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尼日利亚 > 尼日利亚

尼日利亚九日见闻

尼日利亚是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约有一亿多人。尼日利亚是华为在非洲做得最成功的市场。若不是因为该国属于第三世界国家,各方面条件均不如意的话,华为的南部非洲地区部肯定是要设在这个国家,而不是南非。
  一直不想去尼日利亚。临时来南非出差的尼日利亚同事谈及尼日利亚--准确地说是其尼日利亚的1991年前的首都Lagos(拉格斯)时,总是谈及其的怪异,而且是以“拉狗屎”来代称之。

  但还是必须过去一下。原因之一是,尼日利亚子公司几个月前招聘的法务专员,专业能力太差,明显不能胜任工作的要求。当这成为大家的一致共识时,我就不得不决定另聘一个,以取代之。在当地报纸上登了招聘广告后的几天时间内,我就收到了上百份Email应聘书。因为是招法务专员,其专业性就决定了必须得我自己过去。 原因之二是,自己毕竟负责整个南非地区部的法务,不去最大的市场转一转,说不过去。原因之三是,去过毛里求斯二次,也在肯尼亚呆在半月时间(马赛马拉动物园可是世界上最知名的野生动物园),其他时间均住在南非,这三个国家是大家都喜欢呆或去的地方,从丰富人生阅历的角度来讲,还是应该见识一下非洲的贫穷与落后,这样在人生暮年之际,在向晚辈们吹嘘时,就可以扪心无愧地说“当年我在非洲时,如何如何云云”。尼日利亚应该算是贫穷与落后的“黑非洲”的一个代表吧。

  2005年10月11日中午,从南非约翰内斯堡起飞,六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Lagos机场。尼日利亚海关也许是世界上最1的海关。对那些从他国带来较多行李的人,海关人员会径直地问:“May I help you?”,当然这不是说他要帮你提行李,他的寓意是:如果你有需要报关的东西,给我点钱,我可以让你不报关直接入境。一些商贩,给海关人员一点小钱,关税就不用缴了。同行的一位同事在等行李的20分钟里,就被一位海关人员询问了好几次:May I help you?

  尼日利亚人“夜郎自大”的故事,在华为员工中广泛流传:尼日利亚人很自豪的说,除了美国、英国之外,尼日利亚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他们会指着远处十几层的高楼对老外说,看,那是我们的高楼;直至有一个运营商的CEO被华为请到深圳参观,回来后他才感慨到,尼日利亚在世界上现在排行第四了。我一直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毕竟不是文革中的中国,尼日利亚政府的愚民政策(if any)应不至于有如此深远的影响力吧。

  尼日利亚是非洲第一大产油国。可能是油价低廉的缘故吧,满街上跑的都是小汽车,好多还是奔驰、宝马,完全不象是个第三世界国家。不过再定睛一看,大部分的车是二手车、三手车,有些车冒的黑烟,能熏死人。当然,路上跑的也不乏有崭新的奔驰。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Lagos的交通状况之差是知名的。其原因一是路状差。柏油路不多,即使是柏油路,路面也因年久失修,早已变成了麻子脸。其原因二是(也算是一道景观吧),太多的小商贩,不是站在路边卖东西,而是站在本来就不宽绰的路中央兜售东西。卖什么的都有:香蕉、瓶装水、冰棍、土豆、电话卡,还有人抖动着长衫衣服在卖。卖香蕉的小贩,头顶着一个直径一米、四周摆满了香蕉的大圆盘,不用手扶。可能是花在路上的时间太长了,的确有不少驾车者买东西。当驾车者表示了买东西的意向后,如果前面的车已经驶出,他是不会因为要买东西就停下车来,那样后面的车后会鸣起震天响的喇叭,让他不得安生。驾车者还会照常开车,但小贩好不容易捕追到商机,自不会轻易放过,他会头顶着货物,一路飞奔着追赶着汽车,直至汽车因为交通堵塞而停下来。有同事说,非洲人在奥运会上马拉松总拿金牌,这就是原因所在。虽然是个笑话,但有点刻薄,让人有点心酸。毕竟我们大部分人或我们的父母曾经都有过类似困窘的生活。这样的工作场所,自然会造成不少的职业病:要么被撞伤,要么被撞死。我见到好几个没有双腿的年青人,坐着底下装着轮子的木板,在街上向行人乞讨。

