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坦桑尼亚 > 坦桑尼亚

东非最大的“奴隶城”

老实说,坦桑尼亚的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并没有多少可供观赏的景致,尘土飞扬的街道、矮小破旧的建筑和凌乱无序的氛围不值得让你在那里逗留太久——如果你只是一个游客的话。但这并不是说达累斯萨拉姆就一无是处,它自有值得看的地方,至少巴加莫约城就是这样一处所在。吸引人的倒不是它那旖旎的风光、温和的氛围和丰富的物产,而是它古老的建筑、残败的废墟和厚重的历史,因为它就是坦桑著名的奴隶城。

   美丽迷人的现代海滨小城

  

   巴加莫约在达累斯萨拉姆以北70公里处,成片的椰林、细腻柔软的白沙、弯弯曲曲的海岸线、未经污染的印度洋海水和徐徐吹来的清凉海风都给你一种恰到好处的舒服,像江南水乡小家碧玉那温情脉脉的怀抱,适合安放你的心绪情怀。

   的确,它不奢华,保持着淳朴的风貌,一切都未经污染;也不局促,有国际化的宾馆和丰富的物产。宾馆和酒吧供应世界各地独具风格的食品和饮料,当然,价廉物美的海鲜是最令人解馋的食品。

   从巴加莫约可以乘小船到鲁伏河三角州,你不必下船就可以看到数种红树林和许多的水鸟,也能看到河中时隐时现的河马。如果你只想在巴加莫约附近看一看,那么上午可以参观各个遗址,中午回到岸边的旅馆吃午饭,下午则在洁白细腻的海滩上休闲。当然,你也可以乘独桅帆船到桑给巴尔岛上看一看。

   说到底,这里最有特色的还是沙滩,玉白色的沙子细腻柔软得像白面,握在手里有一种润滑的感觉,不经意间从指缝中流走, 但那的确是一粒一粒沙子,所以沾在衣服上一拍即掉,绝不会污染你的华服霓裳。

   坦桑尼亚最古老的城市

   的确,巴加莫约的美丽风光远不是它的全部,在巴加莫约那慵懒的气氛下隐藏着曾经繁荣、富足和苦难的历史。如果你想不到每走一步就会踩到无数奴隶冤魂的话,那随处可见的残败古迹会一再地提醒你。

   巴加莫约是坦桑尼亚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濒临桑给巴尔海峡,近鲁伏河口。巴加莫约最近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为世界遗产,这是坦桑尼亚的第七个世界文化遗产,而且,巴加莫约是坦桑尼亚最为古老的城镇。尽管巴加莫约不再像从前那样,是坦桑尼亚最繁忙的港口,但该国政府正努力让这个古老的城市恢复青春活力,保护市内和周围数十个废墟和遗址。

   直到18世纪中期时,巴加莫约还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贸易中心,商品主要是鱼、盐和橡胶。1880年的巴加莫约常驻人口只有约1000人,可是到了1889年,那里的人口剧增。那时,居住在巴加莫约的人主要是当地的扎拉莫族和道族人、来自阿曼的穆斯林人、来自印度的印度教教徒(他们在行政部门或是椰子种植园和船厂工作)、桑给巴尔的逊尼派穆斯林(他们大数是店主)以及波斯商人,另外还有一小部分天主教徒,他们主要是裁缝。

   19世纪,巴加莫约成为东非——阿拉伯——印度贸易网的一个主要终点站,时间长达数十年。从坦噶尼喀湖和维多利亚湖到巴加莫约,这是一条重要的中心贸易线路,大量的象牙被运到巴加莫约。巴加莫约离桑给巴尔岛很近,只有20海里,所以吸引了来自波斯、阿曼以及印度等国的商人到这里做生意,直到今天,在达累斯萨拉姆和巴加莫约开超市、珠宝店以及饭店宾馆的仍有许多印巴人。如果你到巴加莫约,仍会发现许多宏伟的建筑,门上有精美的阿拉伯和印度雕刻,向你显示昔日的繁华。

   巴加莫约的历史受到阿拉伯和印度商人、德国殖民政府以及基督教和天主教传教士的影响,城中和周围数十个历史废墟见证着它曾经的辉煌和血泪。的确,这个小城最值得观看和沉思的是各种各样的历史遗迹:阿拉伯人的建筑、德国殖民政府的大楼、天主教和基督教的教堂、精美的雕刻以及许多不知名的废墟,博物馆当然要去看,甚至,德国殖民者的一个个坟墓也值得参观,它们都有着自己的传说和历史,透过残败的景象你能感受它们永不磨灭的价值。

   到巴加莫约,一定要去看一看“考勒遗址”,那里建有一个小型的考勒遗址博物馆,在巴加莫约以南5公里处,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3世纪。遗址包括两个清真寺和数个坟墓,显示了伊斯兰教在巴加莫约早期历史上的重要性,所有的建筑都是用珊瑚礁建成,斑驳陆离,显示出无尽的沧桑。

