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赞比亚 > 赞比亚

在赞比亚 体验原始酒店的奢华

  躺在床上看夕阳西下

    皇家李文斯顿酒店的名字来源于著名的探险家大卫·李文斯顿先生。酒店将您完全带回曾经的年代,那个昔日满是宁静和优雅的年代。在那个年代,奢侈不一定代表豪华和昂贵,也许自在就是一份难得的奢侈。阿拉伯树下的点点树荫,灌木丛中的原始气息,古色古香的家具被赋予了人性化的设计,美妙的食物辅以个性化的服务。曾经富足和雅致的细节在这样一个五星级酒店体现得淋漓尽致,并且和非洲的动人韵律悉悉合拍。

    随着赞比亚动人的河岸线搭造,皇家李文斯顿酒店拥有173个房间:118间双人房,49间大床房,每一间都设有独立阳台。河岸边坐落着一栋栋别墅。河边,游客们款款漫步,呼吸日落,凝视动人而宽阔的河景。有三间套房设有独立的吧台和卧室。总统房则提供额外的,可选择的,单独的卧室。两个房间都配备方便行动障碍者的设施。

  古朴典雅的休闲大厅

    所有的房间都尊贵布置。每一天,新鲜的花卉,白色的亚麻被褥和宽大舒服的床迎接刚刚非洲探险归来的您。每个房间都设有1,迷你酒吧,迷你保险箱,电话,茶和咖啡机。卧室配备豪华的花洒和维多利亚卫浴设施。象牙白的墙上挂着铅笔素描的野生动物画,与窗外的赞比亚河来了个俏皮的呼应。

    除了24小时的客房服务外,每一天的7点到23点之间您将拥有一个私人管家。管家将帮助管理您的客房服务、监督您的衣服清洗,鞋的护理,替您叫车,以及满足您的其他需求。

  在露台上品尝美味看着美景

    俯视着起伏的草坪和浩荡的赞比亚河,在阳台上享用早餐或者户外的午餐。在酒店的酒吧里享受传统的下午茶,您伴偎着大卫·李文斯顿人像柔和的目光。当暮色升腾,凉意渐起,您在酒店外的甲板上静静的踱步,看着西沉的太阳将远方的河水浸染的一片金黄,也许您会第一次体会到浪漫有的时候不需要两个人。更晚的时候,当繁星如灯火般亮起,您在阳台上咀嚼着非洲美食,旧式油灯在您身后洒下一片轻柔,昆虫嗡嗡的低鸣,悄悄的提醒您在非洲,在非洲之心。

    当然在您的特别时刻,您的特殊要求我们亦会倾心安排。

    这是来自皇家李文斯顿酒店独一无二的承诺 ——只要您在赞比亚,在皇家李文斯顿酒店,您就生活在了非洲五彩斑斓的原生精彩里。去辉煌的维多利亚瀑布前,入住李文斯顿酒店吧。维多利亚瀑布是世界的奇迹,而这栋世界顶级酒店将成为您非洲之旅的奇迹。

    机场到皇家李文斯顿酒店的车程约为20分钟。我敢说,即便你见识过众多奢华或超奢华酒店,皇家李文斯顿仍然会让你难以忘怀。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绝佳的位置:坐落在赞比亚Mosi-Oa-Tunya国家野生动植物园内,沿赞比西河岸线的地势而建,堪称是离维多利亚瀑布最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而赞比西河与大瀑布则成了酒店非常自然的背景。

    整个酒店由17幢殖民地风格的二层小楼组成,每幢小楼都有10个内设空调的客房,均含私人阳台或露台。与河对岸典型的殖民地风格的维多利亚酒店相比,使皇家李文斯顿酒店卓尔不群的是它建筑风格的“旧”与内部奢华装修的“新”之间、那种恰到好处的结合。

