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突尼斯 > 突尼斯

双面突尼斯 北非魔镜两面看

旧吉普车在高低不平的沙石路上颠簸前行

  拥抱撒哈拉

  一辆深绿色的旧吉普车在高低不平的沙石路上颠簸前行。车内有5个人,阿拉伯司机哈里、德国人克劳斯、克里斯蒂安、蕾娜特和我,蕾娜特是我们之中唯一的女性。突然,吉普车在一声巨响的同时,斜停在路中。一阵惊慌之后,司机哈里从容地说,“别紧张,是轮胎被扎破,换上新轮胎就行了。”这一幕发生在从突尼斯杰尔巴岛前往撒哈拉大沙漠的途中,我和3个德国朋友计划在突尼斯境内深入撒哈拉,进行历时7天的探险之旅。还没有见到撒哈拉的真面目,吉普车先抛锚了。

  哈里很快就换好了新轮胎。正要继续赶路,忽然看到崎岖的车道上尘土飞扬,一辆辆崭新的越野车飞驰而过,世界越野车大赛突尼斯站正在举行。我们只好停在路旁等待,我一边看一边想,要是我们也有一辆这么棒的越野车该多好啊。

  到达撒哈拉边缘的一块绿洲吉兰堡(Ksar Ghilane)已经是中午了,200多公里的路程竟行驶了5个多小时,这里是我们探险之旅的起点。两位阿拉伯向导早已在此等候多时,哈里向我们简单地作了介绍。年纪大的叫萨拉姆,六十多岁,一件破旧的长袍裹着瘦小的身躯,看起来很不协调,饱经风霜的脸上透着坚强和刚毅。年轻的叫莫罕默德,虽然才二十几岁,却显得成熟而老练,着装也有些时尚,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阿拉伯人的智慧和光芒。他们身旁有6只高大的骆驼和堆成小山似的生活用品。我们6个人和6只骆驼组成了一支撒哈拉探险队,蕾娜特被推举为领队,她已经近60岁了,曾多次组织撒哈拉探险之旅,很有经验,还能讲一口流利的法语。我们3个男人都是第一次来到撒哈拉,又不懂法语,与向导交流全靠蕾娜特当翻译。突尼斯人一般只讲阿拉伯语或法语。按照向导的指点,我们把阿拉伯头巾缠绕在头上,以防风沙和日晒,然后牵着骆驼,向撒哈拉深处走去。这里虽然只是撒哈拉的边缘,但已经感觉到她的博大和神秘。

  4月中旬,天气不冷不热,很少虫蚊蛇蝎,是撒哈拉探险的最佳季节。一踏上这片神奇的土地,激动兴奋的心情难以平静。不知不觉中天渐渐地暗了下来,我们找到一片平整的洼地作为宿营地。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人人精疲力竭,但我们还是一起动手,用3个木杆支起一块大帆布,再把帆布的4个角固定住,搭起了一个简易帐篷。望着这个四面透风的新居,大家还是很满意。这种帐篷用料少便于运输,而且搭建拆卸也简单。正要坐下来休息,可野炊和取暖用的干柴还没有着落,我们又开始四处寻找干柴。茫茫大漠,干枯的树枝并不多,很长时间才收集到足够的干柴。

 

4月中旬,天气不冷不热,很少虫蚊蛇蝎,是撒哈拉探险的最佳季节

  晚饭一般是阿拉伯烤饼和肉菜汤。烤饼是萨拉姆最拿手的绝活,他把面粉用水和少量的盐和成面团,拍成两厘米厚的大面饼,再点燃一堆干柴把地面的沙子烧热,然后把面饼埋入热柴灰和沙子之中。大约20分钟后,取出面饼,拍掉灰土就可以吃了。这种烤饼外焦里软,越嚼越香,是阿拉伯人的主要食品。肉菜汤由莫罕默德献艺,他把一口大锅架在火上,然后把几块带骨头的羊肉、各种蔬菜和作料放在锅里,煮上半小时就闻到肉菜的香味了。能在撒哈拉大漠中吃到鲜肉真不容易,这么炎热的天气肉很难保存。我问莫罕默德怎么保存鲜肉,他说,“用塑料薄膜把羊肉紧紧地包裹起来,里面不留空气,肉在真空中细菌无法侵入和繁殖,所以能保存很长时间。”

