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卢旺达 > 卢旺达

卢旺达杀人湖

   距离非洲国家卢旺达境内基乌湖仅十八公里处是著名的尼拉刚果火山。2002年1月17日,尼拉刚果火山爆发——这是卢旺达爆发内战以来发生的最大一次天灾1,仅在其中的一次喷发中,就有多达五十人丧生;最终,有多达五十万人因这次火山大爆发而无家可归。

  

   虽然这无疑是一场灾难,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科学家却认为当地人这次还算是很幸运的,因为更可怕的、一次就能让数十万乃至上百万人毙命的大灾难可能还在后头。

   科学家们所担心的是,火山爆发及紧随其后的地震可能会让被缚于湖底的1脱缰,而这一杀手要比地球上的任何火山或地震都可怕得多,一旦出手必造现代庞贝。虽然科学家们对这个杀手至今所知甚少,但有一点他们是肯定的,一旦火山熔浆流到湖底就可能引发令人难以想像的大灾难。这决非危言耸听,事实上,这样的灾难已经发生过了。

  奇怪的灾难

   西非国家喀麦隆。1984年的一天早晨,阿哈吉·阿布杜在骑自行车前往自家农场途中,发现路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许多死尸。他刚开始时以为出了车祸,紧接着意识到肯定发生了比车祸要严重得多的大事,甚至感觉到自己也已死到临头。稍后查明,短短几小时内,竟然莫名其妙地死了三十七人,并且他们都死在了快要抵达邻近村庄的路上。那么,他们究竟是怎么死的呢?

   一位村民说:“听说他们遭到了1,但又不大像是这样。当时,两个人跑过来对我们说,出事的车子里共有十二人,结果就有十人死掉了。我们问这些人是怎么死的,这两人说,他们当时坐在那辆小型货车的车顶上,其余的人则坐在车子里。司机第一个下车,想看看发动机为什么不转了,结果他立即倒地。坐在后排的人跟着下了车,想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哪想全都倒地而死。”由此看来,这些人死前都未挣扎过,好像都死于某种烈性传染病。由于灾难的发生是如此突然,于是有传言说,那些死者遭到了某种1袭击。

   皮埃尔·扎布是第一个抵达现场的医生。虽然见过不计其数的死人,他却没见到过哪种病会一次死这么多人,难怪当地人人自危,害怕恶病传染到自己身上。尽管如此,皮埃尔等人在未戴防毒面具和手套的情况下,就把尸体抬进了军方派来的吉普车。几分钟后,尸体就被运到了医院。与此同时,警方也赶到并1了医院。

  臭味和白雾

   如果真要是某人或某组织在秘密试验一种新的1,美国政府当然是不甘心听之任之的。于是,事发几个月之后,美国罗德岛大学的哈拉杜尔·西古森教授就受政府委派,来到了出事现场所位于的莫罗温湖地区。1的嫌疑立刻就被排除了,因为受害者们看上去更像是死于窒息。问题是,他们为何会窒息呢?西古森决定从目击证人那里寻找答案。

   有人说,事发当时曾出现过一阵浓密的白雾,不过很快就消散了。皮埃尔医生回忆说,在他们当时就快要到达出事现场时,遇到了一个逃命者。此人对他们大声疾呼:“快逃吧,不然你们会送死的!”就在这时,皮埃尔闻到了一股很难闻的气味,好像是臭鸡蛋或者火药发出的。

   臭味和白雾?开始时,西古森对此一头雾水,但他立即又得到了另一条线索:所有那三十七人都死在经过湖边的路上。西古森由此确信,不管这个杀手是从何处冒出的,都一定同莫罗温湖有关联。就这样,他决定去湖中寻找答案。当然,他不知道此举会冒多大的危险,但他还是战战兢兢地坐上小艇,驶向湖心,并向湖底投去水样提取瓶。然后,他缓缓地将取样瓶拉上来。

  莫罗温湖大悲剧的元凶

   当取样瓶就快被提出湖面时,他发现瓶0现了大量气泡,并立即意识到深层湖水中肯定充满了气体。是什么气体呢?他看不见,闻不到,也尝不出来。他一下子就明白了――是二氧化碳!人人都会呼出二氧化碳,少量的二氧化碳是无害的,可是高浓度的二氧化碳却会让人窒息――足以置人于死地!西古森断定,二氧化碳正是莫罗温湖大悲剧的元凶。

   到了此时,另一个奥秘却出现了:是什么原因将如此大量的二氧化碳逼出了湖水?可惜的是,还没能等西古森找到答案,神秘杀手又出手了。

   两年之后的1986年,咯麦隆的尼欧斯湖地区发生特大惨剧再度震惊了世界。当时的新闻报道说,一种神秘的致命性气体袭击了尼欧斯湖地区,造成至少一千两百人丧生。一位目击者回忆说:“当时我正往下面走,我要去尼欧斯湖。

   可到了那里,才发现根本没有人了——他们全都死了!”另一人说:“我去了保健中心,可病房里哪还有活人?!”还有人说:“我只能站在死人堆中,因为房前屋后、里里外外都是死人,还有牛、狗……全是死的!我简直惊呆了,我数了一下,我们家五十六人中就死了五十三个!”事实上,最终统计出的死亡人数竟高达一千八百人。

   令人奇怪的是,有不少村庄里的人畜被斩尽杀绝,却不见任何惊慌的迹象。人们要么是在睡梦中死去,要么是在做饭时倒地。很显然,这些受害的人畜都是因窒息而丢命的。

   救援人员赶到现场后,杀手已不见踪迹,却留下了大量线索。目击者说,事发时他们见到有白雾在飘,但那白雾不往空中跑,却大多落向地面。还有人说,听见一声巨响后,他跑到了屋外,却见自己的牛全部死了,他立即跑回屋里,又发现妻子和女儿也倒在了一桶水旁边。同莫罗温湖悲剧中的情况一样,这一次也有人闻到了刺鼻的臭味。除此以外,幸存者身体表面还有奇怪的伤痕。一名目击者说:“醒来后,我发现自己左臂上有烧伤,可接着又不觉得痛了,可能是连神经也被烧麻木了。

  

上一篇:阿联酋一公司将帮助吉布提成立国家航空公司
下一篇:卢旺达总统获“非洲妇女事业促进奖”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