    在客房门外,是掩映于原生的树木之间的长长走道,你经常可以撞见正在悠闲觅食的斑马和长颈鹿。露台这侧的起伏绿地之外有成排的猴面包树,成群的非洲长尾黑猴便栖息于此。在白天,它们会毫无顾忌地觊觎你手中的食品。所以酒店人员会经常提醒你,不要喂食猴子,因为它们具有攻击性——非洲的原始气息就这样扑面而来。

    在我看来,皇家李文斯顿酒店最迷人之处正在于这种气息无处不在。即便不去看瀑布,附近的原住民Mukuni部落也会让你体验到一种醇厚的非洲文化,而选择乘坐“非洲女皇”号沿赞比西河航行,则可以享受非洲五霸(非洲象、犀牛、野牛、狮子和猎豹)出没所带来的新奇和恐惧的心情。甚至,酒店自身也足以让你消遣时光:白天,在河边踱步或1,或在甲板酒吧小饮,看奔腾的赞比西河与不远处的巨大水雾融在一起;晚间,如果天气好的话,可以在猴面包树下享受星空晚餐——我有幸尝试,得承认,氛围甚为浪漫,而且,厨艺很棒。

    揭秘维多利亚瀑布

    赞比亚南端,宽约一公里的赞比西河缓缓流成一个大“S”形,两岸遍布原始丛林,密不透风。突然,一股神秘的力量将河床拦腰斩断,这上亿吨流量的河水似乎就这么消失在地平线上!这里向下砍出一道深约近百米的峡谷,波澜不惊的赞比西河水在此变成脱缰的野马,直坠谷底发出隆隆巨响,声音可传至几十公里开外。借由高高腾起的水雾折射,一条彩虹横空出世,纵横于几百米高的空中。

  维多利亚大瀑布

    这就是被誉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维多利亚大瀑布。151年前,一位来自欧洲的传教士为传播教义,艰苦跋涉,成功深入非洲内陆。在探险过程中,他目睹了维多利亚大瀑布的壮美,成为首位见证大瀑布的欧洲人,大瀑布也从此走进了人们的视线。他就是苏格兰传教士兼探险家大卫·李文斯顿(David Livingstone)。

    1855年11月16日,李文斯顿在当地Kololo族人的帮助下,独自乘坐一艘轻型独木舟探寻大瀑布。船刚驶出不久,他就看到几公里外的天空中升腾起大量“烟雾”,就像非洲草原燃起了大火一样。而随后在眼前逐渐展开的一切令这位探险家惊叹不已:“五道水柱倾泻而下,最上面的部分似乎与云朵混在一起……河中的小岛上遍布着各种正在开花的植被,五颜六色,那景象简直美到极致……欧洲人的眼睛从未目睹过如此美景,就连经过的天使都会为之驻足。”(《李文斯顿日记》)

    当地人将大瀑布称为“Mosi-Oa-Tunya”,意思是“雷鸣雨雾”。而为了表示对英国女王的尊敬,李文斯顿把瀑布命名为维多利亚大瀑布。如今,在世人面前,以维多利亚大瀑布的名号,Mosi-Oa-Tunya瀑布赫然位列《世界遗产名录》之中。

    上天的奇迹

    维多利亚大瀑布横跨津巴布韦与赞比亚两国国界,以1708米的宽度成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瀑布。对当地的原住民来说,这座大瀑布是他们与上帝沟通的媒介。他们相信上帝会通过大瀑布看到他们的祷告,为他们带来健康和丰收。当有亲人突然去世,他们便来到大瀑布旁祷告,求得逝者的安息;如果遇到干旱,他们会在瀑布旁举行祈雨仪式。这种传统,一直流传至今。