  太阳已经落山了,四周一片漆黑,我们围坐在火堆旁准备就餐。刚端起饭碗,突然又刮起了大风。一阵风沙过后,碗里肉菜汤上立即漂起了一层细沙。虽然我们曾有所准备,并设想了会遇到哪些艰难险阻,但伴着风沙野餐还真的没有想到。也许是实在太饿了,连沙带土喝完肉菜汤,并没有觉得不适,倒引起了食欲。吃完晚饭,风也停了,好像这场风沙是伴随我们的晚餐而来,又匆匆而去。

 

撒哈拉大漠中根本没有路,站在高高的沙丘上,四周尽是无边无垠的沙海。

  白天,撒哈拉的气温高达30多摄氏度,太阳落山后,气温又骤降到10摄氏度以下。点燃一堆篝火,坐在篝火旁十分温暖。这时,有几只蝎子慢慢地爬向火堆,我们顿时紧张起来。莫罕默德大声叫道:“千万别动,如果惊动它们,它们会攻击我们的。现在它们只是寻找光亮,很快就会自行消失。”我们有些半信半疑,但一直保持安静,过了一会儿,它们真的不见了,又是一场虚惊。 不知什么时候,萨拉姆拿出一个大手鼓敲了起来,紧张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萨拉姆不会1语,很少说话,总是用憨厚的微笑代替回答问题。莫罕默德介绍说:“萨拉姆是一位著名的民间歌手,曾获得这一地区民歌大奖赛的第一名。”他们放开歌喉,唱起了悠扬的阿拉伯民歌,歌声和着鼓点在寂静的撒哈拉夜空中飘荡。我们忘记了疲劳,忘记了时间,在篝火旁跳起了欢快的阿拉伯民族舞。这时,有一个人影从远方向我们飘来,这里是大漠深处,几百里之内无人烟,哪来的人啊?只见人影慢慢变大,并靠近篝火,原来是一位强壮的阿拉伯中年人,问他从哪里来?他只是说:“我被亮光和歌声所吸引,从遥远的地方来到这里。”遥远的地方?他到底从哪里来,走了多久,又到哪里去,没人知道。他和我们一起又唱又跳,度过了一个欢快的夜晚。在篝火和歌声的陪伴下,撒哈拉的夜晚充满了灵气。

  结束了狂欢,撒哈拉的夜晚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偶尔能听到骆驼的咀嚼声。带着疲劳的身躯钻进睡袋,躺在柔软温和的沙地上,望着满天星斗和连绵起伏的沙丘,我仿佛渐渐地变成了一颗星或一粒沙,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在梦中,我们不停地在沙漠中奔走,四处寻找水源和绿洲。刚刚看到一条河流和一片绿地,很快又被风沙埋没了。风沙越刮越大,我们在风沙中挣扎。在惊恐的梦中醒来,天已经亮了。慢慢地睁开眼睛,马上有沙子流进眼角,才感到满脸都是沙土,鼻子和耳朵也灌满了沙子。其他同伴都被掩埋在沙土之中,分辨不出睡袋的颜色。夜晚,风沙真的光顾过这里。而昨天那个神秘的不速之客已不见踪影,风一样来,又风一样离开了。

  钻出睡袋,抖落身上的沙土,才发现帐篷里少了一个人,克里斯蒂安不见了。我有些奇怪,走出帐篷四处张望,只见他躺在远处的一个沙丘上,还在睡袋里大睡。后来我们问他:“为什么一个人离开帐篷睡在外面?”他幽默地说:“不知谁的鼾声惊天动地,害得我不能入睡,只好远离帐篷睡在蓝天下,想真正体验一下‘天当房地当床’的乐趣和浪漫,可差一点没被风沙埋没。”

