的表现,这种未知素总是让人又兴奋又期待。每一天,每一刻看到的场景绝不重复。东非草原上都将有不同的精彩呈现给游人。

    狩猎天堂

    肯尼亚的魅力在于她的神秘和梦幻,变化莫测的荒野、数量庞大的野生动物、自足的原始部族,天与地的结合组成了最为和谐的生命交响曲。著名的狩猎活动就在这儿萌牙,发展而最终成为东非洲旅游的一大特征。来到肯尼亚,骑着马、牵着骆驼、带着帐蓬、领着家仆厨师、背着家私家具、再扛着厨房厨具,如此这般,浩浩荡荡出门去看猛兽、打猎、游玩。

    时至今天,同样的狩猎活动,依然受到世界各国旅客的欢迎,趋之若骛。不过,想要现做一张豹子皮、狮子皮,或是想要把一头野牛的头宰下,剥制而成标本,挂在家里客厅壁炉之上,这恐怕不再可能,因为自1977年开始,猎杀任何野生动物都是非法的。除此以外,旅客若有这雅兴,他们仍然可以用这种方式在一些野生动物保护区内进行这种狩猎。但是,更多人是利用飞机,四驱代替马匹和骆驼。

    帐篷酒店

    每一个国家公园、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及私人野生动物保护区,内里最高档、最豪华,价位最高的都是帐蓬酒店。每一处大都只有十来个帐蓬左右,招待客人绝不超过几十人,而服务员和客人的比例总是21,两个服务员对一位客人,比例相当高。帐蓬内设备齐全,有舒适的卧床、梳化,更有独立的卫浴设施。另外,酒店多设在河边,峡谷边。帐蓬外总有独立的私人1台,观赏河里或谷里的狮子、豹子、大象、河马或角马等等。

    要说住在帐蓬酒店是体验昔日的狩猎活动传统,那么,跟野生动物在自然生态环境下接触,可以说是恒久不变的狩猎精神。在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在安波沙里国家公园,在来奇比亚私人野生动物保护区等等地区,这些帐蓬酒店都备有英制路华四驱,由认识当地生态至深的土著当开车师傅,再有数代以肯尼亚为家的白人作向导,带领客人在东非大草原上找寻各类猛兽,然后慢慢靠拢,以超近距离观看动物嬉戏、觅食、休息,甚至哺喂初生幼狮小豹。

    草原晚餐

    在原野的东非洲大草原,狩猎不单是旅游的传统,更是浪漫生活的感受。每当日之将尽,一天狩猎活动又要结束之际,在极望无际大草原上,摆一张桌子,上面铺盖着雪白又上了桨的布料桌面,旁边再摆着两张帆布料的椅子,朝向那橘红巨轮,一、二位身穿白衣白袍白帽的服务员从旁为你添酒待候,直到夕阳化成晚霞,再变为挤满了繁星的夜空,这一出每天一回的“落日晚饮”才宣告结束。要是陶醉在这给星空笼罩着的感觉,晚餐也可以在野外进行,这种“草原上的晚餐”是东非生活的另一浪漫感受。

    “草原上的晚餐”多是选在河边进行,因晚上降温而一定起有营火。服饰方面,不管是客人或是服务生,大家都是盛装出席。再由于邻近河边,因此,多有河马作陪客,偶而它们会尝试接近你,但更多时候是发出低沉的咆哮声,配合着虫呜鸟叫狮子唬,就像一首大自然命运交响曲在你身旁边吹奏。

    树顶公园

    位于肯尼亚中部高原阿伯岱尔国家公园内的树顶公园靠近尼耶里镇,始建于1932年,树顶旅馆最初由定居肯尼亚的英1官埃里克为狩猎和观赏动物于1932年建在一颗巨大的无花果树高高的树干上而得名,初建时仅有三间卧室、一间餐室和一个狩猎室。直到1952年“上树是公主、下树是女王”的传奇故事才使这里一夜成名。

    当时的英国伊丽莎白(二世)公主在肯游览时夜宿树顶,当晚其父乔治六世去世,英国王室当即宣布伊丽莎白公主继位。翌日清晨,伊丽莎白飞回伦敦登基伊丽莎白历史性地在树顶登基成为女王。同年,一场大火烧毁原公主下榻的树顶,后来在原址对面进行了重建。1983年英女王故地重游,在女王套间下榻,由此树顶家喻户晓。树顶为四层全木结构楼房21米多高,搭在数十根粗大的树干上可容纳百余人食宿,底层离地十来米,野生动物可以自由穿行其下。在旅馆的屋顶有一个大平台,俯瞰可以观赏到漫游在公园里的野生动物。每到晚上。成群的大象和野牛来到楼下吃盐和其他矿物质,各种鸟类及动物亦到水塘边喝水,构成一幅美不胜收的黄昏景象。

    花园城市

    肯尼亚到处都有美丽的花草植被,而且很多花草是在国内看不到的。更奇特的是这里无树不开花,无论高矮,无论春夏秋冬,千树万树总是花团锦簇。众多国际机构也看中了这里的环境,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人居署总部及其他一些国际机构的办事处都位于内罗毕郊区。工作之余,酒吧是个不错的去处。带上一本书,点上一杯咖啡,一下午的时间即在酒吧的草坪上从容度过。蓝天白云下,绿草花树间,浮生又得半日闲。

    内罗毕酒吧很多,凯伦故居、呼啸荆棘、温莎高尔夫俱乐部等都各有特色。凯伦故居因丹麦女作家、《走出非洲》作者凯伦·布利克森在此居住而得名;呼啸荆棘是同事们根据呼啸山庄翻译的,女老板是荷兰人后裔,早入了肯尼亚籍;温莎俱乐部前身是英国温莎公爵的庄园,温莎公爵是历史上少有的为娶平民为妻甘愿放弃王位的国君。温莎俱乐部视野开阔,既可欣赏优美风景,又可发怀古之叹,感受英国贵族的遗风。

    文明古国

    肯尼亚的蒙巴萨、马林迪港口、拉穆岛及坦桑尼亚的桑给巴尔等地曾为阿曼苏丹国的领土,外来的伊斯兰文化融汇当地土著文化后形成了斯瓦希里文明。今天,斯瓦希里文化已经成为肯尼亚、坦桑尼亚、乌干达等东非国家的主流文化。作为斯瓦希里文明的发源地,拉穆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肯尼亚唯一的世界文化遗产。

    拉穆岛与中国颇有渊源。据说,这里是郑和下西洋时最西一站。岛上还保留有众多刻有中国文字的瓷器,一些居民也自称是中国人的后裔。拉穆岛的奇特之处在于这个岛上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驴子。出岛、进岛如果不是骑驴就要乘船,岛上唯一一辆汽车为行政首脑专车。小岛远离现代社会,当地居民过着简单幸福的生活,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其实,大部分肯尼亚人都有着与这块神秘土地所共有的特性——质朴、单纯而友善。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人们永远微笑的脸庞,体会到他们乐观的生活态度,尽管他们的生活条件是那么简单、原始,甚至异常艰苦、乏味。(木 木)

上一篇:毛里求斯 雏形伊甸园
下一篇:撒哈拉:一眼万年的过往云烟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