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西撒哈拉 > 西撒哈拉

撒哈拉,我的“一千零一夜”

    漫天黄沙的撒哈拉世界,大自然为他勾勒出怎样的曲线?风尘滚滚的撒哈拉沙漠,蕴藏数不尽的飘泊故事,包括三毛前世的乡愁。为了一窥年少读过即不能忘却的书中传奇,秋风起的季节,从西班牙边境,横渡湛蓝的直布罗陀海峡,踏上北非土地摩洛哥。

  

    颠簸之路——巴士,剪票员,纱绍湾

    “那里有白得胜雪的山居小屋,风光足以比美希腊爱琴海的小岛。”友人和旅游手册都给Chefchaouen镇打了高分,所以尽管交通不便,还是大清早从Tetouant跳上开往C镇的当地巴士。我不知道C镇正确的译名是什么,就称之为“纱绍湾”吧。上车后发现,整个车厢就只有我一个背包客,举目四望,都是男乘客的天下,眼角突瞥见后方有一名裹了黑色面纱,穿传统长袍的妇人,赶紧选在她后头的空位安顿下来。

    之前在法国和西班牙碰到的旅人,对摩洛哥的印象毁誉参半,但惊险故事不少,初到贵境的我,面对一双双好奇凝视的眼睛,精神自动进入一级戒备状态。不晓得当地交通工具是否原本就有男女分坐的习惯,还是剪票的年轻小伙子看穿我强装的凶神恶煞面目下,潜藏惶恐不安而好心安排,我旁边的位子得以一直维持空状。车子一路颠簸,走走停停,可是完全不见站牌,开始担心如何辨认是否到站。旅游手册提供的车程需时,只供参考,并不精确。

    唯有以支离破碎的法语向剪票小伙子求助。“Bonjour。estcequevouspouvezmeditesquandonarriveChefchaouen?”(日安。可以请你在抵达纱绍湾时通知我吗?)小伙子答:“还没到,还需要3个多小时。”跟着好奇反问:你一个人来摩洛哥玩吗?准备到哪些地方?我见他站得摇来晃去,于是指指身旁的空位。他高兴地坐了下来,而我掏出旅游手册的地图扉页,简略说明行程。小伙子指指窗外的Rif山脉说:“摩洛哥的山是不是很漂亮?但我们的生活很苦的,我其实很希望出国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是出国签证很难申请,最多只能在国内旅行。撒哈拉我没去过,不过我到过Essouira,那里的海可美极了,有时间的话,建议你把它加进你的行程。”

    他找出了一张废票根递给我:“可不可以写一两个中文字给我看看?”想了想,写下“朋友”和“摩洛哥”,并告诉他意思。他还礼:“阿拉伯文是这样写的。”

    终于到纱绍湾,挥手道别,上山找落脚的地方。

    遭遇战争疑云——走还是回头?

    几个青少年喧嚷“Konichiwa,Japonaise,hotel,hotel?”想起旅游手册叮咛小心兜客或touts,决定不予理睬,自己按图索骥。哪里知道怎找也找不到。又兜回原路,其中一个少年又跑了过来:“Japonaise,hotel?”沉甸的背包,压倒继续自行找旅舍的念头,告诉少年:“我不是日本人,是华人。正在找X旅舍,你知道在哪里吗?少年做了个跟我来的手势,我半信半疑跟着,真的走到了X旅舍。少年一分钱也没要,使我对自己的小人之心感到惭愧。

    柜台告诉我一个扫兴消息:“客满了,到转角那间试试吧。”结果还是碰了钉子,原来旅游旺季还没完全结束。决定不管了,去住那些在旅游手册榜上无名的酒店,在一家略贵但干净的新旅店安顿下来。

    折腾半天,放下背包,到外用午餐后,决定返回旅舍休息,明天才来探索小城风光。

    在旅舍公共客厅阅读旅游手册的介绍时,一个叫彼德的苏格兰佬跑过来闲聊,然后又自行出外找节目去了。怎知一个多小时后,彼德神色紧张地跑了回来,提高声调说在外头电视看到纽约世贸大厦遭1之事,我跟着跑进咖啡室,虽听不懂阿拉伯语的旁述,电视画面却已经够触目惊心。

    回到旅舍,想着形势会如何发展,是取消还是继续行程?下来两天,纱绍湾百姓的山居生活节奏如常,一切十分平静,当地人对四方旅客依旧友善。

    我决定按照计划,继续南下,一路蛮顺利地去了费也斯(Fes)和马拉卡什(Marrakesh)两个古城。如果不是上网,看到亲友捎来的电邮,真的感受不到战争疑云的紧张气氛。

    天幕沙床——美得炫目!

    在马拉卡什,还是决定报名参加一个国际团,前往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边界的西撒哈拉。同团的包括:英、澳、日等国的游客。问来自澳洲的R,是否听闻美国的反恐行动。他耸耸肩:“生死天注定。如果此刻赶回国,说不定反而碰上其他的意外,随遇而安吧。”我想当时所有团员,都是抱着同等的心理。

    驱车两天,终于抵达美得炫目的撒哈拉。一行人组成骆驼队,欢天喜地走进了漫天的黄沙世界。风刀为大漠勾勒的自然曲线,像被吹绉的金色丝绸,像一弧月牙,也像背脊,我想起了电影英伦情人。

    星空下,一行人跟着摩洛哥人击鼓唱歌,十分快活。美丽的英国女子对摩洛哥朋友说:“很多现代城市人有钱,可是并不快乐。你们也许不是很富有,却懂得在沙漠里唱快乐的歌,你们可是比一些有钱人过得开心呀!”

    深夜,以沙当床,在苍穹下迟迟不舍入睡,守候飞渡的流星。突然听到澳洲情侣R和B的对话。B深情款款地说:“R,当我们年老时,可以告诉我们的子孙,我们曾经在撒哈拉的星空下,数了一晚流星。”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寻两人开心说:“好浪漫哦!哈哈哈!”当然,我自己也很满意曾经拥有一片金闪闪的沙漠。

    几米在《森林唱游》一书说:“最美的风景,总是要穿过最险恶的脊地才有缘目睹。但是我们永远不会透露,通往秘密基地的小径和那一夜的奇遇。”

    在摩洛哥游游荡荡的整段旅程,我当然也保留了一些只有我和风知道的故事,情节肯定不像迪斯尼的童话,倒是像一千零一夜的情节多些,嘿嘿!哪一天你也决定到摩洛哥去寻幽探秘,我想风沙会为你扬起属于你自己的天方夜谭。

  

上一篇:安布希曼加的皇家蓝山行宫
下一篇:纳米比亚:全家出游理想之地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