  这里当然不能像在家里那样潇洒地洗漱,我们每个人只有半杯水用于刷牙,再用一角湿毛巾擦擦脸。此时,才感到水的珍贵。在撒哈拉探险的7天中,不可能洗澡,连头也没有洗过,但身上却没有异味。莫罕默德解释说:“撒哈拉沙漠很干燥,阳光和沙子还有吸汗净化作用,无论你感到多么炎热也不会出汗,没有汗水也就不会有异味。”沙漠真的像大海,能净化一切,身体和心灵。

  撒哈拉大漠中根本没有路,站在高高的沙丘上,四周尽是无边无垠的沙海。萨拉姆和莫罕默德是一对老搭档,他们常年穿行在大漠之中,熟悉撒哈拉的一壑一丘。在艰苦的环境中,练就了沉着勇敢的性格。凭借他们多年的向导经验,带领我们朝着一个方向前行。我们没有任何通讯工具和外界联系,如果真的发生意外是难以想象的,我和克里斯蒂安算是身强体壮的中年人,蕾娜特身体素质也很好。只是克劳斯已经65岁了,并因血压高长期服药,这次探险对他来说是极大的挑战。有时,我们劝他骑上骆驼,他却说:“骆驼驮着我们的用品,已经很沉重了。”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肯骑上骆驼走一程。而巾帼英雄蕾娜特则是我们中唯一没有骑骆驼走完全程的人。

男孩与他的宠物

  在探险中,两位向导已成为我们最值得信赖的朋友。烈日下,我们的队伍拉得很长,莫罕默德在前,萨拉姆在后,好像我们的保镖。一阵风沙过后,很快就埋没了刚刚踏出的足迹,鞋子里马上又灌满了沙子,走起路来十分艰难,真想脱掉鞋子赤脚上阵。可莫罕默德多次警告我们,赤脚行走很危险,沙漠中不仅有尖石和树刺,有时还会踩到蝎子和毒蛇。可我却发现,走在后面的萨拉姆一直打着赤脚,而那双崭新的旅游鞋从没离开过他的肩头。没有人问他为什么不穿鞋,但谁都知道他的心事,怕沙子磨破那双新鞋。听莫罕默德讲,萨拉姆生活在一个偏僻的山村,每年春季和秋季才能找到向导工作,但必须远离家乡,徒步在沙漠中行走几十天或几个月。这次临行前,他的老伴怕他赤脚行走出危险,省吃俭用为他买了这双新鞋。

  中午休息时,我们把毯子和睡袋都挂在树丛的枝干上,用来遮挡阳光。平时最不怕日晒的克劳斯和蕾娜特也躲在荫凉处。萨拉姆和莫罕默德又开始忙着做午餐,这次是酱卤面条,还有青菜色拉,很丰盛。饭后,他们用沙子洗碗擦锅,开始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不用水呢?继而马上觉得自己真傻,这里不是水贵如油,而是有多少钱也买不到水啊!我也学着用沙子洗碗,发现碗洗得很干净,看来沙子和水有一样的洗涤去污效果。

 

沙漠的一个大水库

  当人们提起撒哈拉时就自然地联想到沙漠之舟骆驼,撒哈拉探险,当然离不开骆驼。我们有6只骆驼,正好每人一只。我的骆驼叫卡迈尔,一身浅褐色的绒毛,脖子上系着一条漂亮的项链,半睁半闭的眼睛使我想起了三毛“哭泣的骆驼”。它很老实,从不乱跑乱叫,开始还不愿意接近我,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我这个陌生人,后来,才慢慢地得到了它的“认同”。途中,它紧跟在我的身后,缓慢而行。休息时,我总是先把它背上的重物卸下来,然后四处寻找青草和绿叶喂它,吃完后它会用舌头00我的手以示感谢。很喜欢卡迈尔,只是在第一天由于好奇骑着它走了一段路,后来就再也没骑过,一直坚持步行。它们驮着我们的帐篷、炊具、行李、水和其他生活用品,繁多而沉重,真不忍心再骑上它们。

