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卢旺达 > 卢旺达

卢旺达的婚礼奇俗

  原始的爱情表达方式

  

   我作为女方的代表和卡娅斯一起伴着新娘卡西斯走向教堂。牧师冗长的祝福结束以后,他俩向神圣的玛利娅圣像(当地人信奉圣母玛利娅,传说圣母玛利娅有十个孩子)再次祈福,人们齐颂赞歌,那歌声既整齐又悦耳。然后来到教堂外一个用土垒的台上。有人开始用手拍打小鼓,众人围着土台跳起欢乐的摇摆舞,整个场面热闹非常。

   中午每人用手抓着盐水煮的牛羊肉边跳边大口的撕咬,男女老少喝着自酿的闻着有股青气的白色水果酒。有头脸的人蹲在台前喝本国造的啤酒,同样用手抓盘子里的牛羊肉,这是用盐水煮过之后再放进锅里油炸过的,在卢旺达亦属高级食品。一陀油炸的牛羊肉有拳头大小,我拿了一个最小的放在口边用牙咬,可是根本就咬不动,只好用牙齿撕扯,费了好大的劲撕了一块在嘴里,再看手上剩的那半块里面还在流血水,心里真想作呕,趁他们不注意吐在了手帕里……

   下午四点多钟仪式才结束,我准备赶回厂,但卡娅斯不让走,她比划道:要我把姐姐送到男方家里才能走。我没办法只好随着他们一起到男方所在的村落,其实并不远。这儿又是一片欢乐的人群,人们同样用惊奇的目光看着我,把我奉为最尊贵的客人。在酋长的带领下我们来到新房,这栋新房是用红泥糊甘蔗杆盖的。门前一前一后燃着两堆炭火,门口还有一道很粗的红线。

   我不知道这都是干什么用,卡娅斯费了好大的劲比划了半天,又是卢语,又是汉语再加上法语我才明白:新郎必须趴在第一堆火上,由新娘家的人牵着她的姐姐从新郎的背上走过去,这是表示丈夫对妻子的尊重,也是表示将来的生活无论多么艰辛困苦都不畏惧,什至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这是一种原始的爱情表达方式。然后再抱着新娘跨过第二堆火,把新娘交到新郎手中。这是表示妻子对丈夫忠贞不渝的爱情的诺言,当她被亲人送进丈夫的家门后,将把一切1拒之门外,然后把她交给最信任的人。

  

  燃烧火堆上的新郎

   新郎很快脱去衣服,光着上身跪在火堆旁,悬空趴在还在燃烧的火堆上,我赶紧脱去鞋子,新娘也甩掉拖鞋,我拉着她湿湿的手从新郎的背上小心翼翼的踩过去,人们发出一阵欢呼。新郎站起来拍拍微微发红的胸脯,穿上衣服从第二堆火上跳了过去,站在门口等着朝我招手。新娘大概有一百来斤重。我正犹豫着是否抱得动她,抱起来了又是否跳得过去。

   卡娅斯把我的鞋子拿来示意我穿上,我明白她的意思,万一跳不过去踩在火上可不好玩的。但当地的风俗是不能穿鞋的。我朝卡娅斯笑笑表示感谢,然后把鞋丢在旁边,全场又发出一阵欢呼,卡西斯的脸上笑得如花似朵。她高兴得跳起来亲了我一口,就双手勾着我的脖子,我顺势把她抱起来,咬着牙憋着气使出吃奶的劲跳了过去,正好落在红线画的门坎后面,随着人们的欢呼声我把新娘轻轻的放在新郎的怀中。新娘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勾着我脖子的手,满怀深情的看了我一眼才侧过头去,新郎欣喜的抱着新娘走进洞房才放下。

   这时卡娅斯又比划着交给我一个更为奇特的“任务”,要我从她姐姐的下身处拿出一块布来放在那儿,她用手指着床。我绯红着脸使劲推辞,这时酋长走过来对我叽哩呱啦,卡娅斯将酋长的话比划着告诉我:这件事应该是男方最有威望的长辈来作,一般是酋长,因你是远方来的贵宾,又是中国人,才要你来做。这是表示他们对你的尊敬,同时也是为了两位新人的荣耀。我心里马上明白了,这就是非洲早年试婚形式的延续。

   新娘的红布条

   我实在不好推脱,便低着头红着脸走到新娘身旁,人们全都退到门口,新郎也退到门边紧张的看着我。我发觉新娘的脸色也很紧张,越发感到尴尬,不知所措,便用眼光求助卡娅斯,见她也用手捂着眼,心里猛然一紧:此事一定很重要!新娘发觉我神情慌张又极不好意思,便主动地将身上裹着的两层围布打开,并把里面的小围布撩起,口里小声喊着:“归罗,哈苦。”

   (卢语:过来,取下)我飞快地瞄了一眼,在她微黑发亮的小腹处有一根细线当腰带,有一块很窄的红布条兜着下身。我赶忙抬眼看着别处,手却摸到了她柔软平滑的下腹慌忙往回缩,她抓住我的手放到她那里并且0朝前一顶,我突然感到浑身发燥,偷眼看她,她正眨着漂亮的眼睛朝我微笑,但我同时也触到了布条,我赶紧往下拉了出来。

   红布条上还留着新娘的体温,散发着她的青春气息。我见新娘扎了围布也用手蒙住双眼,人们似乎都停止了呼吸紧紧的盯着我,一时万籁俱寂,只有蜡烛燃烧发出的嘶嘶声,我越发慌乱,拿着红布不知放哪儿好,床上是甘蔗叶,木桩上又不干净,我想了想,便抬手把布条放在了挂蚊帐的横竹竿上。

   CHINA,比萨 CHINA,比萨

   卡娅斯口说手划地告诉我:把红布条拿出来可以确定女人的好坏和前途。若是坏女人就把红布条丢到地上或门外,若是好女人就放在床上或木桩上。你把它放在了蚊帐上,那是极有身份和地位的女人才有的最高荣誉。我真没想到在慌乱中还做了一件这么伟大的事。

   “呼啰,呼啰……”突然爆出的欢呼声把我吓了一跳,我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冲进来的年轻人把我抬到门外往天上拋,口里不停的喊:CHINA,比萨(卢语:伟大)CHINA,比萨……我被他们拋得晕头转向,好半天才醒过神来。新郎跑过来抱着我拚命摇摆,嘴里不停的说着什么,我看得出他非常感动。

   新娘流着泪站在旁边,她悄悄拉着我的手用中指在我手心勾画,我明白她的意思,若是坏女人这是一种性的挑逗,若是好女人则是一种无法表达的爱,她当然属于后一种。我按捺着内心的激动,也轻轻的在她手心勾了一下,她越发感动得泪花直流。

  

   晚上六点多钟,我不得不离开这欢乐的人群赶回厂。我与他们分别时,所有的男女老少都依依不舍的为我送行,新娘在新郎的搀扶下哭得像个泪人儿,她的妹妹卡娅斯长长的睫毛上也挂满了泪珠,在火光中闪闪发亮……

  

上一篇:索马里游记
下一篇:卢旺达淳朴的山民遗风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