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突尼斯 > 突尼斯

突尼斯游记

  在我到突尼斯之前,我对突尼斯一点概念都没有,甚至说不清它准确的地理位置。它的民俗,它的宗教信仰等等更是从未想到去留意一下。虽然之前也曾几次从她身旁经过,但都没有认真的侧身看她一眼。

    直到我有机会到达苏塞港,突尼斯才在我面前突然清晰起来。

    突尼斯位于非洲的北端,地中海的南岸,与对岸的意大利一起挟地中海之要冲,把地中海拦腰掐成了葫芦形。突尼斯大部分土地都是沙漠,气候炎热干燥,只有北端可以享受到地中海吹来的凉爽潮湿的风,所以突尼斯北部海岸城市人口密集,景象繁荣,与他们电视上经常播放的其他地方的荒凉景象截然不同。苏塞北面与地中海接壤的沿岸切得整整齐齐,一条几里路长的长凳由东向西铺在岸边,除了中间通往海边浴场的入口外没有一点缝隙,专供人们乘凉,与海风相亲。但这条长凳显然还是太短了,傍晚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长凳上挤满了人。由东到西步行半个小时过去,竟然找不到0大的地方。长凳北边是比长凳还要长的沙滩,一直延伸到城市两侧的犄角。这里沙滩上的沙子是细白的,走在上面不用担心会有小石块或铁钉之类的东西扎脚。沙滩上隔十来步就有一个石椅和一个凉亭,整整齐齐地布满整个海滩。白天这里的人并不比晚上少,只不过他们都在海水里泡着。

   最让我惊讶的是突尼斯人信奉伊斯兰教。本来从地理位置上不难理解,因为他与埃及接壤,宗教信仰足由埃及辐射过来。但是我在大街上看到的突尼斯女人大都衣着鲜艳,时尚自然,与东西方无异。她们有时会冲我们这些陌生人微笑,或者打招呼,表情友好,毫不做作,相较于中国女人看到外国男人时的复杂表情要单纯得多。这让我感慨不已,不由想起在伊朗碰到过的几个女孩,她们个个头戴黑色头巾,身穿长及地面的黑色什么东西,还好她们还可以露出面部,可以看到她们扑闪着的大眼睛,她们不敢正视中国人,虽然伊朗对中国是友好的。等到她们走过去的时候突然人群里传出一声问候:“hi,china!”也不知道是谁喊的,然后她们暴发出一声哄笑,迅速跑开。

   由于到这里来过的中国人还不多,没有造成中国污染,突尼斯人对中国人还是相当友好的。傍晚走在海边,长凳上的男女老少都微笑着看着我们。有的招手致意,还有的从长凳上跑过来与我们握手。这种待遇对中国人来说只有在非洲才有。当时正值雅典奥运会期间,大街对面一家餐馆放在路边的电视机里正放着中国队夺金的场面,从这里经过感觉真是舒坦极了。

   在街上拦住一辆出租车,也不知道要去哪儿,让司机带我们去一个最热闹的地方,司机说:“那就跳舞去吧。”然后就把我们拉到一个公园,公园名字已经忘记了,因为突尼斯的第二语言是法语。公园里面传出心跳般的鼓点声,门口拥堵了很多年轻人。几个门卫挡在门旁概不放行,门口喧哗不绝。这时一个门卫看到我们一行三个中国人,从人群中挤过来拉我们进去,这倒使我们颇感意外,受宠若惊。来到公园里面,穿过长长的花园小道,鼓点声越来越响,再从二道门进入舞场内时,舞曲声突然塞满耳朵,整个人象突然掉进水塘里一样倒吸了一口凉气。舞场中间是一个高高的圆形红色舞台,下面四周排满了桌子,桌子边上坐满了正在随着音乐扭动的年轻人,他们大都穿绷紧的牛仔裤,女孩穿低领汗衫,男孩穿大花t恤,每人手里抓着瓶啤酒或可乐高翘着腿喝着。场内已人满为患,怪不得那么多人被拒之门外了。我们在场内钻了两圈都没有找到位置,只得在最边缘的地方坐下来,伸着脖子看舞台上会有什么动静。