  我们带了足够的水和食物,但是骆驼没有特供的食料,它们白天忙着赶路,没有机会觅食,只能在晚上寻找沙漠中少得可怜的青草充饥。为了不让它们走得太远,还要用绳子绊上前腿。在这7天之中,它们喝不到一滴水,耐渴耐饿的能力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在路上,我一见到青草就想停下来,可莫罕默德告诉我,有的青草有毒,骆驼是不会吃的。

  一天,前方隐隐约约地出现了一座平顶山,像高大的火山口孤独地矗立在沙海之中。我们兴奋不已,有山就应该有水。我问莫罕默德,“还有多远的路程?” 他说,“走到山脚下至少要三个多小时。”真是“望山跑死马”,此时那座山似乎变成了海市蜃楼。当我们终于来到了山脚下时,天上已经布满了星星。我发现前方好像有一片绿洲,就走到高处观望,可绿洲又不见了。因为要赶到山脚下宿营,比往常多走了十几公里路程,所以都很疲倦。吃完晚饭后,我们就钻进了睡袋。在梦中,被雨滴打落帐篷的声音惊醒了,不可能下雨,也许又是一场梦境。看到睡袋边上的积水,才感到是真的下雨了。在撒哈拉,风沙是家常便饭,雨水可却十分稀少,能在这里经历过雨天,算是幸运。克里斯蒂安被浇成了落汤鸡,他已经习惯了睡在露天地,没想到老天爷却总爱和他开玩笑。这时萨拉姆和莫罕默德忙个不停,他们把帐篷上的积水小心地储存到盆里桶里,用于洗手洗脸。一场大雨把我们的睡意浇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旺盛的精神等待日出了。

  雨后的撒哈拉空气清新透明,走出帐篷,坐在一个高高的沙丘上,望着慢慢消失的星斗和渐渐发白的天空,陶醉在黎明时分的空灵和寂静中。突然,东方出现一片淡红,接着一点亮光逐渐变大,缓缓地点燃了整个天空。当一轮红日喷薄而出,浩瀚的沙海立即变成了橘红色。撒哈拉大漠在朝阳中醒来,又焕发出新的活力和生机。

  看日出的激动心情还没有稳定,我们又决定去登山。山并不高,但很陡,由沙石堆积而成。我和克里斯蒂安比赛,看谁最先登上山顶。他取直路而上,我却迂回绕行,结果我们两人几乎同时到达山顶。克劳斯和蕾娜特当然不能和我们较量,他们把登山变成了悠闲的晨练。山顶有一块很大的平地,站在山顶周围的景色尽收眼底。在离平顶山不远的地方,真的找到了水源。那是沙漠中一口深不见底的水井,无法考证何时何人所建,肯定是个巨大的工程。井旁树立两个木桩一个横梁,没有取水的辘轳,也没有水桶井绳。萨拉姆从一个大口袋里取出一条长长的绳子,系上一个塑料桶,然后挂在木梁上向井里慢慢地放下,不知等了多久才到达底部。我们一起动手向上拉,萨拉姆一边拉一边喊号子,听不懂他喊的内容,只能按着节奏跟着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上来少半桶水,但那打水的气势却好像登上了月球。经过几次努力,终于打上来足够的清水。我们先让骆驼喝个够,因为它们已经7天没喝水了。

  只剩最后一天时间了,我们必须在计划的时间内走出撒哈拉。下午,天气突变,风沙又一次向我们袭来,只觉天昏地暗,伸手不见五指。我们急忙在风沙中搭起一个备用的小帐篷,然后躲进里面。大约半个小时以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傍晚,在一处几乎被风沙掩埋的枯树下见到了来接我们的司机哈里和他那破旧的吉普车,我们按计划到达了目的地。