  赞比亚河内随处可见的河马

    每年的1月至6月,赞比亚境内的瀑布水量会明显增大,因此也是观看瀑布的最佳时期。整个瀑布共分5道水幕,自西而东依次是魔鬼瀑布、主瀑布、马蹄瀑布、彩虹瀑布和东段瀑布。而位于主瀑布和彩虹瀑布之间的李文斯顿岛是近距离感受瀑布的最好地点。在这里,不需借助任何工具,你便可在蒙蒙雨雾中欣赏气势磅礴的大瀑布。当年,李文斯顿在这里发现大瀑布时惊喜万分,立刻停下来安营扎寨,并进行勘测和采样工作。当他再次回到岛上时,在这里栽下了桃树、杏树和咖啡树,并在周围建好了树篱以防河马“偷袭”。他做完这一切后,还在岛上的一棵树上刻下了到达时间。

    如今,李文斯顿岛可谓世界上最僻静的野餐地。岛上的人工建筑不外乎可欣赏到最美景致的厕所、李文斯顿纪念碑以及供游人用餐的帐篷这三样。就算游客再多,小岛每天只允许接待5批人,每批12个。来晚的人,对不起了,您只能等下拨。

    生活在“悠久”中的赞比亚人

    李文斯顿一生都不以他发现的湖泊、河川、瀑布为荣,他关心的是人的灵魂,而非地理的未知之地。他很早就关注对非洲文化的保护。他曾为探险队员订下种种规章,比如说,对待非洲土著要有礼貌,愿意为土著提供必要的协助,保持公正,不介入不同种族之间的纠纷,按照各部落的礼仪吃、住等。他反对西方强势文化利用金钱与政治力量强行介入别族的弱势文化,在他看来保护并不是用外力去定型原始文化的状态,而是不同文化之间以兄弟般的情谊去沟通。

    如今在赞比亚,我们仍然可以从赞比亚人身上看到李文斯顿当年要用心保护的特质。历经世事变迁,他们依旧按照自己的节奏生活在“悠久”之中。无论遇到什么状况,他们总能非常舒适愉快地打发自己的时间。例如在约会时,哪怕对方迟到很久,他们也绝对不会发脾气:等不是比什么都快乐的事吗?如果按时到了,那还有什么想象之类的快乐呢?在这里,所有人的生活和经营都完全超越了所谓的时间范畴,人们不再是被时间追赶的奴隶。

  美丽广阔的赞比亚河

    在赞比西河畔茂盛丛林中的皇家李文斯顿酒店住了3天,对于“悠久”的理解就更为深刻了。酒店所在的景区是人们遵照李文斯顿的遗嘱并沿着他的足迹建造的,距离赞比西河仅一箭之遥,维多利亚大瀑布湍急的水流充当了酒店的背景。整个酒店如同一个宁静优美的遁世之地,当头戴圆帽、身着墨绿色短制服和及膝白袜的侍者接过我的行李,我知道就算从大厅的那头有位举着1伞、身着长裙的英国女人款款向我走来,我也丝毫不会觉得奇怪。私人管家总会适时地出现,殷勤地为你服务,再奉上加倍灿烂的笑容,之后便绅士地退出你的视线范围。

  酒店草坪上的斑马

    如果你在酒店的草坪上看到成群的斑马或者在房间内与阳台上的猴子斗智斗勇也不要感到稀奇。别忘了,这是非洲,这是赞比亚。任何人都不能小觑赞比亚人珍视自然的心。动物想来就来,即使这里是酒店。当然,如果某些顽皮的动物确实打扰到了酒店的住客,当地人只是用弹弓吓唬一下,硬是一丝一毫不肯伤害它们。

    有一天傍晚,当我万分期待着在猴子树下举办的星空晚餐时,酒店却临时通知,为避免暴雨来袭,改为长廊下用餐。我不免有些失望,但周围人似乎并没有因此影响了好心情。晚餐自然是精致可口,服务依旧是完美无缺,但是谁也没想到,就在一阵电闪雷鸣后,黑暗瞬间笼罩了整个酒店。我不动声色。奇怪的是,在场的其他人也是如此,既没有女士的惊呼声,也没有小孩子的哭闹声,每个人都泰然自若,该吃吃,该喝喝。身旁的侍者则安慰我:别担心,酒店备有自己的发电机。但为了以防万一,他们还是在餐桌四周点燃了蜡烛。就在这光线晦暗的走廊里,看着黑人侍者们穿梭在圆桌之间,听着头顶木质吊扇的吱哑作响,就在那一瞬间,真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我们与来自久远年代的优雅和奢靡蓦然相逢。

