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贝宁 > 贝宁

贝宁博物馆的记忆

我们的司机是一位正在休假的“POLICE OFFICER”,经过长达四个多小时的行驶,终于抵达了我们此行的第一站——危岛博物馆。说是博物馆,却十分的简陋,整体上是一个四合院似的建筑,很像中国的一座乡村小学。门票却毫不含糊,本地人1000Franc,外宾5000Franc,相当于10个美元。当然,这一切都由华裔倪女士热情地代劳了。

   贝宁博物馆主体是一幢二层楼的白色建筑,我们首先参观了上面的一层。黑人奴隶的苦难史是这一层的主题。在一个玻璃罩里,放了一副锈迹斑斑的脚镣和一对手铐,黑人导游告诉我们,正是这些脚镣和手铐,将黑人成群结队地锁到海外,变成了没有自由的奴隶。在另一个玻璃罩里,放了一些陈旧的烟斗、手镯、项链之类的东西——白人曾经用这些东西,骗走了一个又一个的黑人,让他们迷失了自己的家园。这些东西曾经是美丽的,现在却有了一种沉重的罪恶感。还有一些破碎的玻璃器皿,也是用来拐骗黑人的,历史好像故意击碎了它们;这些碎片的边缘泛着冷冷的光,仿佛有一些历史的幽魂,对我们投来冷冷的一瞥。

  

   在这里,我看到了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大的两本书,大概有80×40厘米见方,每本书都厚达千页。这是贝宁独立后,花了大量人力物力写的一本黑人奴隶的苦难史,包括一些贩买路线、地点、目的地以及一些黑人奴隶的遭遇。全书用法文写成,虽然看不懂,但这种对真理的拷问,对罪恶的彰显,在一百多年后,依然让我在历史面前有种不能自拔的陷落感。

   墙上挂满了朴素的油画,大多是一些底层黑人所作。其中有一张很特别的配载图,只是装载的是人而不是货。黑人奴隶一个接一个被绑成一条线,光着脚丫、赤着上身一排排地站在甲板上,大概有三至四百多人,就像一群待价而沽的羊羔。人们神情木然、呆板,一点抗争的意思也没有;当然,在大炮之下,在当时文明极不发达的非洲大陆,所有的抗争也都是徒劳的。画简单写实,那种悲凉紧张的气氛却扑面而来——背井离乡,踏上一条任由他人宰割的苦难之路,我想,当时应该是欲哭无泪吧。

   有一些油画描述了当时的祭祀场面。当时的祭司,对于下面的黑人生杀予夺,只要一句话就可以任意将黑人卖给奴隶贩子,还可以说成是神的旨意。因此,直到现在,黑人对巫婆和神汉依然有一种刻骨的惧怕。打着神的幌子敛财,这也是人类经久耐用的把戏。

   还有一张油画描述了当时黑人被贩买的体检场面,无论男女,都得赤条条站在众人面前,接受白人的目检,强壮的就被留下,囚禁起来运走。监狱十分特别,一个四合院的周围布满了各种毒蛇和猛兽,根本不用人看管。现在的博物馆,就是当时的监狱所在地,只是当时的那种恐怖气息已不复存在了。

   博物馆的下层主要介绍贝宁的文化传统。在一间房子里,陈列着出土的古代皇帝的用具,都是一些简陋的瓷器,在奢侈程度上比中国皇帝差远了。还有两个很大的瓷瓶,瓶肚很圆,直径达半米,但瓶口却只有十公分左右,用一块布片在瓶中一掸,里面“嗡嗡”作响,像一个人在干嚎。导游告诉我们,在古贝宁,皇帝死后,就用此瓶嗡鸣示意。墙上挂了一些宫庭生活的油画,三宫六院,歌舞升平,似乎所有的皇帝都没多少创意,让人提不起兴趣。

   另一间房子里摆了许多祭祀用的木偶和物品。在一个圆形的、像一个钟一样的木盘上,刻了许多记号。导游解释,在古贝宁,经过观测天象,一年也被分成四季,一季三个月,并据此来计时和占卜吉凶。一旁摆放的几个木偶,据导游讲,摸摸可以带来好运气。于是,在倪女士的提议下,我们每人象征性地摸了几下,不凑巧的是,我摸到了一手的灰尘。

   在最右边一个房间的一面墙上,挂了一块布,镶了许多的图案。导游告诉我们,那是贝宁最早的文字。例如:一条蛇咬住了一只青蛙,喻意为“我比你厉害”;在海上有一个三角形和一个钟形,意为“一条船上不能有两个决策人”;两人互换东西,喻意为“做生意”等等……在旁边一个玻璃罩里,放着一串贝壳,那就是贝宁最早的钱币。

   看了危岛博物馆后,我忽然想起了一句话: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每个民族都承载着自己的历史和文化,如果有一天,这种历史和文化都丢失了,这个民族也可能会逐渐消亡。记忆自己民族的历史和文化,我想,这就是博物馆存在的意义吧。

  

上一篇:贝宁海滩、纪念门和足印
下一篇:贝宁第二产业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