  怀着感激的心情向萨拉姆和莫罕默德告别,感谢他们对我们诚挚的帮助,并最后一次喂了我的骆驼卡迈尔。在整个旅途中,萨拉姆和莫罕默德负责我们的吃、住、行。清晨为我们准备早餐,傍晚又为露宿而忙碌。他们就像变戏法一样,在极其简单的条件下制作出各种可口的饭菜。在他们的精心调剂下,我们每天都能吃到青菜和肉类,堪称奇迹。每次离开宿营地,他们都主动把垃圾烧掉或带走,以保持撒哈拉这片净土,这一环保意识令我们十分敬佩。几天的旅程,在单调寂寥的沙漠旷野里,每当我们寂寞时,他们就敲起手鼓唱起歌,用欢快激昂的歌声唤起我们的信心和热情。撒哈拉造就了他们乐观向上的精神和宽厚博大的胸怀,他们也为撒哈拉播撒下了不灭的灵魂。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的眼睛湿润了。

  又乘上哈里的吉普车,我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千万别再出现故障。也许是我的祈祷起了作用,吉普车在没有路的沙漠中行驶两个多小时竟安然无恙。正当我们兴高采烈议论撒哈拉探险成功时,前方飞出一片黑云。哈里大声喊道:“快把车窗关上!”转眼之间黑云变成了无数飞舞的大蝗虫,遮挡住我们的视线。几分钟过后,车前的挡风玻璃一片血迹斑斑,惨不忍睹。而蝗虫经过的沙丘上,青草绿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车上,哈里问我们:“如果到达小城杜兹(Douz),你们最想做什么?”蕾娜特抢先说:“去旅馆洗澡。”克劳斯说:“在舒适的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我想买一双旅游鞋送给萨拉姆,他穿的鞋是40号。亲吻地中海

  葱郁的树荫包围着一片圆形水面,在树荫和水面之间是一个接一个的木制长椅,这里俨然已成为突尼斯年轻人闲暇时的好去处,长椅上依偎着一对对的情侣,长长的睫毛下无一例外地闪烁着因爱而生的兴奋光泽。然而让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这片泛着爱的波纹的温柔湖面在2000多年前竟是迦太基(Carthage)王国的军港!


http://travel.sina.com.cn/world/2010-04-08/0953132872_3.shtml#page_pic>亲吻地中海
亲吻地中海

  这个因海上贸易而兴的古代王国曾经拥有地中海上最强大的海军力量,我面前的这片圆形水域曾是军用内港,它通过一个长方形商用外港与地中海相连,据说这片看上去并不大的水面上曾经停泊过200艘左右的战舰。

  越过湖边的绿荫,我看见兀自耸立于地中海边的毕赫萨山(Byrsa),山顶上便是古老的迦太基城遗址。这片距今已3000年的遗址就像是突尼斯的国家历史纪念碑:最底层是迦太基时期的建筑遗迹,中间是古罗马人的城市遗迹,最上面是一座充满土耳其风格的法国教堂。它完整地记录了突尼斯的历史变迁:从腓尼基人建立的迦太基王国时期,到相继而至的古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赫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统治时期,直至近代的法国领地时期??太多的历史文化在北非的这片土地上留下烙印,以致如今的突尼斯就像是一位气质独特的混血姑娘,浑身上下散发着因融合而生的迷人气息。

  感怀完历史,赶在黄昏的脚步之前,我来到了咫尺之遥的“蓝白小镇”——西迪·布·萨义德(Sidi Bou Said)。顾名思义,这是一座有着悦目的蓝白色调的海滨小镇,那些配有蓝色大门和蓝色悬窗的白色房屋依山而建,错落有致,在繁华绿树的簇拥下,随手拍来都是一张张经典的突尼斯明信片。

  小镇最热闹的地方是“草席咖啡屋”。咖啡屋因草席铺就的土榻而得名,有一道长长的石阶通向镇中的小广场。不仅是游客,小镇的居民在经过这里的时候也总会习惯性地叫上一小杯意大利黑咖啡,惬意地小憩片刻。

  拾阶而上,当我刚刚步入光线氤氲的咖啡屋时,便有几个围坐在草席土榻上的突尼斯小伙儿主动和我这个亚洲面孔的稀客打招呼,还把手里的水烟递过来让我抽。我还没从呛人的烟草味道中缓过神来,坐在旁桌的一位女孩儿又主动向我微笑致意,她用极其标准的英语(这在以阿拉伯语和法语为主的突尼斯可真不多见)对我说,她曾去过上海,很喜欢中国。就这样,我和一群结识了仅仅数分钟的突尼斯人围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亲切得就像一家人,临走时还免不了要合影留念。

