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卢旺达 > 卢旺达

卢旺达杂感

再一次来到卢旺达已是05年的4月(第一次是04年7月底8月初,只呆了4天),这一次是作为国家代表负责整个国家的市场开拓和所有业务。在这一次的日子里领略了这个“千丘之国”的独特的风韵,也感受到这里的人民深藏在心中的不安,以及十年前那场举世震惊的人类灾难带给他们的创伤和悲痛。

  1.在这里,有两个东西给我及其深刻的印象:

  

   一个是这里的彩虹,绚烂,清晰,就像从空中架起的一座五彩的桥,将缤纷撒向人间;这里的晚霞同样多彩,与天边的云彩一起,尽情地展示着自己最后的辉煌。在雨季的每一天雨后都几乎都可以在天边看到上帝赐予人间的礼物。

   另一个是在去LAKE KIVU的途中,看望了长眠于此的同胞,一共有8个中国人长眠与此。最近的一个是97年中国路桥的同胞,他在随同车队从工地返回KIGALI时,遇到了胡图族0武装的袭击,和10多个本地人同时遇难(后来听说是胡图武装知道是中国人,为了扩大国际影响,因此还是杀害了中国人,他是这8个中国人中唯一的烈士)。由于当地无法火化,这些中国人的遗体长眠于这片非洲深处的异国他乡。他们的亲人再也不能见上他们一面,在坟前加上一抔新土已经不能如愿,只有寂寞的孤魂在此等待。每年只有在清明节时分,中国使馆的工作人员和路桥的同事会来到这里为他们添上几只献花。我们默默地来到墓前,看着墓碑上日渐模糊的字体,感慨不已。

  2. 煎熬

   在卢旺达的最初的日子里,深深地感觉到悲伤和寂寞。种种离愁别绪围绕着我,让我不能呼吸,不能思考,不能安静,不能自已。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如此的凄凉,痛苦和郁闷。泰戈尔说“give me strength to bear lightly the sorrow and happy”, 我祈求能够让自己忘掉以前的愉快和欢乐,忘掉这种痛苦的比较。也许以后永远忘不了如此的折磨和煎熬,闭上眼睛就会想起肯尼亚的幸福的时光,可口的饭菜,齐全的锻炼设备,以及便利的生活设施。“时间是治疗心灵创伤的最好良药”,在后面的日子里习惯了这种日子。也许到以后,在他乡的日子中,还会经历这样的痛苦和折磨。回回头看看走过的日子,尽是如此的凄苦和艰辛。“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饿其体肤”。但是又有多少人在这种考验中走出的呢?从艰苦的环境到富庶的环境容易,从优裕的环境到苦寒的地方竟会如此的艰难。有人说“男人是需要朋友的动物”。没有了交流,人竟会如此轻易地进入绝望和哀伤。希望自己再也不会体会这种悲痛欲绝的感觉。

   5月底,在卢旺达一个多月了,心灵不知为何又一次跌入了低谷。在周末的日子里,又一次弹起了吉他,思念远方爱我的人,也思念着我牵肠挂肚,却又不知道我在时时刻刻想念他的人,从来没有尝试过在人生最痛苦的时候写下一些文字,茶饭不思,以及挥之不去的郁闷不堪的心情,现在才开始理解远在加国的朋友,为何选择了太极作为修身养性的体育活动。也许自己既然选择了这条道路,就必须为这条不归路付出全身心的努力和心灵的一次次煎熬。

   10月拜读了加西亚的<百年孤独>,是一种厚重的历史感动了我。也许一个人的生命中本来就充满了挫折和煎熬,在历史的长河中的人只有走出孤独,才能体会涅磐的欣喜和升华。

  3. 大1

   一直想为1994年著名的“卢旺达大1”以中国人的视角写一点什么,在94年4月开始的100天里,卢旺达图西族和胡图族温和派有约80万(另一说是约100万人)被胡图族激进分子残忍地杀害。在这里生活的每一个本地人都经历了或者多少受到这场浩劫的影响。但是事件的起因却至今还有各种说法,查阅了很多的资料,依旧没有一个清晰的脉络。

   只知道94年初卢旺达的胡图族温和派总统在从国外回国在机场飞机被击中,卢旺达总统和布隆迪总统一起遇难。卢旺达局势更加紧张,然后图西族总理在去总理府途中和10名法国维和士兵一起被胡图族激进分子杀害,导致了拥有重武器的法国维和部队的撤出(有分析说这是胡图族激进分子的阴谋,让法国维和部队撤出卢旺达,以便胡图族武装动武)。联合国不顾维和部队司令加拿大将军达维尔的一再请求(晚年的达维尔由于悔恨终日以酒度日),不给维和部队增援以及授权使用武力。达维尔曾说,只要给我3千人,我就可以制止一场人间悲剧。接下来胡图族武装开始了震惊世界的大1。最后现总统领导的图西族武装从乌干达打入国内,占领了首都,结束了内乱。

   但是有很多事件现在还有很多疑问,我只有记录一下亲历这个事件的人讲述的一点小事。

   在这里认识了许多中国人,他们有的在93年撤回了国内,有的人的公司在这场人类的灾难中坚守了下来,从他们得到的同事的回忆中了解了中国人在这里的日日夜夜。中国路桥是在非洲大陆老牌的中资公司,他们在卢旺达已经有20来年的历史,在当地雇佣了很多当地员工,其中就包括图西族员工。94年大部分路桥的中国员工都撤走了,剩下几个看守材料的中国人。胡图族的极端分子知道路桥有图西族人躲在里面后,将路桥的驻地包围了,由于中国人在当地还是有所威望,因此胡图族民兵并没有贸然进攻。只是让中国人交出图西族人。在当时的危急情况下,路桥的中国人没有办法只好让图西族员工趁着夜色逃出去,谁知第二天一早就发现这个图西族人已经被抓住活活得打死,并将尸体挂在路桥的门前。路桥的人将这名员工的尸体埋葬在后院里,不知道为什么这片草地如今长的格外肥沃。

  4.离别

   在非洲的日子行将离去,心中有一份依恋,一份不舍。是对这里生活在一起的朋友和兄弟的依恋,是对这里的一草一木和生生不息的动物的不舍;但是对当地黑人却没有太多的感怀,直到有一天我告诉一个本地人,我将要回国,将不再回来时;他说,William, Let us pray the god, you will come back。 我真正被感动了。

   虽然在卢旺达经历了心灵煎熬的历程,但是也体会了自己逐渐走出炼狱的一种涅磐的欣喜,在离开时还体味了默默的温情,经赞处的F参看着我的两个月没理的长发,坚持为我理了在卢旺达最后一次发。使馆的Z参和路桥的R总坚持一起将我送到机场,在网球场一起建立的友谊,是我们相处融洽。在2005年11月17日,这个我这一生都将记住的日子,这天,我离开了工作和奋斗了7个多月的卢旺达,挥手告别和我一起工作生活的兄弟,以及从使馆赶来的Z参,R总;昨夜,还和在卢旺达生活的兄弟一起欢歌,一起酒醉。“孤堂宿醉五游子,一夜霜寒两同乡”;今天只能互道“保重”。今夕何昔,我将何时重返这个我曾经孤单战斗过,留下了汗水和泪水的地方。

   生命中的非洲印记将一直伴随着我,激励我无悔前行。

  

上一篇:卢旺达山地大猩猩
下一篇:在非洲卢旺达的可怕杀人湖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