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埃及 > 埃及

埃及自驾车穿越沙漠去红海

    

    浩浩乎平沙无垠,迥不见人。地阔天长,不知归路……一想起沙漠,不由会想起古人对古战场的这些形容。我想,沙漠也总是与苍茫、孤寂、悲凉相联系吧。

    不料,这次我们乘越野吉普,进入红海附近那无路可走的沙漠腹地,却发现沙漠也给人刺激、快乐、疯感。

    从埃及中部古都卢克索去西奈半岛的红海,需要穿越东部沙漠。有一条现代的高等级公路贯通。刚刚饱览尼罗河美丽风光,迅即堕入黄沙世界,视觉转变陡然。好在,一路上大巴车队浩浩荡荡,更有前后全武行警车护送,摩托车队两旁忽前忽后相伴,不仅不觉孤寂,更觉热闹风光。由于1997年埃及发生一起1袭击游客事件,所以政府加强了旅游安全保卫工作。这条线路每天两班定时集结庞大车队才准通行。那天,我们就碰见从红海方向迎面开来一列车队,我数了一下,共80多辆,与我们车队擦肩呼啸而过。

    行车4小时,忽听有人欢叫:红海!红海!果然,沙漠尽头,出现一片碧海。海水伴随着我们车队若即若离,时隐时现。红海,据介绍是西奈山岩在日照下发出的炫目红色,倒影在海水之中,因而得名。但是今天一路看海,觉得海水颜色变幻无穷,真是一个奇妙现象。大约依海底深浅不同,同一块海域,常呈现几种颜色。有湛蓝、淡绿,黛青,还有奇怪的白色光带,也看到红灿灿海水,那是海底红珊瑚礁的反映。海水如此灵动,而沙漠又那样枯燥,两者却融合无间。沙漠直撞大海,大海亲吻沙漠,中间没有鸿沟,那么自然、亲密、和谐。这种沙与海的反差与协调,从前我未曾见过。

    我们驻地叫做霍尔格达,处在一条沿红海狭长地带区,是一个旅游度假城市。沿岸宾馆甚多,有的还正在兴建。经过沙漠长途行车,忽进入华丽绰阔的花园别墅式的度假村,好像撞入别样世界。我们计划在这儿休闲游览一天一夜。导游告诉我们,不远处有一游牧民族贝都因人小屯,值得一观,属自费项目。大半人参加了。午饭后,几辆高底盘的越野吉普载着大家出发。开始,还有简易公路,越往前,越难走。真的,世上本来是没有路的。我们像加入汽车拉力赛一样,车身剧烈颠簸,横冲直撞。坐在吉普车内双手紧紧抓住扶手,任凭汽车疯走。一下子呼地冲上沙丘,一下子陡然降落低处。沙漠上的阳光特别炙人,黄沙不断钻入无密封的车窗。可是我们这伙老顽童,顿时像是返老还童,又笑又叫,心花怒放,忘情,放松,大觉刺激。才知道,劳累原也是一种精神享受!

                  

        

    贝都因人聚居处,在苍茫沙漠的奥区,没有什么明显的地界。稀稀落落散布着七八户苇秆圈子,那就是他们居所。贝都因,阿拉伯语,意思是逐水草而居的人。可是,这儿没有草,乃是不毛之地。水呢?有一口水井,在井盖的提水轱轳上,吊桶绳索放下去十多米,还未见水。他们的生活状态实在令人吃惊。每户全是用一种坚硬的苇秆编织成围席,用围席围成一居住圈,露天,无盖顶,此处常年基本无雨,进围子一看,“家”徒四壁。有一男子,坐在地灶边一石块上拿着圆形平底铁锅在烙麦饼。无床,一个小孩在苇秆边席地而睡。主妇在围子外面招呼客人,与游客合影。我尝尝刚烤好的饼,香喷喷的,酥脆可口。空旷处有三三两两贝都因人以骆驼招徕游客。骑骆驼在附近逛一圈,给几块“埃磅”作为报酬。不一会儿,一队青年贝都因男女击铜鼓铜锣,载歌载舞而至,给客人表演节目。动作极其原始单调。看完节目,主人招待我们晚餐,有烤牛肉,烤饼,黄瓜等。看了贝都因人的生活:瘦骨嶙峋的骆驼,骆驼粪作燃料,苇秆围子,还有那单调乏味的铜鼓铜锣……来时沿途的欢乐劲,似乎消失了大半。在归途中,正遇沙漠落日。黄沙被落日余辉照耀得金光灿灿。圆圆的夕阳,冉冉落降,大家停车忙拍照片,同伴替我抢拍一张以夕阳为背景的头像,四周均强光,人头黑色轮廓,衬托在白光圈上,是一张满不错的沙漠夕阳留影。落日变化很快,一转眼太阳不见了,阳光也不见了,只剩广阔大漠的地平线上一抹黄昏色。

    告别红海回开罗,又有4个多小时的沙漠行车。两次穿越沙漠,其实我们还只窥见埃及辽阔沙漠的“冰山一角”。埃及最大的沙漠在尼罗河的西岸,那是著名的非洲撒哈拉大沙漠的一部分。不知西部情景与这里东部沙漠有何差别,也许更显荒凉。

                  

       

    车行近开罗时,导游手指东北方向说,朝那边走就可以到苏伊士运河。他的提示,让我精神一振。记得,前几天我们在阿斯旺水坝参观纳赛尔湖时,导游深怀感情跟我们讲述了当年纳赛尔总统从英、法手中收回苏伊士运河股权,并爆发一场中东战争的往事。对此,我们并不陌生。50多年前,我们都很年轻,曾参加过声援埃及人民正义事业的1,至今,记忆犹新。现得知,苏伊士运河收入是埃及国家经济支柱之一,接近原油出口收入,也相当于旅游业收入的一半。埃及人民怀念他们的建国初期总统,是可以理解的。

    埃及7000多年前就开始创造自己的灿烂文明。这次来这儿一看,明显觉得它与世界现代文明拉下了很大的差距。我们在开罗,看到了首都机场意外的陈旧落后;旧城区贫民楼房不少未封顶,一根根生了锈的钢筋刺向天空;火车站竟无正式的候车厅,我们乘火车去阿斯旺竟在月台上站立干等1个多钟头;还有今天看到贝都因人的极贫生活……这一切都让我感觉到埃及步履蹒跚。

    昨天在沙漠行车时,旅伴们一路引吭高歌,歌唱黄河、长江,歌唱锦绣江南,歌唱新疆好地方和蒙古大草原……耳听嘹亮歌声,眼观车窗外茫茫大漠,我不由生发一点联想:埃及没有我们祖国这么美好的河山,她只有尼罗河,加上占国土面积95%的沙漠。埃及人创造自己的现代文明,比起许多条件优越的国家,不知何等艰难。听说现在欧洲人喜欢到红海度假,享受阳光、沙滩、潜水。红海北端接苏伊士海湾,海湾北接苏伊士运河。这里风景优美,战略地位重要。有一句名言:“埃及是尼罗河的赠礼”。那么,红海会不会给埃及以新的赠礼呢?

    带着许多未知和期待,我依依辞别了红海。                 

  

上一篇:体验刺激:非洲人与大蛇斗智斗勇
下一篇:纳米比亚 惊心动魄只在一刻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