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非 洲 > 非洲

一步步告别原始生活的布须曼人

    

    非洲有一个绵亘了数万年的种族,叫布须曼(Bushman)。在这个种族里,很多人仍然过着类似于原始人的渔猎生活;所有的男子和女人都有着黄褐透红的肤色,身材矮小;钻木取火与生食牛肉的习惯保留至今;他们友善纯真,不去刻意理解他们所生活的周围世界,相当多的人也从没有想过要离开赖以生存卡拉哈里沙漠——非洲第二大沙漠。

  是《上帝也疯狂》这部电影让世界认识了纯真的布须曼人。

    一部电影让世界认识了布须曼人

    美国电影《上帝也疯狂》,让现代文明直观具体地窥探到布须曼人的生活。当飞机从头顶飞过,布须曼人觉得这是个奇怪的鸟,甚至是上帝。直到有一天部落的酋长发现一个飞行员无意扔掉的可乐瓶。原始的布须曼人从来没见过如此光滑和新奇的东西,认为这是神的礼物。问题是,神只给了布须曼人一个现代文明的瓶子,却让他们很难分享现代文明的恩惠。于是愤怒和嫉妒第一次困扰了无忧无虑的布须曼人。最后酋长认为这是让他们不和的1之物,他决定孤身一人把那个瓶子带到世界尽头并扔掉它。这就是影片留在人们脑海中最初的布须曼人形象。

    布须曼人生活非常简单,靠打猎为生,基本无需金钱,没有生活奢侈品。即使自然条件非常恶劣,水源缺乏,一片荒芜,布须曼人仍可以挖掘出维持生命所需的食物。早在3万年前,他们的祖先就已是非洲大地的主人。“布须曼(bushman)”其实是殖民者起的名字,意为林中人。这个听上去不是一个准确的名称,含有殖民者的轻蔑语气,他们正式的称谓是“闪族人”。但是,闪族只不过是官方的说法而已。布须曼人更愿意使用自己的部落名称。

    初次接触布须曼人是在卡拉哈里沙漠的边缘。当一对布须曼夫妇带着他们的孩子走出低矮的茅屋时,给我的印象与电影中的影像截然相反。夫妇身高都不足1.50米,瘦弱,佝偻着脊背,皮肤黝黑,满脸皱纹。站在他们身旁的时候,我简直成为希腊神话中的巨人。男人长的非常像《上帝也疯狂》里的布须曼男主角,据说他们是一个村落的。电影中那个曾让全世界熟知的布须曼人已经过世,他的儿子还继续生活在村落里,过着原始的生活,没有改变。

    于是我们决定跟随这个布须曼家庭一起体验他们的生活。他们在一片开阔地建造了平常居住的小草屋,比我们之前在纳米比亚看到的辛巴族草庐还要简陋,空间狭小,我就算弯腰进去都很困难。

  布须曼人的简单生活

    从原始的纯真走向现代的原始

    之前曾听说过一些关于布须曼人的悲惨经历。在西方殖民主义者到达非洲南部之前,布须曼人至少有20万,而今只剩下不到万人。现在,他们之中的一半以上生活在博茨瓦纳,其余则生活在南非、纳米比亚和安哥拉。20世纪70年代以后,文明之风吹到了布须曼人部落中,几千年来的传统在现代文明的漩涡中徘徊。今天,对许多布须曼人来说,传统绝大部分已属于回忆中的往事,某些更古老的习俗已被遗忘,只有那些生活在沙漠中心地带的小部落中的布须曼人,还保留固有的传统。

    我迫不及待地扮演了一回圣诞老人的角色,把背包里事先准备好的礼物分发给他们,包括一个做工精细的足球。小孩子们很兴奋,除了自然万物,这里的孩子没有任何玩具,足球对于他们来说非常稀罕。

    他们的居室可谓家徒四壁,就算我们认为必不可少的衣服、洗漱用品,他们一样都没有。布须曼人从来没有过穿鞋的概念,清一色的赤脚,男女都只在下身裹一块布遮羞。这家的两个小孩子穿着T恤,应该是之前来访的现代人赠送的礼物,不知道传过几个孩子了,所以又破又烂。

    布须曼人的生活离不开灌木和茅草,他们的居所多为就地取材建成的草棚屋。至今,布须曼人仍保留着钻木取火的习惯,他们将一撮干草放进木块的圆洞里,然后用双手快速转动一根竖插在圆洞里的细木棍,不到5分钟就能把草点燃。屋子门口的一片草地上长着清一色的长条小草,但他们却可以分辨出这些植物的性能和用途。有些草可以用来吃,他们直接抓上一把塞进嘴里,脸上显现出品尝美味的表情;有些草可以用来洗衣服,有肥皂的去污效果;有些草能给女性调养身体。

    唯一会说两句英语的男主人用憋脚的语句向我们讲述了他一生中最美味的一顿佳肴——生食牛肉。这在布须曼人眼中可要算得上一道大菜,只有在婚丧嫁娶或节日庆典的宴席中才有机会尝到。这道菜的做法有些残忍,吃的时候把健康壮硕的牛当场宰杀剥皮,趁牛肉还有余温时剁成肉沫儿,拌上调料,就着饼子食用。生食的牛肉必须是鲜血淋漓的,一旦冷却就不能生吃了,越是血腥的部位越受欢迎。男主人非常自豪地说自己那一顿饭就吃掉3斤多生牛肉。

                  

       

  布须曼人的文化

    慢慢融入现代社会

    由于早上刚下过雨,气温很低,大概习惯了当地的气候,即便不穿衣服也看不出他们寒冷的表情。只是我穿的有些少,在微风中不停颤抖。后来男主人跟我们说话的时候口齿不清,由于语言障碍,期间只听懂他不停地重复:“拍照是不要钱的,东西随便吃……”仔细观察后才搞清楚,男主人肯定是喝了很多酒。现在酒劲上来了便有些语无伦次了。

    布须曼人有一些不良的癖好,他们乐于豪饮,不醉不停;除了孩子,所有人都不停地抽烟,就连刚生下婴儿的母亲也抽。司机Lesley跟我说,抽烟酗酒是殖民者带给这个族群的噩梦,现在已经成为他们难以戒除的恶习,这个恶习严重阻碍了布须曼人融入现代社会的步伐。坦桑尼亚政府为了扶持布须曼人,实施了对布须曼孩子免费教育和优先录取的政策,支持布须曼人融入现代社会。但很难有布须曼孩子能上大学,因为没有哪个公立学校会收烟鬼和酒鬼。

    在一处茅屋的角落,我发现了一只破旧的步枪,布须曼人使用弓箭追猎动物的传统已经延续了若干个世纪。他们的弓简陋至极,就是一条弯曲的树枝绑上一根绳子,箭也是更细的树枝上面有个骨针或铁尖。在猎捕大型动物时,他们会在箭头上抹满布须曼人特制的毒药。当弓箭射中猎物后,箭头上的毒药会慢慢渗入到动物的血液内,只需5分钟,毒药就会在动物体内发挥作用,任何体型巨大的动物,在布须曼人的毒药面前都难逃一劫。可如今,步枪的出现似乎佐证了这个古老民族正迈着缓慢的步伐走向文明社会,他们学会了使用枪械,学会了穿衣服。                

  

上一篇:[多图]中国公民免签证的绝美爱情胜地
下一篇:[多图]一半海水一半黄沙 领略突尼斯的独特之美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