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肯尼亚 > 肯尼亚

开启一片新的天空——肯尼亚野生动物保护区纪行

一、目的地——野生动物的天堂

  大家知道,在国内已经很难拍得到纯野生状态的大型哺乳动物了,于是,有一些摄影师把目光转向了非洲——那片辽阔而未经人类过分践踏且已得到规范保护的土地。

  2002年 8月初,《中国摄影》杂志首次组织了赴东非肯尼亚野生动物保护区的摄影考察活动,历时16天,途径肯尼亚的纳库鲁湖(Lake Nakuru)、树顶公园(Tree Top )、安波塞里(Amboseli)、马赛马拉(Masai mara ),并于8月18日顺利返回北京。

  考察团一行11人,由笔者担任领队,考察团成员中包括江苏籍摄影家汤德胜、许益民,《中国摄影》“柯达杯”反转片比赛的优秀摄影师李秋祥、张瑞生,还有来自辽宁的车玉尘、大庆的赵大鹏、哈尔滨的夏富祥、上海的陆宇清、北京的魏珍和何超等人。

  此次出行东非,奔赴肯尼亚野生动物保护区,意在考察一条赴非洲野生动物保护区的摄影路线,同时进行实地创作,拍摄自由自在倘佯在那一片广袤草原上的非洲野生动物。这次首赴非洲,也为中国摄影家协会对外交流开启了一个新的窗口。

  旅途是艰辛的。因为中肯之间尚未开通直达航线,我们只得先乘坐中国国航班机到香港,再转乘海湾航空公司(Gulf Air)班机,途径泰国的曼谷,再到阿曼的马斯科特和阿联酋的阿布扎比转机,最后才到达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旅途虽劳累,但大家都因即将踏上神秘非洲的土地而兴奋不已。大家戏称多次转机为一次快速多国旅行,一下子去了四个国家。每到一个机场落地,就可以见到不同风格的候机厅建筑,邂逅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人们。

  肯尼亚与北京的时差有五个小时,我们是8月4日晨6时多到达内罗毕的,而接待方的杨先生和使馆的一秘已经早早在细雨中等待我们了,这使得我们一行人在长途海外跋涉后均顿生亲切之情。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肯尼亚虽为赤道国家,但它的大部分国土均为海拔两千米左右的高原地带,常年气温在20℃上下,舒适宜人,比较起那几天北京的37℃持续高温天气,可谓天壤之别。

  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这里是一块陌生的土地。一下飞机,我们发现自己已经投入到另一个世界。肤色的差异使我们知道自己确确实实到了非洲。肯尼亚原为英属殖民地,于1963年12月12日宣布独立,现通用语言为英语和斯瓦希里语(Swahilis),汽车为左行,司机座为右舵。从城市的建筑和环境规划看,这是一个稳定的发展中国家,同时也是东非众国中的旅游大国。8月份正值这里的旱季,大批野生动物从寒冷的非洲南部向赤道一带迁徙,到达肯尼亚的马赛马拉,于是也引来了大批世界各地的游客,形成旅游旺季。这里的人民对中国客人非常友好,我们在这里得到了礼貌的接待。到内罗毕的第一件事就是先休息整顿半天,午饭后在市区周边的公园看动物,初试镜头。应该说市区周围的小型动物园和国内的一些动物园相类似,但管理方式更为灵活。比如,管理员得知我们是来自中国的摄影师时,竟招呼我们进入笼子里拍摄猎豹。

  二、粉世界——火烈鸟海洋

  8月5日,我们奔赴位于内罗毕西北约160公里的纳库鲁湖,拍摄闻名于世的身着粉红羽装的大型鸟类——火烈鸟。途中,我们经过了纵贯非洲南北的著名东非大裂谷(Rift Valley)和横穿地球东西的地球赤道线。大裂谷的谷底为一片宽约80公里的平地,两侧为东非高原。而我们所要去的纳库鲁湖就是这道裂谷的杰作之一。

  上午出发,我们一行两辆车中午到达了纳库鲁市。午餐后,我们就马不停蹄地进入了纳库鲁湖国家公园。纳库鲁湖是一个高原咸水湖,湖水不深,湖面也不算太大,现约30平方公里。其湖岸平缓,适于涉禽在此觅食休息。靠近纳库鲁湖向远处望去,一片粉红色彩铺天盖地,甚为壮观,数不尽的火烈鸟在湖边栖息。到了岸边,我们被允许下车靠近拍摄,但火烈鸟见有人靠近,便会向后退去,与我们保持大约二十米的距离。岸边泥泞的盐碱地上落满火烈鸟粉色羽毛,偶尔可见一两只死去的火烈鸟在被食腐鸟类啄食。每个人耳中都充斥着嘈杂的鸟鸣声,鼻中则灌满了羽毛的腐臭味。此情此景与单纯欣赏图片的感受实在相距甚远。尽管如此,大家也顾不得那么许多,手持“长枪短炮”,散开寻找各自的感觉去了。

