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埃及 > 埃及

加沙人忙着去埃及“赶集

加沙是一个不大的地方。在23日埃及与加沙交界的拉法口岸隔离墙被巴勒斯坦武装分子炸开后,消息迅速传遍了加沙的每一个角落。对于遭受以色列1生活在困境的人们来说,这无疑是一个令人欣喜的消息。他们迅速涌向边境进入埃及境内,而埃及安全部队并没有阻拦他们。于是,沉寂了多时的边境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拉法小镇子成了大集市

  

    拉法口岸是巴勒斯坦唯一一个不需要经过以色列而通往外界的口岸,从去年6月哈马斯武力占领加沙以来,这个口岸基本上被关闭了。但自从口岸被炸开后,埃及一侧的拉法镇俨然成了一个巨大的集市。加沙人有的步行,有的开车,还有的甚至赶着驴车来这里“赶集”。在一个百货店里,平常每天只有十几名顾客,而现在却排起了上百人的长队,店主显然没有思想准备,都有点招呼不过来了。很快,货架上的食品、橄榄油、香烟等商品就被抢购一空。

    随着需求的不断增加,价格也抬起来了。一辆中国产的摩托平常卖420美元,而现在一下子涨到了1500美元,一吨水泥从220埃磅(1埃镑约合1.4元人民币)涨到了300埃磅,而汽油的价格也涨了两倍。

    对于涨价,不仅仅加沙人抱怨,连埃及本地人也有怨言。因为他们也得付出与加沙人同样的价钱,才能买到东西。

    与埃及方面物价的扶摇直上相反,加沙的一些商品的价格却降了下来。拿香烟来说,由于以色列的1,加沙香烟的价格居高不下,而现在很多人从埃及买来香烟拿到加沙卖,数量一多,导致香烟的价格下降了一半。

    在“赶集”的人中,有的人并不是完全为了买东西。在拉法镇的水烟馆里也是生意兴隆。一些加沙人惬意地在这里抽着阿拉伯传统的水烟,品味着红茶。他们说,只是想暂时摆脱加沙令人窒息的空气,到这里来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气。

    加沙花农想把花卖到埃及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一个人很特别。别人都是去埃及买东西,而他却推着满满一车鲜花去埃及卖。他叫扎卡利亚,是加沙的一个花农,今年40出头。

    扎卡利亚种了15年花,拥有好几个大花圃,一个花季能生产600万枝花。以前,他种的花并没有往埃及卖,而是通过以色列的公司出口到荷兰等欧洲国家。可是自从本月17日以色列对加沙进行全面1以来,他的花根本运不出去 ,更不用说出口了。花可不是别的东西,过了季节就谢,到头来可是白忙活一场。看着花圃里的花,他每天都心急如焚。当听说边境被炸开后,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冲到花圃里,和工人一起摘了10万枝康乃馨,修剪好后运往埃及卖。

    扎卡利亚说,他压根就没想到把这些花在加沙就地卖掉。在以色列的打压下,人们生活困顿,精神压抑,哪有心情买花。因此,加沙种的花都是销往外地。

    根据巴勒斯坦有关部门的统计数字,加沙一年有4500万枝鲜花出口,在2006年,鲜花出口量占加沙出口总量的3%。

    现在扎卡利亚的花是运到了埃及境内,但他心中还是没有底。他不知道这10万枝鲜花能不能在埃及都卖掉;而即使卖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卖个好价钱。扎卡利亚希望能在当地找一个埃及经销商,说不定这些花还能卖到开罗呢。 但同时他又充满了忧虑。如果找不到冰柜来给花保鲜的话,没多久,这些花就会慢慢枯萎。这样,即使能卖到开罗,花也凋谢了。

    娶个埃及媳妇带回加沙

    奥姆兰是加沙一名年轻的摄像师。小伙子趁着这个机会来接他在埃及的未婚妻回加沙成亲。两年前,他同埃及拉法镇的姑娘卡蒂订了亲,本来打算很快就完婚,谁曾想,两年来,拉法口岸一直关闭着,他没法来迎娶未婚妻,这使得他的终身大事一拖再拖。小伙子说:“我今年都34岁了,可不能再耽误了,两周内我一定要和卡蒂结婚”。

    奥姆兰很快就见到了心上人卡蒂,两人幸福地商量起了结婚的安排。其实,卡蒂一直在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两年来,她一直在准备嫁妆,现在她的两个箱子里都装满了新衣服。在与家人依依惜别后,卡蒂提着自己的两个箱子与奥姆兰一起返回了加沙。在那里,她将先住在亲戚家里,一直到她完婚。卡蒂的新生活即将开始,但以后她还会有机会常回娘家看看吗?毕竟,边境是被炸开的,这种状况能持久下去吗?

    尽管如此,很多人都希望边界永远开放下去。一名埃及人说:“我同情巴勒斯坦人,因为我们都是穆斯林。我多么希望没有边界呀”。(记者郑磊)

  

上一篇:埃及发现7000年前古城遗迹 有道路和墙
下一篇:金字塔里看法老的金屋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