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坦桑尼亚 > 坦桑尼亚

东非的中国传奇

据史料记载,明永乐年间,郑和船队曾远抵非洲东岸,但现今可考的线索模糊难辨,而位于肯尼亚北方古城拉木,历史可上溯至十六世纪,当地渔夫的捕鱼方式仍颇具古风。郑和船队是否造访过拉木不得而知,不过在其北方的巴锹岛,却发现疑似郑和船员的后裔法茂人。
  

   1998年,台湾人刘春园前往东非索马里经商,在首都摩加迪休(Mogadishu)的一榻旅馆中,遇见一位自称是中国人后裔的黑人侍者。侍者告诉他,在摩加迪休至今仍可找到冠上音似"林"、"黄"等中国姓氏的索马里人。

  侍者还提供了一条关于中国人的线索,刘春园循此线索,在当地友人的陪同下,驱车南下距摩加迪休四五个钟头车程、濒临印度洋的基斯麦犹(Kismaayo),来到一处靠海的小村庄。村里的民房大多以石头堆筑,屋里涂抹白灰,以红瓦铺设屋顶,是二次大战意大利占领时所留下来的建筑风格。

  刘春园仔细打量了村里的环境与村民的五官举止,希望发现跟中国人有关的蛛丝马迹,因为旅馆的待者告诉他,这个地方叫做-郑和村。

  前进肯尼亚

  摩加迪休与位于朱巴(Jubba)河口的基斯麦犹,就是600年前随郑和出使的费信在《星槎胜览》里,分别提及的"木骨都束"与"竹步国"所在地。从费信的记载来看,当时两地的风土人情不仅近似,也完全呈现出与中国截然不同的文化风貌。刘春园去过郑和村之后,他说:"跟郑和的裙带早就切断了,一点关系也没有"。

  如果将郑和所率领的这支当时全世界最强的船队,拿来跟比他晚了80年才到东非的葡萄牙人达·伽玛相比,后者因为发现了欧亚新航线而改写了欧亚历史,前者在东非的活动却似船过水无痕,沉寂了600年。

  是什么原因让两者的结果产生了如此强烈的落差?这疑问驱使我们前往东非寻找答案。

  遗憾的是,位于索马里境内的摩加迪休与郑和村,皆因该国长期陷入1的部落战争,而无法进入探访。那么,在《郑和航海图》上出现的数个肯尼亚沿海一带的港口,会不会发现生果的线索呢?

  从迪拜飞往肯尼亚,飞机正逐渐往南飞越阿拉伯半岛,穿过亚丁湾(Gulif of Aden),进入东非索马里的领空,最后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Nairobi)着陆。

  15世纪初,郑和率领的船队数度从中国远航至东非,根据现代学者考证,当时的航线之一,即是经由阿拉伯半岛前往当时的东非诸国。时隔600年,阿拉伯半岛依旧扮演中非转运站的角色。

  东非有麒麟

  唐宋以来,中国典籍中有关非洲的记载并不少见,这说明了中国人对非洲的探索从未间断的事实,后继者如元代旅行家汪大渊亲自航行非洲,更为中国人增添了印度洋西向的尽头就是非洲的地理观念。

  因此郑和船队到非洲,并非像哥伦布无意中"发现"了新大陆那样一般"发现"了非洲,而是知道了"它就在那儿"。尤其船队在去非洲之前,已经抵达了西亚一带的阿拉伯世界,当时阿拉伯人的势力早就进入非洲,船上人员可能从阿拉伯人那儿打听到关于非洲的讯息。

  从明朝人心目中的世界版图顺序来看,非洲在地缘、政治、经贸各方面的地位,在当时是远远比不上东南亚、印度与西亚诸国为中国所重视,可是非洲到底还是在郑和下西洋的史料中记上了一笔。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中国人的目光飘洋过海落到远在天边的非洲呢?原因可能是为了"麒麟"。

