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南非 > 南非

南非大国梦:“跛足”尴尬困扰南非

   “从林1河北岸看过去,南非美得令人心醉。流光溢彩的摩天大楼、高速公路、商品琳琅满目的大型购物中心和枝繁叶茂的市郊,看上去就像真正的天堂,人间天堂。对于通过南非肥皂剧、连续剧和音乐视频而日益接触南非之富饶的非洲大众来说,南非是他们的梦想之地。”

  

   这是南非总统姆贝基的弟弟莱茨在该国《星报》上撰文描述的非洲人眼中的南非。但今年5月始于约翰内斯堡的大规模排外暴力使得几百万来自非洲其他国家的外来人担心他们的“南非梦”破碎,国际社会也出现了不少批评南非的声音。很多分析认为,发生排外是因为南非生活困顿的普通民众不愿或者无力承担“大国的代价”,难以接受外来人争抢饭碗的现实,南非的大国梦也因此遭遇挫折。

   南非的大国梦由来已久

   5月28日,第四届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在日本开幕,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向近50个国家的代表许下前所未有的援助、贷款项目,博得了热烈的掌声。但南非总统姆贝基的反应却显得礼貌有余而热度不足,针对媒体追问,他仅淡淡地说,与日本的合作对非洲各国而言“是有益的”。姆贝基的表现与其说是冷淡,不如说是矜持:南非和日本同样是大国,也同样为进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行列而努力。

   南非之于非洲,某种程度上如同美国之于世界。它122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不是非洲最大,4600万的人口也不是非洲最多,却是撒哈拉以南当之无愧的非洲第一强国。美国中央情报局世界概况的排名显示,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南非2007年的GDP高达4676亿美元,经济实力全球排名进入前30位。以黄金、钻石为代表的南非矿产储量居世界前列。在交通运输网、发电量、金融体系的成熟度等很多领域,南非的水平几乎就代表了非洲的最高水平。上世纪冷战结束前,国际上普遍将南非归入中等发达国家,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一些国家的高中、大学教材里,南非被明确地划入“第二世界”,而非洲其他国家无一例外划在第三世界。虽然南非三军总和不足8万,却装备精良,可谓打遍周边无敌手。南非如今是世界10大武器输出国之一,据说曾秘密研制出1,曼德拉上台后才自行放弃。

   南非的大国梦由来已久。早在白人种族主义专权时期,周边各国的铁路、公路许多都指向南非,并借助南非的港口吞吐货物。周边各国需要依靠南非出口自己的矿产、经济作物,换回宝贵的外汇,它们更需要向南非购买从机器到服装、从建筑材料到针头线脑的各种必需品。当时,凭借强大的军队和国防,南非一度以“南部非洲宪兵”自居,曾干涉安哥拉等周边多国的内战,长期对纳米比亚实行殖民统治。

   1990年,南非通过民主方式结束种族隔离制度,同时也不再限于追求南部非洲霸主地位,还要力争做非洲乃至第三世界的代言人,做真正意义上的世界级大国。2003年6月,南非和巴西、印度3国成立“三边委员会”,拟定了三国互相扶持、共同迈向大国行列的目标;2007年,一向因无实际需要而长期不受重视的南非海军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发展计划,表示将“向远洋进军”,这被认为是走向均衡发展大国的又一强烈信号。南非还是非洲仅有的两个公开谋求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国家之一。

   大国梦背后的移民冲突

   要想成为大国,必须付出更多努力,做出更多表率。姆贝基经常赶往非洲各国调解纠纷,飞赴世界各地参加首脑会议,一度被南非媒体称为“空中飞人”。1997年,姆贝基提出“非洲复兴思想”,这意味着要以振兴整个非洲为己任,自然要对向往南非富裕生活的兄弟国家打开方便之门。姆贝基当政期间,特别是2002年非盟成立后,大约500万的津巴布韦、莫桑比克、马拉维等国的黑人兄弟,拥入了他们心中的“大国”南非谋生。大批外国移民拥入,引起了南非一些社会人士的担心,他们对姆贝基过于宽松的移民政策提出批评,认为这将引起南非社会动荡。对此,姆贝基用了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来回应———“我们总不能像中国一样修一座长城来挡住那些移民吧!”表现出一副大国领袖的包容风范。

   对政府来说,移民不算是入侵者,但尚在温饱线上挣扎的底层百姓似乎不这么看。南非人口约4600万,其中近千万人靠政府的救济金维持生活。近几年,南非的失业率一度高达40%以上。在南非最大也是最富裕的城市约翰内斯堡,很多底层黑人的月工资不到2000兰特(1美元约合7.5兰特),有的往往要靠这份工资负担一家四五口人的生活。对这些人来说,外来人就像入侵者。南非那些批评政府对移民要求过于宽松的力量说,这正是引发排外1的土壤,大国主义成了底层人的“梦魇”。

   5月中旬,约翰内斯堡亚历山大地区爆发排外1,1迅速蔓延,南非的最新数字称,已有62人死亡,数万人流离失所。南非政府正在组建特别法庭用于审讯排外暴力犯罪者,政府还准备为流离失所者建难民营和临时住所,不过,南非媒体报道说,攻击外国人的事件仍在发生。尼日利亚《太阳报》一篇社论称,危机让人忘记了南非曾是非洲反种族歧视与1的光辉榜样,让人似乎又回到了那个遭受白人歧视和压迫的黑暗时光。如果南非政府对1不深刻反省,那么势必阻碍南非发展成为非洲“未来领袖”的神圣事业。

