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埃塞俄比亚 > 埃塞俄比亚

美女青年志愿者讲述埃塞俄比亚支教经历(图)

  农大毕业的袁欣选择志愿赴埃支教

  

  一年支教经历 让她终身难忘

  “在埃塞俄比亚志愿服务一年,我受到一次生命的洗礼,这一年宝贵经历将伴随我一生!”昨日是国际志愿者日,下午3点,在望江街道火烧堰志愿者服务活动现场,记者见到了不久前从埃塞俄比亚归来的四川农业大学青年志愿者袁欣。谈起在东非大裂谷支教一年的经历,她感慨颇深。

  农大毕业女生 志愿赴埃支教

  去年10月,刚从川农大兽医临床专业毕业的袁欣,拒绝了好几家机构(包括一家国外研究机构)向自己伸出的橄榄枝,她甚至放弃了出国工作的机会,报名参加了埃塞俄比亚志愿者。去年10月24日,她与其他6名志愿者一起,离开成都,在北京短暂培训后飞往东非。

  “在大学时,我在熊猫基地和黑熊基地志愿服务4年,从未体验到那种苦,孤独、疾病、暴力冲突、恶劣的环境,这是自己此前没有预料到的。”她被安排到离埃塞俄比亚首都200多公里外的阿拉吉农业技术教育学院,学校在东非大裂谷的一个自然保护区,学校离小镇有60公里,但出学校就没有路,全是荒漠,半个月才能到小镇上购一次物。

  翻山越岭讲课 保卫持枪守护

  “这所学校是埃塞俄比亚最好的一所农业大学,面积有4000多公顷,学生有4000多人,有数十个不同宗教、不同民族的学生。”袁欣说,学校的教学点分散在各个小村庄里,每次上课,要翻两个山头,过一条河,要走40多分钟。“我们兽医系有27个班,我与杭州、石家庄的另两名志愿者负责其中7个班的独立教学,由于另两名志愿者英语不行,所以几乎所有教学都落在了我一个人头上。”学校一般上午上理论课,下午就实习,由于太累,有一次她昏倒在实习点上。“累算不了什么,关键还有种种危险。”袁欣说,每到黄昏,土狼、野猪出没,还有大蟒蛇,为了免受袭击,他们住处有好几名保卫持枪守护。除了野兽的袭击,由于学校不同民族、不同宗教的学生太多,有时还发生校园1。“一次,校园发生枪击事件,两名学生被打死,好些学生受伤,学校为此停了两周课,最后才平息。”

  一年支教经历 让她终身难忘

  “由于平时无法离开学校,我们半月到镇上购一次菜,主要是硬硬的白菜、洋葱、土豆,没有冰箱存储,所有菜很快就烂掉了,就只能吃面食应付。”袁欣说,生活上的困难容易克服,但心中的孤独,别人难以体验到,学校无法上网,也没电话,平时无法与外界联系,“在埃一年,我仅给家里寄了两封信。”袁欣说,每到月圆,自己眼泪会一下流出来,“想家呀!”

  “我差点把命留在东非大裂谷呢!”她说,今年3月,自己受到猴疱疹病毒感染,全身长满了泡。“由于当地医疗条件极差,因不是用一次性针管,不小心就可能染上艾滋病,只能忍。”袁欣说:“如果腰身长满一圈,自己就没命了,幸好后来找到中国医疗队,要回了一些药,两个月才好。”但猴疱疹还没好,她又被查出了肿瘤。“我真担心自己回不来了呢,我从来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经历这么多的苦痛和煎熬,不过后来总算虚惊一场,回国后,查出是良性肿瘤,国庆才切除了。”

  “作为一名志愿者,我当初想法很简单,就是尽我的力量,给别人提供一些帮助。”袁欣说,“作为志愿者,体现的是现代青年应当承担的一种社会责任,一种自我价值在社会呈现。”“在埃塞俄比亚一年志愿服务生活,不仅是为埃国提供帮助,它跨越了肤色、种族,为中埃两国架设了一座桥梁,我们同时也是文化使者。”袁欣说,自己去埃时,带去了许多熊猫小玩具,还有熊猫刺绣、国画、漆器等,“我送给他们礼物,给他们讲熊猫的故事,在学校,他们都叫我熊猫妹妹,我同时也成为了我们四川的文化使者。”

  12·5国际志愿者日·资料

  据了解,1985年,第40届联合国大会确定每年12月5日为 “国际志愿者日”,今天是第22个国际志愿者日。志愿者是一个没有国界的名称,其最初来源拉丁文,代表着“希望、决心和渴望”。现在意义就是帮助他人,充实自我,服务社会。团市委志工部工作人员称,目前全成都注册的志愿者已超过40万人,为社会提供了超过800万小时的志愿服务。

  

上一篇:埃塞俄比亚归来志愿者:最值得回味的人生经历
下一篇:加快发展对华旅游埃塞俄比亚中文旅游网站开通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