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西撒哈拉 > 西撒哈拉

爱在旅途:把爱留在撒哈拉

    旅途的快乐是在陌生的地方,在陌生的人群中,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没人来过问和制止;一次撒哈拉的自助旅行,一间尼罗河畔酒吧的邂逅,一段关于撒哈拉沙漠的爱情……

  

    去非洲

    在一家网站做文化版编辑的凌凡,为了制作台湾作家三毛的专题,翻遍三毛的书。凌凡最喜欢那本叫《撒哈拉的故事》。神秘的土地,浪漫的爱情,在凌凡的心里日益加重痕迹。三毛的撒哈拉成了凌凡心上的一颗痣。争取到大假,只是去旅行社碰碰运气,竟真的有一个团马上起程去非洲,凌凡想,或许就这是冥冥中注定吧。背起简单的行囊,飞往古老的非洲。

    飞机降落,走在红棕色的土地上,空气中弥漫着红树林的浓郁麝香,散落林间的圆形茅草泥屋,惊散的狒狒,逃窜的野猪,还有成千上万的海鸟翱翔在天空,组成一道天际彩虹巨毯。古老而神秘的非洲,碧海黄沙的撒哈拉,这里是一块充满传奇的土地。

    相见欢

    遇见STING,是在尼罗河畔的一家小酒馆。

    那天凌凡穿一件开满小红花的长裙,头发编成细细的无数小辫子,发梢缀饰着玻璃彩珠。银白的眼影,酒红的唇膏,一个野性混杂和略带忧伤的黄皮肤的女孩。光着脚,轻轻走进酒馆,坐在靠门的角落,像飘进来的黄昏的一朵晚霞,沉默的眼神中透露着她的桀骜不驯。

    在陌生的地方,在陌生的人群中,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没人来过问和制止,是凌凡的快乐。

    凌凡独自品味加冰的葡萄酒,注意力似乎在眼前的长脚杯上。眼神却落在吧台前面那个一头棕色卷发的男人身上。一个意大利人?还是一个法国人?轻轻的转盼间,看到他的眼神中透露的一种艺术气息,让凌凡情难自禁地迷惑。

    他喝了许多杯酒,或许有些醉,走到一架破旧的钢琴旁,弹起来。有些琴键坏掉了,发出“噗噗”的声响。可凌凡听出他弹的是《蓝色多瑙河》。一曲完毕,他端着酒杯坐到凌凡面前。凌凡镇定自若地冲他微笑,说还不错,不知是指他弹的曲子还是他的人,然后继续全神贯注地喝酒,男子微微错谔。他叫STING,来自奥地利。

    两个人就这样相识了。自然,默契,像分开多年的老朋友重新聚首。

    因为STING会弹琴,凌凡叫他施特劳斯。施特劳斯揉着凌凡凌乱的头发,叫她CHINA丫头。因为凌凡告诉他,她的家乡,男人如果管女孩叫丫头,表示非常非常喜欢这个女孩。

上一篇:图坦卡蒙的诅咒
下一篇:自由自在 玩遍津巴布韦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