  沿“草席咖啡馆”左侧的上行巷道走不多时,一个开阔的平台便出现在我面前,在淡紫色的暮色中,这里正上演着一幕风光大片:蓝白小镇静静地依偎在地中海蔚蓝色的怀抱中,圆形的屋顶和方形的宣礼塔被“淹没”在金光闪闪的海的背景当中,美得有些不真实。

  一定是被这迷人的海景所蛊惑,我的脑海中突然闪出一个念头:要是沿着这蔚蓝的海岸线走上一遭该有多爽!当晚,在品尝过酷似新疆手抓饭的北非经典美食库斯库斯(Cous Cous)和巨甜无比的几道点心之后,这个念头便迅速得到落实。作为欧洲人最热衷的度假地之一,实现这个想法实在再简单不过,因为这里的旅游配套服务早已非常完善。当地朋友的几个电话很快就搞定了一切,次日清晨,我顺利地登上了一位叫“萨拉”的突尼斯大叔的越野车,开始了我的“蔚蓝海岸之行”。

  大片的橄榄树自窗外掠过,这是突尼斯最重要的经济作物,却难掩北非的干旱与炎热。突然想起一位突尼斯医生给我的健康早餐“秘方”:一杯牛奶、两勺橄榄油、三四颗椰枣。生性快乐的萨拉大叔哼起一首俏皮的法国小调,歌词反反复复就一句:活着的时候尽情玩吧,等死去之后再休息。

  欢快的歌曲总是让人很轻易就能打发掉无聊的时光,似乎没过多久,我们的车便驶入了此行的第一个目的地—一座名叫艾尔·杰姆(El Jem)的小城。抬眼间,我看到一座身形巨大的斗兽场如蘑菇云般“浮现”在破落的街巷之上,这景象让我有些目瞪口呆:我们难道把车开到了地中海彼岸的意大利?还是开进了《角斗士》的电影当中?

http://travel.sina.com.cn/world/2010-04-08/0953132872_3.shtml#page_pic>src=http://img.bytravel.cn/Article/UploadFiles/201006/2010062422185055.jpg"
 我们当然还是在突尼斯。我面前的这座巨型建筑不是什么幻觉,而是意大利之外最大的斗兽场遗址,古罗马人留下的奇观

  我们当然还是在突尼斯。我面前的这座巨型建筑不是什么幻觉,而是意大利之外最大的斗兽场遗址,古罗马人留下的奇观。在经过一个世纪的海上鏖战之后,古罗马人于公元前146年最终击溃了富甲天下的迦太基王国,随即在北非的土地上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造城运动:从西北向东南,大约每隔60公里修建一座城市,目的是通过城市链条来防御已退入内地的柏柏尔人(Berbers,北非的土著居民)的侵扰,保护沿海城市与港口的安全。

  古罗马人的城市再小,也有两样设施是绝对不会少的:一是处于城市灵魂位置的神庙;二是包括公共浴池、圆形剧场以至斗兽场在内的娱乐设施。我面前这座建于公元 3世纪的斗兽场高达34米,至今都是此地最高大醒目的建筑,将一座娱乐范畴的建筑修得如此宏伟,古罗马人的娱乐精神由此可见一斑。难怪有人评价说:古罗马人需要娱乐,就像现代人需要面包。

  我一口气爬上斗兽场最高的一处平台,从当年古罗马皇帝观看斗兽表演的位置俯瞰整座建筑,正午的阳光下,这座椭圆形的巨大建筑反射着硬朗的光芒。我的斜下方是一层阶梯状的看台,据说以前是三层,可容纳3万名观众,也就是现在艾尔·杰姆全市的人口数。