  中国人向来相信世有麒麟出,是国泰民安、天下太平的吉兆,然而明朝之前的中国人未曾见过这种古籍形容为鹿身、牛尾、独角神兽的模样,而怀疑它是否真的存在。永乐十二年(1414年),孟加拉进贡了一只中国人从未见过的长颈鹿,引起明朝举国上下为之喧腾。因为长颈鹿的形态, 习性与中国古籍描述的麒麟太过吻合,进一步了解后更发现长颈鹿的原产地在东非一带,当地的索马里语称之为"基林"(Giri),发音与麒麟相近,使得中国人确信长颈鹿就是麒麟。

  首航陌生的国度

  于是郑和的船队第四次下西洋前往西亚后,绕过阿拉伯半岛,首船到东非,到了长颈鹿的故乡,时间是永乐十三年。同一年,郑和的船队回到了中国,一同前来的各国使者中,包括了东非的麻林国(其所在地,一说是肯尼亚的马林迪,Malindi; 一说是坦桑尼亚的基尔瓦·基西瓦尼,Kilwa Kisiwani)使者,向永乐帝献上了产自该国的长颈鹿。

  东非所产的长颈鹿,确实引起了明朝君臣一场不小的骚动,至于对东非的介绍,当时跟随郑和下西洋的费信虽然有记载,但他也明白表示自己没去过这些地方,全是参考他人的见闻写成的。

  以竹步国为例,费信完全以采风撷俗的笔触,写出了一个当时中国人十分陌生的国度。他形容竹步是个村落稀疏的地方,并以"地僻西方"(在中国的西边)指出它的地理位置,接着他以"拳头"来形容当地男女卷曲的头发,也提到了竹步妇女出门时,必须全身包紧、不得露出头脸的风俗,最后,费信还不厌其烦地列出一堆中国少见的狮子、豹、驼鸟、龙涎香,乳香(燃烧后会产生香味的一种树脂)与琥珀等竹步的特产。费信对其他东非国家的描述也差不多如此。

  由此看来,明朝时中国人对东非的认识实在谈不上深度,好似欠缺探索的热情。有种说法认为,当时中国太强大、太富庶了,就算跟其他的国家断绝所有的往来,依旧可以自给自足不虞匮乏。

  反倒是中国的丝绸和瓷器,散发着不可抗拒的魅力,吸引大批外国商旅主动前来中国做买卖。

  蒙巴萨的中国餐馆

  现今位于肯尼亚海岸南部的蒙巴萨(Mombasa),据考证,就是《郑和航海图》上所记载的"门肥赤"。早在公元2世纪,蒙巴萨就已有印度洋贸易进行,在15世纪时达到最高峰,当时蒙巴萨与现今坦桑尼亚的基尔瓦,是整个东非海岸规模最大,也是贸易最热络的两个港口,东非的香料、黄金、象牙与铁矿在蒙巴萨与印度的棉麻、波斯跟中国的陶瓷进行买卖交易。据1500年到达此地的葡萄牙人描述,蒙巴萨的居民穿着金织的服饰,住在以繁杂木雕装饰的豪华巨宅里。

  虽然《郑和航海图》显示郑和的船队到过这里,但受到伊斯兰文化深刻的濡染,中国的影响力在此根本施展不开,600年后的今天,唯一可堪与伊斯兰文化匹敌的,大概只有中国餐馆了。

  现今蒙巴萨的中国人极少,大多以开餐馆或做生意维生,白天在街道上几乎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只有到了晚上才会前往中国人经营的夜总会,赌场轻松一下。这仿佛是百年来移居到海外的中国人的一种固有生活方式,他们自成一个小圈圈,不与本地人打交道,所以尽管他们身处当地,但对当地的了解却相当有限。一位从广东佛山到蒙巴萨打工已两年的中国厨师说:"四年合约一到,再怎样也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上一篇:得天独厚的动物资源
下一篇:坦桑乌木雕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