  路边到处可见小摊小点,有不少是卖吃的。但我是不敢光顾的,其卫生条件太差。有些华为员工还是有狼性的,但也只敢吃路边的烧烤,其理由是:明火已将可能的病菌杀死了。路有冻死骨,朱门酒肉臭,Lagos还有很象样的超市。Woolworths,澳大利亚的一个世界500强零售商,在这里设有分店。不过我逛过的,是一个叫“Pick ‘n’ Shop”的超市,里面的东西并不比南非的超市少,质量也不差:大部分是进口的。

  尼日利亚人平时运载东西,不是用车或挎个篮子,而是用头顶。其头上功夫的厉害,让我这老外叹为观止。见到一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头上竟顶着可能有30多升的水,优雅地扭动着身子,走在路边。更经常见到的,是妇女们头顶着若干袋面包,一声不吭地走在街上,直等到有购买需求的人叫住她。那些在路中央卖水的男人们,似乎更是辛苦,他们还得头顶着几十瓶水,时不时地追着表示了购买意愿的驾车者。

  华为在尼日利亚的中方及本地员工,各占一半,共有300多人,占据着Lagos市内最好的写字楼(South Atlantic Petroleum Towers)的8-10层。在写字楼的斜对面20米处,就是中国驻拉格斯总领事馆,波兰及韩国大使馆也均在所谓的使馆街—一条十分让人难堪的街,其坑坑洼洼之程度,让人感到尼日利亚人真不会搞形象工程。华为员工分散地住在市内五个住宅区或酒店。曾拜会过一位同事,他住在一个离海有100米左右公寓楼里,三室一厅,那厅大得不得了,令人感慨为“超级无敌海景豪宅”。我下塌的酒店,叫“Lamia Inn”,条件也不错。二人一间,有电视、空调、24小时热水,早上免费供应西式早点。当然可以充分说明其“不错的”,是有一个小游泳池。10月份,在晚上9点之前,水都是适宜游泳的。我是不大会游的,但在9天时间内也下去了4次。

  尼日利亚和中国的关系还是挺不错的。Lamia Inn的前台小姐指着挂在墙上的总统奥巴桑乔头像,言之凿凿地说,总统的父母均为中国人,总统本人也出生于中国。但我可以断言,总统绝对不是中国人,中国人没有长成那样的。

  中国人现在是满世界地跑。连拉格斯这个地方也有不少中国人。据说在离机场不远的另一个城市,还有不少中国“小姐”在工作。想想她们也真不容易:如果不是穷困聊倒、为生计所迫,她们可能与当地黑人握个手都不愿意。再想想非洲人AIDS比例非常之高,有些国家达到30%之多!

  华人当然还是有成功人士的。Golden Gate Restaurant的老板算上是其中一位吧。金门大酒店大约有5层楼,提供中式餐饮,口味还不错。其老板在尼日利亚的其他城市也开有金门。另外开有好几个厂子,搞多元化经营。听说他在尼日利亚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国人之所以不愿来非洲,最主要的是怕患上虐疾。虐疾由蚊子传播,所以我来尼日利亚前首先打听要不要带蚊帐(在南非是不会得虐疾的)。因为所住的宾馆有空调,晚上一直开着,根本听不到蚊子哼哼。加之10月份蚊子已很少了,我就没向公司申请蚊帐。长驻尼日利亚的员工,有些就不幸“1了”,有的人还1了二次。按照现在的医学水平,只要治疗及时,是没有生命危险的。但因虐疾有潜伏期,有些可能会潜伏10年,所以很有可能以后你得病,根本就想不到是虐疾所致,因而误了治疗,这就可能会危及生命。即使1不会致命,但也会伤及元气,虐上一次,会经常感到身体乏力。至于当地黑人兄弟,得病不愿多花钱,找个赤脚医生看看,就以为OK了,结果就出大事了。华为在Abuja(1991年成为尼日利亚的首都)的一个当地司机,就是得虐疾死的。

  同事们之所有把Lagos叫作“拉狗屎”,最主要的原因是,拉格斯是一个没有下水道系统的城市。即使是在最“繁华”大街的两边,也有1米宽2米深的水坑。据说到了雨季,路面上会漂浮着不少东西。这个你我可能不敢想象。到拉格斯的第一个清晨,我起得较早,来到院子中央游泳池旁,想感受一下早晨的清早。但令人很不爽的是,空气中除了有燃烧未完全的汽油味之外,还有一种臭哄哄的味道。我走出Lamia Inn,看到不远处的水坑里泛着令人恶心的东西。于是悻悻地返回了酒店,有空调的房间,似乎还感觉不到异样。

