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尼日利亚 > 贝宁城

非洲之旅 贝宁奥巴 邱秉钧

一月的天气,在北京可能正是银妆素裹的冰雪世界,但尼日利亚南部却是草木葱茏,树果累累。我们的车子左绕右绕出了首都拉格斯,上了往东去的高速公路就风驰电掣般地跑了起来。

  虽说是旱季,天空中云彩稀少,但北方刮来的“哈姆丹”风使一切都蒙上层薄薄的雾岚。当然,这种岚气不像伦敦雾那样迷漫,它也没有重庆雾那样浓重。车窗外,密密的热带雨林、挺拔的椰树和棕榈、农舍草房、蕉林农田……飞快地向车后闪去。

  

  不一会儿,我发现路旁有一些像小人国的古城堡一样的小山状的“建筑”,高度在一米到二米之间。参赞告诉我,这就是“蚂蚁山”,我恍然大悟,以前只是在书本上了解到,也许是第一次见到,我不禁发起了感叹:这么小的蚂蚁,居然建造(应该用“建筑”)了这么高大的“哥特式教堂”,如果没有“愚公移山”的精神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们此行的目的是去贝宁城搞一个“中国文化周”活动。由于这是我到任后第一次去别的城市,心情格外兴奋,但更叫人高兴的是我们还将去拜见贝宁的“奥巴”(王)。很多尼日利亚人都说,这是难得的机会。这种心情大概和一个外国人受到特殊待遇见到中国的“末代皇帝”一样。与我们同行的还有北大的陆庭恩教授,他在拉格斯大学研究非洲历史。“三人行,必有我师”,我于是向他请教了贝宁王的历史,他给我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

  古贝宁国的疆域时大时小,最大时几乎占据整个西非〔今贝宁共和国(原达荷美)和加纳均属其版图〕,但其中心一直在现在班德尔州的贝宁城。它的历史可追溯到12世纪。当时的奥沃多王因宫廷内部的斗争决定把王子埃卡拉德汉流放。王子说服了押送的人,在森林里转悠了几年。后来被人带到城里结了婚。奥沃多王自己也因处死一个怀孕的妇女被流放。代理国事的大臣企图立其子(奥加面)为王遭到反对,于是宫廷派人来找埃卡拉德汉王子。这时,王子也已人老珠黄、风烛残年。他送他的儿子奥龙米岩去即位,他就是贝宁国第一代王(年号埃维卡)。我们要去见的是贝宁国的第三十八代王了。

  贝宁王的加冕仪式很有意思,整个过程与历代王的坎坷经历紧紧相关。

  按规定,法定的继承人但未登基的奥巴(王)叫做埃代肯。他必须先在埃古阿住几天,然后由人们陪同去贝宁城,一路上还有很多的仪式。

  首先,埃代肯要象征性地爬一棵名叫 Udin ama mieson aimi-uwa的棕榈树(意为“先苦后甜”)。第一代奥巴的父亲在流放时曾爬上此树采集果子以充饥。

  在进城以前,他还要在一个单身汉营地住三天。然后到乌萨马去,这是第一代奥巴建造的宫殿,从那时以来,所有的奥巴都在那里加冕和居住(13世纪初,宫殿迁移到今贝宁城中心的1那里)。他在那里住7天,期间要去访问一个叫乌色的小村庄。因为奥龙米岩的父亲离开贝宁时,把他怀孕的妻子送到她父亲那里,妻子后来生下一个哑巴孩子,奥龙米岩。外祖父将他送到他母亲的村子乌色治病,但治了几年不见效。于是给他父亲送信。父亲派了七个魔术师来和哑巴玩一种叫akhue的游戏。几个人投掷放在地上的种子,其他人都没打中,只有哑巴打中了,于是他高兴地用约鲁巴语惊叫了起来(“是我的手击中了”)。这句话后来变成了他的年号:埃维克。历代奥巴都在那里取得年号,埃代肯回到乌萨马,在那里由奥希哈(一个酋长)为他加冕,宣布他的年号。七天过后新奥巴来到贝宁城宣誓就职,不过在这段路上还要举行过桥仪式。这是纪念第一代奥巴上任途中人们为他搭桥这样的历史事实。过了桥后还要象征性地与奥加面打仗。因为13世纪时有一个奥巴入城前与奥加面打过仗。埃代肯到了王宫,这才成为正式奥巴……

  不知不觉中,我们的车子已进入贝宁城。我派驻贝宁的针灸小组已在路口等候,当晚安排我们住在一家舒适的“汽车旅馆”(Motel)下榻。

  第二天,我们起了大早,因为半天的时间安排了五六个“节目”:拜会州长和州文化局长,访问了电视台和贝宁大学。12时半,我们坐在了奥巴的接见大厅里。这是一间面积不过40平方米的房间,正中是“宝座”,两边是两排长沙发椅。上面已经坐了几十位酋长。他们身穿白色长袍,脖子和手腕上戴着象征地位的珊瑚项练和饰物。他们谈笑风生,交头接耳,显得很是轻松。我们的心情未免有些紧张。半小时后,奥巴出现在一扇侧门口,酋长们“嗖”的一声站立起来,同时伸出右手,用土语喊叫起来,这大概是向奥巴致敬,也许是祝愿他“万寿无疆”。

  跟随奥巴进来的还有几个孩子,他们衣着很随便,下面打着赤脚。其中最小的一个手持一柄大刀。原来这几位都是王子,那把刀也许是象征贝宁王的权威。

  奥巴用标准的英语叫大家坐下,然后由军队医院的院长向他报告有关情况。接着参赞作了简单讲话,赠送了礼品。奥巴十分高兴。他还询问了中国的长城和末代皇帝的情况,我随从大员一一作了简要的介绍。

  虽说是“土王”,但他接受过现代的高等教育。他在剑桥大学皇家学院主修法律,毕业后还当了管理研究生。1952年回国后在政府部门工作。由于政绩卓著,提升到部长常秘位置。1975年他自动退休,1979年继位当了贝宁王。

  据说,尼日利亚各州还有很多土王,但其中最大的要数这位贝宁奥巴了。这些土王虽然有的经商,有的从政,但在地方上还有一定的威望。“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政府要征用土地还须征得土王同意。另外,在解决种族纠纷和宗教问题上,他们可能有更大的权威。所以军政府每年也给他们一定的俸禄。总统去贝宁城时还专程去拜会奥巴呢。

  针灸组的同志告诉我们,下个月是奥巴登基10周年纪念,将会有隆重的庆祝活动,希望你们届时光临,但我们公务缠身只好婉谢。不过这次能见到奥巴,已经是“不虚此行”了。

  

上一篇:我在南非当“工头儿”(图)
下一篇:非洲之旅(1)从上海到拉格斯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