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埃及 > 尼罗河

尼罗河 色彩绚烂的如诗意境

    埃及有一句古谚语:喝过尼罗河水的人还会重返埃及。

    蜿蜒的尼罗河正是埃及的灵魂,在苍凉荒芜的景象之外,成就了一片优美温润的土地,也成就了埃及的另类格调--沉重之外的舒淡,沧桑之外的闲适。沿着芊草绵长、椰风清影的尼罗河,我走过了一村又一村,那些藏在金字塔下的小村庄,像一幅色彩斑斓的印象画,静静地、又结结实实地印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努比亚村,是多数中国游客初次光临顾不上的地方,而一旦你真正踏足,便会欣然关注和细细品味。

    在阿斯旺,可坐小渡轮横渡尼罗河到这个村庄。毫无心理准备地,突然间,我走进了一片色彩的海洋:每座房屋的所有外墙全部涂满各种颜色,竟找不到一寸黑白!这样的色彩好绚烂!好夸张!与远处的青青农田和摇曳生姿的椰枣树构成一幅生动和谐的画面。

    细看那些涂抹在墙壁之上的图画,你会看到一些骆驼、飞机、轮船之类的交通工具,很有意思。一打听才知,原来信奉伊斯兰教的努比亚人去麦加朝圣之后一定要在自家墙上作画以示“通告”,一般画上前往朝圣的交通工具。长着黑色卷发的努比亚人,自古居住在尼罗河上游地区,以农业为主,除古埃及末期王朝的100年左右时间外,努比亚一直是埃及统治下的附属国。资料显示:努比亚人独特的语言和文化一直保存至今,但努比亚语没有文字,只能成为努比亚人之间日常交流的语言。

    当我举起相机时,我发现除了抢眼的色彩之外,更加令人欲罢不能的是身穿长袍扎着彩色头巾的努比亚人,他(她)们举手投足的姿势都是一道浓郁风景。想不到离喧哗的阿斯旺仅一分钟航程的村庄,在上埃及占据极重要地位的努比亚文化竟如此直观地展现。

    努比亚村似乎从千年时光隧道中逶迤而来,有着一种不可名状的神秘感,使人想对它一探究竟。当我真正走近这些身穿长袍扎头巾的努比亚人时,我被一双双伸过来要拍照小费的手给瞬间迷惑了。但想想也没什么,芸芸众生皆为利往,他们不过求一两埃镑而已。

    当我要离开村庄时,已是傍晚。天空是一片纯净的蓝色,落日余晖中,我看到那位一直看着我拍照的漂亮的小女孩,紧随我到村口,举着小手与我道别。在她羞涩的笑容中,我看到了努比亚人身上固有的--恬静中的自尊,内向中的热情。正是这样的气质,使努比亚人在凝重的深沉历史中固执着留存着那一份天真和生动。

    如果说努比亚村让人对色彩有了一种纯粹的感观,那么对尼罗河西岸的克鲁纳村,你会长久地回味,因为它不仅是一片光鲜的色彩,更是民间的人文艺术直达内心的感动。

    克鲁纳村位于卢克索,前往帝王谷的路上。你会惊诧于那一排排房子竟成了艺术家任意泼墨的画布,整墙整墙的壁画,铺天盖地般向你的视线涌来,而那些画工更显精致,色彩搭配更加艳丽,凝重的氛围烟消云散,保守的埃及人以这样的方式渲泄着他们内心的躁动。

    在古代法老陵墓及神庙中,我们惊叹埃及绝妙的壁画及浮雕,想不到这些精湛的技艺在埃及农村,在那些普通老百姓房子的外墙上,竟如平常生活元素般存在,真让人对民间的艺术力量深深地敬畏。当地努比亚人承传几千年文化底蕴,尽情释放他们的创作能量,这里的绘画更复杂、更精美、更成熟,内容除了朝圣沿途所见所闻之外,还有不少埃及传奇故事的描绘,气势磅礴。相比较而言,阿斯旺的努比亚村的绘画就似儿童作品了。

    艺术的沉淀并不能改变生活的贫困,当传统与现代在这里相互对峙时,你会发现在荒漠中高高矗立的百事可乐、可口可乐广告牌是那样的空洞和乏味,那些头顶水桶、身穿努比亚长袍的妇女缓步走过这些现代的印记,留下的背影有着如诗的意境。

    那天,留在我镜头下的是一双充满希冀的眼睛,那个赶驴前来村口打水的小女孩,你还好吗?

    回望埃及,在五千年的历史深潭中,曾掀起多少次的热潮,热潮过后激起的圈圈涟漪中,给大多数人留下了一个神秘而沉重,古老而嶙峋,沧桑写满了金字塔躯体的埃及印象,不可更改。直到你看过这些藏在金字塔下的埃及农村,这些生活在阳光跳荡的尼罗河两岸上的埃及村庄,你才会真正读懂埃及。

上一篇:[多图]塞伦盖蒂 非洲最美的国家公园
下一篇:[多图]摩洛哥 薄荷飘散的清凉之都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