  从办公楼的10楼鸟瞰,二面都可以望到不远处的海。我总是喜欢去海边转悠的。于是在周六一早,我就穿街走巷的去找海。与海边平行的乱七八糟的建筑物,一直挡着去海边的路。行走了一公里,一个零乱的、狭长的菜市场,给我带来了希望。我终于看到了海。但要穿过这个菜市场,守在大门口的非洲兄弟表示意思一上:150奈拉放行。我身上没有奈拉,于是顺着菜市场的铁丝网往前走,终于看到一处入口没人把守,遂径自走了进去。在海边不远处,是一排用树枝稻草搭就的若干小亭子,有的小亭子只能放下二把椅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很可能是租给老外们坐着欣赏海景的。看来尼日利亚人还是挺有商业意识的。终于来到海边。但比海水更耀眼的,是海边的垃圾,白色的发泡饭盒及塑料袋,让人产生了莫名的悲哀:如果没有这些东西,也许我会再来一次。望着海,看着汹涌澎湃的波滔,我突然意识到,原来这是我第一次领略大西洋的力量。身后上来了一个黑人兄弟,他说,我是应该给他进场费的。注意到他的一只手臂竟没了手,我给了他1美金。他欣然着说要带着我沿着海边走走。有一个老妇人,对着海念念有词,只手兄弟回答我说,她是在祈祷。有几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敲打着非洲特色鼓,唱着歌,扭着0,应该是在举行宗教仪式。坐在一堆零乱的石头上,看着沙滩上几个黑人小孩在踢足球,果然个个身手矫健,没一个比我的球技差。不经意地一回头,竟然发现不远处一块大石头下面,有一人在出恭—行大的方便。于是兴致全无,遂打道回府。尼日利亚的太阳是很毒的。虽然只是在早晨的太阳下晒了二个小时,但到了晚上脸上仍感觉火辣辣的。第二天一照镜子,面庞红扑扑的。第三天,脸部开始褪皮了。很是后悔出来时没抹上Sun Protection Lotion.

  前面已说我来尼日利亚是为招聘法务专员。从100来份简历中,我选出了19个人,通知其面试:口试、笔试加计算机操作测试。二个下午的面试,还是够忙活的。现任法务专员进华为已近半年,还是用二指输入,所以计算机的操作水平,是我本次要考察的一个环节。真是没想到,19个精英当中,只有一个可以不太熟练地用十指输入,其他人等(还包括一个在英国留学二年的人),不是用二指输入,就是用一指输入。说到专业水平,普遍较差,几乎没有一个人对国际商法有较好的了解。算得上令我较为满意的,只有二个人,当然其薪资要得也高,以人民币换算,一个与我持平,另一个是我的二倍,我的乖乖!

  在没来尼日利亚之前,就听说到摩洛哥市场,可以买到非洲特色工艺品。其实几个月前在肯尼亚YAYA的周末跳蚤市场上,我已买过一些非洲特色工艺品,如面具、雕有花纹的石头盘子、布画、木雕等。在肯尼亚所没有的但在尼日利亚有的,是象牙及象牙制品。趋车大约有二三十分钟,到了摩洛哥市场。砖瓦搭建的简易房,房子很低也很小,并列有七八排,间隔也很窄。均由小商贩们承租。有卖廉价生活用品、食品的,也有卖木雕、面具的。也许是国人去市场的人挺多,摩洛哥市场的老板们普遍会说“你好”。象牙店老板会说中文“象牙”,还会用中文进行讨价还价:“二千五”、“二千四”。象牙店可见到整个象牙可卖,也有象牙雕刻的人像、动物,还有象牙项链、手镯、戒指、耳坠等。有些作工还不错。国际社会为保护野生生态环境,防止为攫取象牙而滥杀大象,已通过公约或内国法明令禁止象牙0。在此提醒国人一句,千万别买整个或大块的象牙,那是犯罪坐牢的事。去年有位员工买了一个整个象牙,在深圳海关被发现,法院最后判了好几年!小的象牙制品,海关会没收,还可能会罚款。

  透过刚起飞的南非航空的飞机机窗,最后一眼眺望Lagos时,已是10月19日晚上10:30。窗外只能看到零星依稀的灯光。网上登载有合成的照片,显示地图上各洲夜晚的光亮度,非洲广袤的大地上,基本上是一片漆黑。这种状态,不知还要持续多少年?

  2005年10月22日完稿于南非

  

上一篇:南非 驾车狂野地带
下一篇:惊险非洲游 心慌慌,1到处游荡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