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埃塞俄比亚 > 埃塞俄比亚

埃塞俄比亚的三个瞬间

  农业成为一场资本的博弈。当人们处于贫困而不是极端贫困状态时,他们还有能力储蓄,进行生产投资。但在极端贫困状态———往往由于疾病造成,人们需要动用全部收入或更多的投入来维持生存,根本没有多余的用于未来投资。

    ■2007年12月10日

    马克雷38岁的玛斯莱特曾经拥有过很多:“漂亮的金耳环和金项链,至少3个金戒指,好多裙子……”“后来……一点一点,都没有了。”在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当地合作伙伴蒂格雷地区艾滋病社会服名组织(OSSA)单上,玛斯莱特是一名“受益者”。这是对艾滋病患者及其家人的委婉称呼。“因为疾病,我们失去了一代人。”OSSA蒂格雷办公室的负责人耶尔迦说。肆虐非洲的三大疾病杀手是艾滋病、疟疾和肺结核,除此之外,还有黄热病、霍乱和肝炎。

    与一些大动作相比,OSSA为玛斯莱特所做的事情显得琐碎而微不足道:帮她在没人知道她是艾滋病人、也因此没有歧视的村子安个新家,提醒她什么时候该去卫生中心进行检测,在她服用鸡尾酒药物时提供满足营养需求的粮食,帮她痴迷于阿森纳足球队的儿子找一张2007一2008赛季的海报,当她身体足够强壮的时候介绍她出去工作。正是这琐碎的林林总总,让光亮重新闪动在玛斯莱特的眼中:“我会好起来,我知道我有做生意的天分,只要我攒够了启动资金,就再开一家店。那时候,我就可以帮助别人而不是坐等帮助。”■2007年12月11日

    吉特阿瓦洛在WFP的“世界饥饿地图”上,埃塞俄比亚是一个红色区域,这意味着,超过35%的埃塞俄比亚人处于营养不良的状态。怎样才算营养不良?WFP驻埃塞俄比亚办公室的宝琳挽起我的袖子,“这里,”她用一条带子绕我上臂一周,然后开始测量带子的长度,“24厘米。没问题”。这是WFP粮食援助项目的一个简单判定标准:对于怀孕和哺乳期的女性,上臂围度小于21厘米,对于5岁以下的儿童,上臂围度小于12厘米,即可认定为营养不良。

    对于一个拥有全球1/7人口和1/4耕地的大陆,非洲饥荒的频发在很多人看来不可理解。一个最常见的错误是,认为只要有土地存在,只要耕种,就可以长出粮食。事实并非如此。从地质学上看,非洲大陆是一块不活动区,这意味着土壤古老、过度消耗、风化严重,难以满足农耕对肥料的需要。从气候上看,高强度的降雨并不能给农业生产带来多少益处,反而会加速坡地的水土流失。在旱季,由于缺乏灌溉系统,农作物的产量也要完全看天的眼色。100年前,埃塞俄比亚的森林覆盖率曾高达50%,如今却不到5%。这些自然资本的折旧和耗损被短暂掩盖在虚假的繁荣之下,然而,当无林可伐、无田可种的一天到来时,当自然和人力共同造成的水土流失将旧有肥沃的田地也吞噬掉时,饥荒,成了不可避免的宿命。

    ■2007年12月14日

    阿拉玛塔“中国公路。”

    哈利玛莱姆望着远处延伸人山林深处的大路,像是在跟我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知道吗,我有种错觉,仿佛这个国家所有的公路都是中国公路。”我半开玩笑地说。“埃塞俄比亚大部分的公路、桥梁、水坝都是中国帮助修建的,所以,我们是朋友。”

    与旨在短期内解决危机的人道援助相比,发展援助指向更远大的目标,更着重于技术和基础设施的改进。从理论上,发展援助与人道援助的关系很像授人以渔和授人以鱼,人们当然更希望得到一根点金的手指。道路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而援助兴建的水利工程,更为这种可能锦上添花。32岁的卡塞两个月前刚从阴暗逼仄的老草屋中搬出来,住进靠路边的新房子。他种的谷物收成好,又卖了个好价钱———这多亏新挖的水渠。

    (据《三联生活周刊》)

  

上一篇:津巴布韦男子因囤积360亿元纸币被捕
下一篇:深夜,我站在南非街头观星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