  伴着夕阳的余晖湖水显得波光粼粼

    后人评价李文斯顿一生探险的经历,总是会说:“他经常走错路,却走出比原先目标更好的道路。”李文斯顿曾提到过自己探险的目的:“不是皇家般的高贵巡礼,而是前往非洲未知的部落。讲他们的语言,听他们的故事,过他们的生活,了解他们的思考方式,并医治病人,建立学校,成立布道所,排解部落之间的纠纷。”

    当他把这片神奇的土地呈现在世人面前时,他可能无法预料这一切对于当地产生的影响。不过令人庆幸的是,这里并没有因为游客的到来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单纯善良的赞比亚人依旧恪守着世代遵循的价值观,以自己的节奏惬意地生活着。那么,作为外来者,我们也只需带着一颗单纯的心,尽量配合他们的步伐就好了。

    赞比西河畔的似水流年

    现在的“非洲”二字会捆绑着什么样的意象?让我们首先抛弃最迂腐的想象,那么脑海中的场景会落实在现代的南非,还是原始的赞比亚?重现殖民奢华的皇家李文斯顿,或是旁若无人的Mukuni村?

    我们似乎集体染上了体验强迫症,对所谓的非洲方式充满了敏锐嗅觉,我们总是提着试图“去伪存真”的问题:“这是本地人手工做的吗?”“你平时在家吃的是这个吗?”“只是这一个地方有卖吗?”……当然,Boma晚餐又是一次自我满足的好机会。

    当厨师透露,那道特别的烤布丁是赞比亚孩子从小吃到大的传统甜点后,所有人都放弃了巧克力慕司,把布丁盆子捣了个底朝天。因为Mosi啤酒与大瀑布同名,桌上的杯子都齐刷刷换上了金黄的Mosi。而那道引来席间热潮的鳄鱼沙拉,我试了一点,感觉像色拉酱里拌了肉松。

    Boma晚餐就是在一个小院子里摆设一条长桌,生上火堆,由厨师站在一旁现场烤肉。锅子里准备的是主食nshima,有点像玉米糊,淡而无味。吃饭间冲进来一群光着膀子的黑人,头戴羽毛,穿毛皮裙,举着皮盾和棍子,围着桌子又唱又跳。演出有情节,从出战前一直演到战争结束。大概是Mosi啤酒喝多了,我们桌上的客人也脱掉上衣、光了膀子加入其中。

    回来后绕小路去赞比亚太阳酒店的花园,今晚有一支叫Loscomodress的本土乐队正在那里演出。

    乐队在台上唱着“In the Jungle”、“The Lion King”,大人拉着孩子的手,在露天泳池边欢快地跳舞。这座三星酒店与皇家李文斯顿的清淡、敞开式设计截然不同,采用封闭的土砖结构,用窑洞般的造型和暗红色涂料勾勒出摩洛哥式的浓烈风情。

    我突然发现昨晚在皇家李文斯顿酒店的餐厅外弹吉他的Cara也在乐队里。他曾告诉我,他的父亲是一位酋长。他喜欢音乐,自学吉他后已在皇家李文斯顿表演多年了。

    而现在,他夹在外来的乐手中,吉他转到了别人手上,他不时客串一下和声,或机械地摇着手上的砂棰,显得有几分落寞。

    昨晚最后一桌客人离开后,他独自对着夜色中的赞比西河拨起了琴弦。还有谁,愿像一根成年水草般,在大河的怀中倾诉?

    我想,虽然,他也许并没有听过那首叫《大河》的歌。

上一篇:[多图]突尼斯:一见钟情 不得不爱的优雅情调
下一篇:[多图]埃及高尔夫之旅:与海对话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