   巴加莫约的衰败是随着德国殖民者的到来而开始的,现在仍可见到德国殖民政府的建筑。1888年德国殖民军队宣布巴加莫约为“德意志东非”殖民地首府。德国人的到来结束了奴隶贩卖历史,但却给当地人带来另外一种灾难,德国人建的绞刑场也还在,绞刑场是用来处死胆敢1德国殖民政府的非洲人的。历史在变迁,奴隶贸易的结束也结束了巴加莫约繁荣的商业活动,由于这个城市的海水比较浅,所以一切商业贸易都转到了深水港的达累斯萨拉姆,巴加莫约逐渐成为一座“鬼城”,只有海风静静地吹拂着历史的建筑。

   巴加莫约:十九世纪最大的奴隶市场

   “巴加莫约”在东非的斯瓦西里语里是“把你的心留下”的意思,这个令人绝望的名字来源于奴隶贩卖的历史,因为它是19世纪东非最大的奴隶贸易市场,是奴隶们在被运往外国前在坦桑尼亚的最后聚集地,高峰时,每年有5万奴隶被从内地运到巴加莫约,然后用船运往桑给巴尔奴隶市场,交易成功后再运往海外。那些绝望的奴隶们知道他们将被运往遥远的不可知的地方,将永远不能回到自己可爱的家乡。在离开巴加莫约时,他们希望把心留下来,留给可爱的祖国。在奴隶贸易过程中,随处可见成百上千的奴隶被铁链子拴着脖子连成一串,赤足走在巴加莫约的大街上,阿拉伯人举着木板监督着他们,奴隶们随时都会遭受残酷殴打。到达巴加莫约后,他们往往像牲口一样被赶进一个个围栏里,有的被关在地堡里,那就是臭名昭著的“囚奴堡”,在等待着装上船前,他们则被拴在一排排的铁柱子上,像牲口一样。从作为奴隶被抓获的家乡,到巴加莫约的路程很长,往往要走至少3个月,在长途旅行以及被残酷1后,许多奴隶已经不成人样,绝大部分就死在了路上,据说,每有一个奴隶抵达巴加莫约,就有十个死在路上!

   奴隶的来源各不相同,但过程都极为残忍。有的是被绑架;有的则是种族间被人有意挑起了冲突,双方互有战俘,这些人被卖掉就成了奴隶;有的是阿拉伯人用商品跟酋长换来的。有一首悲伤的奴隶之歌《碾碎你的心,不再有希望》道出了他们心中的绝望:

   我的心在流血/血呀,我的心/在家乡的田野我们愉快地劳作/唱着笑着幸福着/野蛮人包围了我们/把我们像动物一样捕获/把我们像动物一样拴在一起/一个接着一个/迫使我们运载货物/迫使我们走向毁灭/我的心在流血/血呀,我的心

   我在巴加莫约参观的时候,不经意间听到了这首歌,一个黑人小伙子在低低地吟唱,那令人绝望的歌词和那悲怆的旋律像鼓槌一样一下一下敲打着我的心灵,我的眼睛真的湿润了。那个小伙子虽然皮肤黝黑,但气度不凡,一问才知道,他是巴加莫约艺术学院的学生,他们排演了一部戏《恐惧的泪水欢乐的泪水》,讲述一个名叫西维玛女奴的故事。在被运往桑给巴尔岛奴隶市场前,西维玛像所有的奴隶一样被关在巴加莫约,她内心的恐惧和绝望可想而知,万幸的是她被天主教传教士解救了出来。故事很简单,但反映的历史却很沉重,这个故事是纪念罗马天主教传教士的。的确,在巴加莫约的奴隶贸易史上,不能不提及罗马天主教传教士,他们尽量多地赎出奴隶,把他们保护起来。起初只是救助女人和儿童,后来他们就尽力赎买更多的奴隶,但没有人统计过他们共救出过多少。

   我是无意间看到立在海边的一排尖顶砖柱的,它们给人以摇摇欲坠之感,但它们已经静静地矗立在那里上百年了,我问身边的坦桑朋友,这些柱子是做什么用的,他们告诉我,当年的奴隶就是从这些柱子旁被运往桑给巴尔的奴隶市场的,这些柱子是用来拴船的。我站在无言的砖柱旁沉思良久:如今的巴加莫约是一个安静的小城,安静得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可是,囚堡还在,教堂还在,坟墓还在,废墟也还在,所有这一切都一再向人们提醒着巴加莫约曾经的历史,历史不会因为时间的延长而被冲淡,相反,会越来越厚重,越来越清晰,因为成千上万的黑奴冤魂在巴加莫约这座曾经的奴隶城中久久不肯散去。

  

上一篇:马塞马拉-游记
下一篇:桑给巴尔安古迦岛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