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坦桑尼亚 > 坦桑尼亚

乞力马扎罗山登山爱好者组织攀登

   乞力马扎罗山禁止个人攀登,当地旅 行社的价格最600美金。一定要签定 书面合同,明确费用及服务。

  

   去之前熟悉一下斯瓦西里语,最好学 习一些简单的问候语。 到达前和下山后要吃防疟疾药。 小费一定要给,但要等到下山后。 如遇较严重高原反应,可在第3或第4 天休息,做适应性训练,日程可延长1天。 如感到不适,第5天可选择天亮后再 出发登顶,气温较高,相对容易。以我 的经验,五六天时间充裕。

   中国登山协会从2002年起,每年的l-2月和7-8月定期组织登山爱好者赴非洲攀登乞力马扎罗峰,每期行程12天。马扎罗突兀地矗立着.庄严而神圣。雪峰的反光刺激着每个人的视网膜.却没有人不顶礼膜拜。

   我们用登山杖做成衣架.把所有的湿衣服拿出来晾晒。从海拔4000米往上走.阳光直射.强烈的紫外线仿佛要0空气的每一个分子.稀薄的空气使人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能量.而凛冽的山风又在瞬间吸干人体表面所有的水分。人像木偶一样任大自然摆布.任其取予。许多人患了严重的高原反应或感冒.导游要求大家不要休息太长时间.因为有可能休息过后就再也站不起来了。我吃了一片康泰克.对外界反应迟钝了许多.但仍然感到山风侵入肌骨带走汗水的痛苦。

   离开灌木地带.贴着地表的只有一层不完整的植被和无数不规则的深褐色巨石。这一天没人爱讲话.但几-T-所有登山者和挑山工都知道我这个东方面孔的小伙子来自北京,而不是日本人。“天使”和三个讲德语的瑞士人则叫我”北京”或“西努瓦”(法语:中国人)。这一天所有人都在痛苦中度过.我每一个关节都刺骨地痛。晚饭过后.我吃了感冒药便睡。那夜很冷.我却睡得很实.大概是药力的作用,浑身轻飘飘的。渡边从不欢呼不拍照

   当明媚的晨光洒满乞力马扎罗神女峰的时候.山谷中的营地也在黑人挑山工锅碗瓢盆的交响乐中苏醒。

   山谷对面是光滑直削的峭壁.垂直高度在200米以上。我们走到近前才发现绝壁之中隐藏着一条小路.使我们可以拾级而上.但仍然有至少70度的倾角.中间还有大约20米的垂直高度。挑山工把20公斤重的巨大包裹顶在头顶.完全靠颈部掌握-T-衡.腾出双手完成攀登.从20米到200米.没有一个人失手.也沒有一件行李坠下山崖。当我们面红耳赤地坐在山顶喘着粗气的时候.挑山工噌噌的一个个从山崖下蹿上来.又喊着号子.打着哈哈.沿着山脊向更高的海拔奔去。

   绝壁顶部坡度比较缓.但陡然升高几百米海拔却给了我们很大压力.更多人不断停下来大口地喘粗气。我曾几次超越渡边宏.但都被他赶上。他很少和人讲话;他有两支登山杖.却整整齐齐地插在背包上.没见用过;他总是把两只手插在裤兜里.默默地往前走。每登上一座小山.英国人拍照留念,法国人拥抱接吻.美国人则开始策划圣诞节晚上的彻夜狂欢.渡边却没有任何欢呼雀跃的举动.也从不拍照。

   我和渡边并肩行进.渡边对我说:”1937年.我父亲17岁的时候参加了对华作战.]945年战败回国。我从他那里知道了南京事件和731。对于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我父亲感到抱歉。但那是上一代的事了.我们不应该为此负责。”我愣了.而渡边依旧双手插兜.头也不回地径直往前走。

   大约傍晚5点钟.我们又上升了1000米.把营地扎在乞力马扎罗峰脚下。又是夕阳西下.暮色;阵雪峰和营地笼罩在一起。我们在最近的距离瞻仰霞光披雪山.平安夜悄悄降临了.登顶时我差点壮烈牺牲 2003年12月25曰零点.响彻非洲大地的圣诞钟声也吹晌了我们的冲锋号角。我小心地把一面五星红旗绑在登山杖上.全副武装地向顶峰前进。

   登顶的路垂直距离不到1000米.下半部是裸露的岩石.上半部终年积雪.山坡倾角在60度以上。圣诞的夜晚,繁星满天,却完全没有月光。星光之下根本看不到往日银装素裹的雪峰.只有黑漆漆一片.登山者的灯光排成Z字蜿蜒向上。

   我戴上只露出眼睛的那种”抢银行”的头套和头灯,兴奋使我在海拔5000多米的雪山上也未感到寒冷。

  

上一篇:大草原雨季道路难行
下一篇:乞力云中漫步不浪漫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