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坦桑尼亚 > 坦桑尼亚

乞力云中漫步不浪漫

   “云中漫步”不浪漫

  

   天光放亮.就听见“北京大学”的姐妹在喊:”beautiful!beautiful!(太美了)”

   雨后初晴.天空蔚蓝如洗.几十顶帐篷如花儿绽放在绿荫之上。乞力马扎罗冰晶玉洁的雪峰更近了.仿佛触手可及.而人们只是静静地凝望.连大气都不敢出.生十白惊扰了她的宁静。

   早餐有咖啡、面包加黃油.几片黃瓜、几片西红柿.热的咸肉、烤肠.就在我强迫自己把所有的美味都吃下去的时候.马克又给我端来了一盘煎蛋.而且是双面的.煎蛋后是切好的芒果!

   海拔超过3000米.茂密的丛林逐渐被长绿的灌木所代替.湿润的泥土也变成了坚硬的岩石。沿着山脊往上走.灌木越来越低矮.越来越稀疏.身边经常飘着大片的白云——我们在“云中漫步”。远处漂浮的云团到了近前就变成大团水汽.进入最厚的云层.就变成连绵不断的小雨。海拔在升高.气压在降低.汗水加雨水.全身湿透——雨中爬山不浪漫.很痛苦。

   我认识了漂亮的法国姑娘、建筑工程师Emily.我借电影《天使爱美丽》之名叫她“天使”。来自法国的9人登山团、还有美国银行家Rian、伦敦商人Joseph几乎都到过中国。Rian考察过石家庄的房地产.加拿大女孩Carol曾经在东北师大实习并喜欢北方水饺。晚上宿营的时候.营地管理员到每个帐篷登记姓名。我用中文签上名字后不经意地一瞥.发现歪歪斜斜的洋名字中间竟然有几个中国字:渡边宏.是个日本人!年龄53岁.一个人.没有同伴.和我一样。 第二天的露营地接近4000米高度。从下午就包围我们的浓云一直没有离开.帐篷里的寒冷和潮湿也无法褪去。虽然躺在防潮垫上.潮气像千万条血吸虫侵入我的腰背.睡袋几-7-可以挤出水来。后半夜.我被冻醒.我知道自己感冒了.很重。康泰克抵御不了雪山风 遭遇低温.我把准备登顶的衣服全穿上。帐篷外面结了厚厚一层冰.大地和雨水冻在一起.如同一块铁板。气温虽低.阳光却明媚.我们已经穿过云层.观赏雪峰不再有任何阻隔。雪峰之下.群山横亘绵延.白雪覆盖的乞力.

  

上一篇:乞力马扎罗山登山爱好者组织攀登
下一篇:乞力马扎罗据说非洲最高的一座山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