  除了地表的恢弘建筑,斗兽场还有着一个迷宫般的地下世界,那些幽暗的地下石屋是当年用来关押角斗士和猛兽的,有升降梯连通到地面。传说斗兽场还有一条22公里长的地道,一直通到海边,是当初用来运送建筑石料的,不过直到现在为止,现代人还没有发现这条传说中的秘密地道。

  当然,当代的突尼斯人也并不缺乏娱乐精神,每逢夏夜,总会有受邀而至的欧洲交响乐团在斗兽场中举行音乐会,司机萨拉说,演出时场内会饰满烛光,极尽浪漫。

  我在太阳最毒的时候重新躲回车上,两三个时辰过后,终于在南部海滨获得了绿洲的庇护。这座迷人的海滨城市叫加贝斯(Gabes),在中世纪时,这里是来自非洲沙漠腹地的骆驼商队的终点站,于是此地的集市自古出名。我来到的时候正赶上周日赶集的日子,大街小巷被小商贩的摊位和熙熙攘攘的人群挤得满满的,寸步难行,让我充分领略了这座“集市之城”的热闹。

  加贝斯最古老也是最出名的集市很好找,它守着全突尼斯最高的一座宣礼塔,这里在公元18世纪时曾是奴隶市场,如今以种类繁多的香料闻名。市场不大,也不如街上那般喧闹,正好可以从容逛来。

  闲逛间,一位小伙儿一把将我拉进他的手工艺店铺,神神秘秘地拿出一个“魔壶”。仔细看来,这壶是有些奇怪,除了侧面有个壶嘴,上下还都各有一个小孔。小伙儿把嘴凑到上面的那个孔上,吹了口气,我感到气从下面的小孔出来,看来是相通的。接着,他就像个魔术师般,煞有介事地从上面的小孔向壶身中注入了一些水,奇怪的事发生了:并没有一滴水从下面的小孔流出,却能从侧面的壶嘴中倒出。

  小伙儿表演完毕,得意地看着我,似乎在等我为那“魔壶”开出个大价钱。虽然我至今也没弄明白那壶是怎么回事,但很清楚那不过是逗人玩的小把戏,便顺着他说:“这壶真的很神奇啊,可我要它实在没用??”突尼斯的小商贩很喜欢对游客出虚招,但大都不坏,也不会故意骗人,有时反倒有些拙得可爱。

  很快我在市场中又碰到了另一个“魔术表演”:凉棚下有一种很清爽的天然饮料售卖,是椰枣树的汁液,但如果装瓶在阳光中晒上个把小时,清爽的汁液便会迅速发酵变成酒,据说劲儿还不小呢。

  “ 呵呵,真是一个充满魔力的集市啊!”我回到车上,一边喝着椰枣树汁,一边愉快地回味着刚才的“奇遇”。乘着最后一抹余晖,我们的吉普车乘渡轮登上了突尼斯最为欧洲游客所青睐的度假胜地——杰尔巴岛(Djerba)。“这两天阿兰·德隆正在这里度假呢。”司机萨拉八卦道。看着车窗外光怪陆离的酒店、赌场、夜总会的霓虹灯广告牌,我不禁又生出游离于突尼斯——这个伊斯兰国家之外的错觉。

    然而当我一觉醒来,沐浴着晨光来到岛上的中央市场时,我知道我又“回到”了突尼斯。杰尔巴岛的集市以金银细工首饰出名,不过最有趣的部分却是在鲜鱼市场。鱼市在地中海沿岸实在不算新鲜,但杰尔巴岛的鱼市却绝对特别,因为这里还保留着拍卖鲜鱼的有趣传统。人们将一把椅子高高架在台案上,上坐一位底气十足、声似洪钟的大汉,不断有人将穿成串儿的鲜鱼递到他手中,他只管施展叫卖技巧引得市场中的顾客竞相出价。很多本地居民来这里似乎都不是为了买鱼,倒更像是享受拍卖的过程。当然,这个有“蓝白市场”之称的美丽市集的精彩还远不止于此,那些令人目不暇接的首饰、香料、精油、草编日用品、手工地毯、传统服装、水烟壶以及各种口味的烟草都拖得人迈不动步子。在市集上逛了整整一个上午之后,我几乎是逼着自己离开的。