   “跛足”尴尬困扰南非

   在种族隔离时期,南非拥有强大的军力和发达的经济,但却是不折不扣的政治侏儒:联合国和众多国家、国际组织对其实行全面制裁,南非被摒弃于从联合国到国际奥委会等组织之外,在非洲一度仅剩马拉维一个邦交国,甚至因为一场有南非运动员参加的比赛,非洲绝大多数国家抵制了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当时的南非,被形象地称为“国际大家庭的孤儿”。

   种族隔离制度崩溃后,南非和邻国关系好转,但这些国家的市场却与它渐行渐远。南非曾拥有发达的纺织和服装业,如今来自亚洲的竞争打碎了这条供应链,南部非洲的国家忽然发现,从东方输入的产品质量毫不逊色,价钱却低廉得多,而且他们不用再理会南非工厂主的脸色了。2001年,南非被卷入金融风暴,造成货币大贬值,虽然此后迅速恢复,但2005年后经济再度放缓,今年一季度,南非经济增长率仅为2.1%,不仅如此,南非一向最自豪的充足电力也开始不能保证,国家开始出现以前罕见的区域性间歇停电现象,这不仅给经济带来负面影响,更令“大国梦”蒙上一层阴影。经济的不景气令南非的大国形象受损不小:2003年,美国高盛公司提出“金砖四国”的概念,和南非同建“三边委员会”的巴西、印度赫然在列,而南非却榜上无名。

   南非曾出现过多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它的旅游业也吸引了世界游客,但同时被世界关注的也有另一些数字:超过500万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平均每9人就有一个是艾滋病患者;每年有超过2万人死于谋杀,5万人被0,数十万人被抢劫。

   英国《独立报》5月25日题为“种族清洗:南非的耻辱”的文章说,南非依旧存在种族隔离残余。

   目前在南非,黑人人均收入不到300美元/月,白人却超过1000美元/月,高通胀、高失业率对黑人的伤害程度远比白人严重,许多黑人感到不平衡,他们中的一部分便把怒气发泄到移民身上。南非白人也并非心情舒畅。在一些保守白人看来,南非今天的“混乱”,应归咎于黑人的“无能”,而白人明明“能力出众”,却因为人口劣势,在一人一票的体制下得不到重用,在他们看来,这是一种“变相的不平等”。

   恐惧阴影与外界疑虑

   南非黑人以1种族隔离、反对种族歧视赢得国际社会尊重,如今却发生了严重的暴力排外事件。对这种莫大的讽刺,姆贝基愤怒地称之为“国耻”,如今排外1已逐渐平息,但对南非大国形象的负面影响短期内可能难以消除。

   美国《新闻周刊》题为“希望破灭”的文章描述了这场暴力活动给外国人带来的阴影:5月30日的早晨寒冷彻骨,在约翰内斯堡的雅博警察局的院子里,妇女们在屋外的自来水龙头边刷牙,孩子们在塑料澡盆里打哆嗦。背上捆着婴孩的母亲们弯腰洗衣裳———每一寸金属围栏都被挂上新洗的衣服。这是约翰内斯堡的一个临时避难所,空间尚不及一个网球场大,但有数百名外国人在此栖身。难民们不多的几件家当被用塑料布遮住免遭雨淋。有两个孩子的母亲约瑟妮说:“不想待在这儿。我们怕极了,他们夜里会来杀我们。”报道说,来自布隆迪的约瑟妮与家人一起逃离国内战乱,跟避难所的其他人一样,来到南非希望过上更好的生活。如今她再一次逃难,梦想被彻底粉碎。“我们再也不想待在南非了。”她的室友弗拉哈说。

   南非的大国梦在国内受到阻碍,在国际上也没有得到所有国家的欢迎。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去年6月刊登了南非来信,文章说,美国的对手正在那里崛起。文章认为,南非总统姆贝基将2010年足球世界杯这样最引人关注的赛事第一次争取到了在非洲举行,表明其传播南非影响力的动机。“从对伊朗的核计划到对穆加贝在津巴布韦镇压反对派,姆贝基的很多政策让华盛顿的决策者头痛”。南非1还公开反对美国的单边行动,如入侵伊拉克。美国的非洲事务高级1弗雷泽说,“这部分在于他们将自己视为一个全球大国,部分在于他们认为自己代表了发展中国家的声音。”报道说,南非利用其作为联合国安理会新成员的身份,成为一个表达反美情绪的声音,它进入安理会的第一个月,就投票反对美国起草的要求缅甸军政府释放政治犯的提案,5月它就美国发起的关于黎巴嫩事务的一个提案表示弃权。南非鼓吹与伊朗接触而不是制裁,姆贝基还反对制裁苏丹,这都跟美国的立场相反。

   在非洲,一般认为,南非、尼日利亚、埃及和肯尼亚都是地区大国。其中南非和尼日利亚被认为是最具实力的国家。尼日利亚媒体认为,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能够对尼日利亚的联合国“入常”问题构成威胁的只有南非,然而,尼日利亚认为自己才是黑非洲真正最具代表性的国家。 (邵刚 殷淼 陶短房) 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环球网(www.huanqiu.com)

  

上一篇:汽车进不去的南非驴城
下一篇:南非政府将“大赦”境内所有非法移民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