    晚上八点表演正式开始,音乐更加强烈起来,但基本上听不出旋律,只有强悍得要把人撕裂般的鼓点,面对面说话都要大喊大叫。舞台上的一男一女跳着狂劲的舞蹈,台下一片尖叫声中人纷纷站起,跟着他们一起跳,场面大乱。我身旁的几个高中模样的孩子放下手中的啤酒先是站起来,然后踩到凳子上,再然后就跳到了桌子上。这时候我才发出四周的桌子上空都拉满了绳网,专供人忘形时用手抓住以防掉下桌子。舞台上表演的节目非常单调,期间除了有一男一女踩着一人高的高跷在人群里走一圈外舞台上表现的全是劲舞,演员也就那几个人,轮番上阵,而且跳的舞看不出有什么分别。这时候我才明白,来这里的人不是来看的,而是来跳的。台下的人们动作整齐而不拘谨。这里放的每一首舞曲他们都会唱,而且都跟着大声唱。他们舞台四周变化出各种各样的队形,或手拉手,或后面人按住前面人的肩膀在场内旋转,一切都是无意间形成的,没有经过事先排练。有的人自己跳自己的,抓着头顶上的绳网打转。一眼望去整个舞场内象一个随着鼓点颤动的波浪,一直不停歇。我们坐在人群外围,静静地喝着酒。看到我们的人会用两手做个起立的动作,可是站起来我也只会喝酒,你们的动作太复杂我跟不上你们的鼓点。

    就这样一直持续到天亮,中间竟没有一点喘息的机会。

    长期以来我对穆斯林持有偏见,认为他们极端、迂腐,甚至直接牵扯到恐怖行动。但是自从我与他们接触过后才发现并非如此,他们虔诚、善良、单纯。在穆斯林国家买东西不用担心被宰客,不用担心缺斤少两,因为他们相信上帝在天上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而在华人居住的地区,包括新加坡这样的日子比较好过而又长期与伊斯兰为邻的国家都会变着法子坑人。在他们那里加的油以次充好、缺斤少两是司空见惯的事,我还没听说过有人在那里加过足量足质的油,而在伊斯兰国家就不用担心会有这样的问题,这在世界上都是绝无仅有的。遗憾的是他们活得太压抑了,禁锢太多使得他们看上去没有朝气。而突尼斯却是一个例外,他们健康快乐,开放而不堕落,积极而不失控,又不失伊斯兰人的善良、单纯,让我以为这里的人们过着一种我理想中的生活。在错综复杂的伊斯兰世界里突尼斯可以说是一块净土。

    白天的海边挤满了游泳的人,男女老少毫无猜忌地一起泡在清凉的海水里。到这里来度假的欧洲人很多,突尼斯人对他们已经见怪不怪,倒是对新出现的几个中国人很感兴趣。不时有人游到我们身边握手搭讪。我奇怪地发现这里面竟有两个女孩穿着穆斯林的传统服装游泳,她们头上裹着头巾,身上穿着厚厚的长袍湿淋淋地泡在海水里。两个女孩都是皮肤黝黑,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一看就是双胞胎姐妹。她们和其他人一样微笑着和我们打招呼。我好奇地问,你们是穆斯林吗?前面的那个说:突尼斯人大都是。我问:是不是女人结了婚以后都要穿成你们这样?女孩伸伸舌头说:这和结不结婚没有关系。我再问:那你为什么要穿?女孩说:爸爸要穿就得穿,结婚后丈夫要求穿也得穿。噢!原来如此。可见这里还是有一些伊斯兰教的痕迹的,不过有这么多人的女人不用穿穆斯林服装也可以看出这里的大部份男人还是进步的。再看这两个女孩自然地在我们身边游着,身上的教服应该没有禁锢她们什么。我问女孩叫什么名字,女孩的名字听起来很奇怪,她看我有点发愣,游过来在我手心上写下来“inos”。嗯,我会记住你的,远在突尼斯的女孩--inos。

    我一直以为伊斯兰国家如果都能有突尼斯的胸襟,那么他们将会变成最适合人居住的地方,虽然那里酷热、干燥,但是生活在洁净凉爽的心灵世界里,夫复何求?

上一篇:突尼斯之旅
下一篇:夜色迷离的突尼斯市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