  “长枪短炮”的作用各不相同。此时,来自大庆的赵大鹏手持Nikon 600mm镜头加增倍镜,出尽风头;李秋祥的俄罗斯1000mm折反镜头也尽显优势。而我们大部分人的镜头最长也不过400mm,对于一些适宜拍摄特写的镜头,也只有望“鸟”兴叹了。

  细细观察,火烈鸟都以家庭为伍采取统一行动,而大规模的家族列队行进或振翅飞翔也时有所见。至于家庭成员之间的亲昵爱抚场景,只有镜头足够长且心细的观察者才会有所发现。

  那天,我们一直拍摄到日落才余兴未尽地回到位处国家公园中的度假村下榻。而第二天日出之前,我们又登车出发拍摄日出景观。园中除了火烈鸟为主景外,也有一些其它大中型哺乳动物,如狮子、犀牛、野牛、长颈鹿、斑马、羚羊、鬣狗等,我们都看到了,但数量不是很多。我们乘坐的是白色丰田八座加固面包车,车顶可以随时打开,人可以在车中立起,将镜头伸出车顶拍摄。离开岸边后,为了保证安全,司机是绝对不让我们下车的,我们只有在车中靠自己手中的不同镜头尽力施展了。在车中,三脚架很难发挥作用,所以我们之中有不少人带了防抖动镜头,用以提高拍摄的成功率。我带的是一支 Nikon80~400mm/f4.5~5.6防抖动镜头,这是我第一次使用这支镜头,效果如何只有待片子拍好后再说了。

  我们被告知,斑马、长颈鹿、羚羊等动物在以后要去的几处保护区很多,所以此刻我们仍将大部分时间投入拍摄火烈鸟,拍摄这一片惊人的“火”海洋。依我判断,纳库鲁湖湖面上群居的鸟类,占90%以上是火烈鸟,其次则是飞行姿态优雅的白色鹈鹕群,伴随其周边的还有一些食腐鸟类,如黑嘴鸥和秃颈鹳等。这里真可谓是鸟类的天堂,据资料记载,聚集在这里的鸟类超出400余种,最多时可达150万只,几乎覆盖了大部分湖面。

  三、幸运地——树顶(Tree Top)旅馆

  从纳库鲁市向东百余公里,就是著名的树顶公园。因为野生动物经常出没,到此地饮水和0盐,引来游人不断。为了游人观看安全起见,有人突发奇想,于1932年将旅馆建在一棵硕大无比的合欢树顶,后被称之为树顶旅馆,成为一景。1952年2月份,当时的伊丽莎白公主曾来到这里观光。未成想,上得树顶之后,伊丽莎白公主就接到了继承英国王位的诏书,走下树顶已尊为女王了。因而,此地被人们认为是幸运地,成为旅游者必经之处。

  树顶旅馆,管理严格。来此旅游者均需提前登记,因正值旅游旺季,这里自然是天天客满。在到达树顶之前,先要到其开在约十多公里之外的一处豪华的乡村俱乐部用午餐并办理进入手续,再乘坐旅馆专用车盘旋而上到达目的地。下车后,荷枪的工作人员会向来客介绍有关情况和须遵守的各项规定,并保护大家徒步行百余米进入一座高大的由木柱架起的四层木制楼房,这就是后来经过改造扩建的树顶旅馆。我们住在三层,而三、四层和楼顶都备有观赏野生动物的阳台。旅馆前后,各有一个水池,吸引着周边动物前来饮水、0盐。但我们是在一阵暴雨中进驻树顶的,所以大家都担心动物们不渴而不来此饮水。幸运的是,此期间虽然动物不多,但我们仍拍到了大象、羚羊,在夜幕降临之际,还看到了犀牛。虽然旅馆备有灯光照射,供游客在夜色中观赏动物,但其灯光亮度对于摄影来说则相差甚远,所以天黑后我们也无法再动机器了。

  晚餐是在八点以后开始的,来自欧洲、美洲、亚洲的所有客人们均挤在餐厅的两大排长条桌两侧,按旅馆编排的客人名牌入席,无一空位。享用的是标准英式西餐,大家都一样。整个过程,有条不紊,似一个祥和的大型宴会。

  临晨,客人们都被唤醒,必须按规定分批乘车离开树顶。我们乘晨色朦胧,向外张望,动物们已经饮毕水四散而去了。虽然在树顶我们没有拍摄到很多的动物,但大家仍然很兴奋,同时企盼着走下树顶,幸运或许也会降临到每一个曾经来过此地的人头上。

  

上一篇:津巴布韦口岸通关实务指南
下一篇:埃及高清晰地图(中文地图和英文地图)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