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加蓬 > 加蓬

非洲加蓬纪行

不知不觉到加蓬已经快10天了,机票马上就要到期,回法国的签证却迟迟没有着落,眼看离境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每次去法国使馆询问,都没有具体答复。签证官告诉我们,肯定会批下来的,就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唉,着急也没有办法,索性不管了,能准时走就走,走不了就取消机票,换后面的航班。

    

    公务早已处理妥当,主人说,等着也是等着,干脆咱们到大西洋游泳去吧,加蓬有柔和的白沙滩和宁静的港湾,没有被开发,很舒服的。二话不说,驱车前往。途中,仍是满眼的茂密绿意,苍林蔽日,藤蔓蜿蜒,被砍伐下来的巨大原木堆积在路旁,偶尔出现的简易铁皮屋告诉我们,这里并非人烟罕至。半个小时后,行过一片椰林,便豁然开朗了,大西洋懒洋洋肆无忌惮地躺在了我们眼前。

    踩着密软的白沙,缓缓进入大西洋的怀抱,水中轻柔的凉意,慢慢从皮肤沁入心脾。小时候看过《大西洋底来的人》,读过关于失落的亚特兰第斯的传说,在飞机上也曾鸟瞰过群岛点缀的这片蓝色世界,现在终于能和她有如此亲密的肌肤接触了。海浪不急,似乎在同我们嬉戏。这样的环境,仰泳最舒服,能眯着眼看海鸥在头顶飞翔,听耳畔涛声连连,嘿嘿,心旷神怡呀。

    岸上有几个当地的孩子在礁石上寻找抠挖着什么,主人告诉我们,那是在挖鲍贝,是一种形似鲍鱼的小贝壳,国内有些酒店卖得很便宜的小鲍鱼,就是这类东西,当地的海滩边很多。我在加蓬,各种各样的海鲜和野味吃了不少,龙虾和螃蟹几乎天天都有(因为比牛羊肉便宜,这是伊斯兰国家,猪肉在市场上基本买不到),还吃到了在我看来硕大无朋在当地人眼中平平无奇的特大号石斑鱼,更没想到的是吃了鳄鱼肉和象鼻肉,鳄鱼肉很像鸡肉,象鼻肉同牛腱子类似,但是总觉得有些异味,我吃的时候没敢多想,也没敢多吃。

    

    从大西洋回到住处后,传来了好消息,签证拿到了!心中最大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了下来。收拾行囊,明天就要启程了!

    第二天傍晚送我们去机场的时候,使馆的参赞特意带了一些听装可乐。我们对他说:哎呀哎呀,太多了,我们喝不了啦。参赞一眨眼:呵呵,到时候就有用了。

    进入机场大厅十多米后,有两个保安把守,检查机票和护照,队伍排得很长,保安懒懒散散,似乎在漫不经心的拖延时间。到我们的时候,更是翻来覆去地看护照、对照照片和真人,参赞冲他们笑笑,偷偷拿给了他们两听可乐,哈哈,保安马上递还了机票和签证,放行。参赞说,加蓬这个地方1得厉害,不给他们东西,总要挑你的毛病,挑不出来就拖延时间,让你着急。可乐嘛,嘿嘿,就是这时候派用场的。

    通过这两个保安的检查后,就进入办理登机卡和行李托运的大厅,这些我们都已在上午办理妥当,可以直接进入卫星厅。嘿嘿,又有两个黑啊蜜(朋友)赫然把守在通道口,仍然是检查机票、护照,仍然是漫不经心地拖延时间。当下我们心知肚明,可乐早就预备好了。顺利进入卫星厅。送行的朋友们说,只能送到这里了,握手言别,这些日子,我们基本朝夕相处,我所有关于加蓬的美好回忆,都有他们的身影。

    

    进入卫星厅后,就是检查随身行李的安检门,几个黑啊蜜忙碌着,似乎有条不紊的样子。我和同伴的手提行李顺利通过了安检门,但是没想到,在黑木雕市场买的黑木老头却惹出了麻烦。为了防止搬运途中的磕碰,我用厚厚的黑垃圾袋把他缠了个严严实实,又为了防止海关人员对这个1米多高的黑色垃圾袋物体进行无端猜测,我特意露出了他老人家的头部,一目了然。前两个关口都没有什么问题,在这里,却被扣下了。

    黑啊蜜手一指:什么东西?

    我坦然答道:贵国特产,黑木雕。

    黑啊蜜满脸怀疑:去,先放一边去,不能通过。

    我不明所以:有什么问题么?

    黑啊蜜一脸严肃:检查!

    我和同伴只好把黑老头挪到一旁的检查台上,等着黑啊蜜的“检查”,他忙来忙去,似乎忘了我,看看表只得催促他。过了一会,他慢吞吞地来到检查台前,作势要打开包裹严实的垃圾袋。如果他真打散了,我收拾一地的垃圾袋好说,就怕万一搞不好,他不让我把黑老头带出境,那就麻烦了。于是,重施故技,一听可乐塞到了他的手上。还好,他把可乐放进了上衣兜里,可是手却马上又做出了一个全世界通用的点钱动作。Shit!我掏了掏兜,拿出了一张1美元的票子,塞到了他的手上。 “Ok,”黑啊蜜手一挥:“Pass!”调头走了,甚至懒得再多看我的黑老头一眼。

    

    终于到了登机口,我们想着刚过去的这三道岗,不由苦笑,并由衷感谢参赞为我们做的准备,确实是在这里生活时间长了的人呀,深谙当地国情。马上就要登机了,喝完剩下的可乐,长出了一口气。

    从法航的空嫂手中接过登记卡,走进登机的甬道。突然,我们呆住了,几个穿制服的粗壮的黑啊蜜立在我们眼前,他们正在一张铺满了手提行李的桌子后,翻腾着行李里的“可疑物品”。怎么连甬道都有埋伏?我们的可乐没了,美元零钱也没有准备,怎么办?哼!只好不予理睬,昂首挺胸,直奔舱门。

    快要走到时,一个同伴却被叫住了,几个黑啊蜜七手八脚把他的手提包放到桌子上,例行检查。

    拉开拉锁,一包防止起飞时耳鸣的口香糖在最上面。一个黑啊蜜乐了,问我的同伴:“For me?”

    同伴一脸无奈:“Ok, for you.”便伸手将口香糖递给了他。

    这时,旁边的另一个黑啊蜜看到了他手腕上的表。

    “Golden watch?”黑啊蜜问。

    “Yes.”

    “Ah! For me?”

    “NO!NO!”同伴大叫!

    “HAHAHAHAHAHA——————”

    在黑啊蜜的哄堂大笑中,我们仓皇逃离了加蓬。

  

上一篇:加蓬注意事项
下一篇:醉在加蓬那绿色的海洋里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