  来到杰尔巴岛的渔港时早已过了热闹的渔归时间,五彩纹饰的渔船密密麻麻地泊于港湾之中,大部分渔工都休息去了,所剩不多的几个人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坐在小山般的陶罐当中,将它们用绳子一个个穿起来,弄得整个码头跟我刚离开的手工艺品市场一般。打听后才知道,这些陶罐是用来捕捉章鱼的:将它们沉入海底,喜欢黑暗的章鱼便会不请自入。

http://travel.sina.com.cn/world/2010-04-08/0953132872_3.shtml#page_pic>美味的椰枣
美味的椰枣

  越过港湾中林立的桅杆,我看到地中海在艳阳下正显出深不可测的幽蓝。从突尼斯市到杰尔巴岛,400余公里的海岸线漫游令我仿佛穿越了几千年的历史,有关这个国家的多重美丽正像艳阳下的九重葛一样,明媚、热烈、一片片娇艳绽放。

  旅游攻略:

  签证:申请突尼斯个人旅游签证建议在出国前至少2 周开始申办,签证费240元,办理签证时间为每周一到周五12点至下午2点,办理地点在三里屯东街1号的突尼斯使馆,电话010 65322435—922/ 920。事先需要准备的材料包括:2份填写完整的签证申请表、2张2寸彩色证件照片、有效期不少于3个月的护照、所在单位近期出具的出国原因和出国期限的文件 (需注明职位)、酒店预订单、机票预订单以及银行存款证明。

  航班:目前中国没有航班直达突尼斯,可选乘阿联酋航空公司(www.emirates.com)的航班,自迪拜转机前往,其中北京至迪拜航程为8个半小时,迪拜至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为6个半小时。

  货币:突尼斯货币单位为第纳尔(TND),目前1欧元约可兑换1.9第纳尔。

  语言: 阿拉伯语是突尼斯官方语言,全国通用法语。

  电源:220V欧式两脚圆孔插座。

  气候:突尼斯拥有迷人的地中海气候,四季皆宜旅行,突尼斯市1月平均气温为11℃,7月平均气温为26℃。

  住宿:布尔吉巴大街和莫罕默德五世大街是突尼斯市最热闹的两条街道,可以寻到很多酒店、旅馆。不过更惬意的住宿体验还是在市郊的“蓝白小镇”,推荐小镇上的一家旅馆(www.hotelboufares.com),小旅馆拥有一个幽静的院落、6间传统装饰的客房和原汁原味的民宿体验。杰尔巴岛是著名的旅游区,在这里绝对不用担心住宿,酒店主要集中在岛屿东侧的海滨。

  购物:突尼斯是手工艺者的热土,各种传统市集总会让人买个不停,不可错过的特色纪念品包括:骆驼皮制成的皮包或皮鞋、金银细工制品、装饰有骆驼骨的镜子、可当装饰品的水烟壶、精致的玻璃器皿、柏柏尔人的手工地毯、陶罐做成的手鼓、种类繁多的香料等。

  景点:迦太基遗址位于距突尼斯市约20公里的海边,门票8第纳尔;“蓝白小镇”比邻迦太基遗址,不收门票。突尼斯市还有一处免费景点不可错过,那就是麦地那(老城区),这是突尼斯最大的一处麦地那,联合国的文化遗产,也是突尼斯传统文化与生活的精髓。另外,著名的艾尔·杰姆斗兽场的门票为7第纳尔。

  路线:杰尔巴岛或梅德宁(Medenine)常被游客作为撒哈拉沙漠骑行的起点,可方便地租车前往撒哈拉边缘的绿洲吉兰堡(Ksar Ghilane),从那里进入撒哈拉,最终从杜兹(Douz)附近走出沙漠。

  注意事项:沙漠骑行前要备好防风、防晒的衣物与用品,沙漠地区昼夜温差很大,要准备御寒衣物。


上一篇:[多图]南非——神秘之旅
下一篇:[多图]南非吸引 漫步好望角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