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突尼斯 > 突尼斯

突尼斯之旅

05年的旅游计划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成行,转眼就到了06年.匆匆忙忙间选择了突尼斯。不为别的,只为它比较小,三个星期的假期抓紧点儿时间可以大致兜个圈儿。

    突尼斯虽然地处非洲,但经济相对发达。虽然同属于高度依赖旅游资源的国家,但民风还保持着相当程度的纯朴。相比于大多数非洲国家,突尼斯的消费是比较高的。也许是离欧洲太近的缘故,加上有不错的海滩。突尼斯很像是欧洲人的阳朔,整一个儿经济别致的避暑胜地。

  

    中国护照是需要签证的。幸好签证要求不高,就是申请表+照片+申请费。偶的三个月有效签证破费了偶$50(签证费)+$15(邮寄费),折合人民币大约¥460,外加两个多星期的等待时间。

    签证到手就是机票。很遗憾多伦多没有直飞突尼斯的航班必须在欧洲转机,而且票价不菲。没有欧洲签证,无法中途停留另寻便宜的机票,只好乖乖伸头挨宰。法兰克福中转的航班最终以$1120搞定,折合人民币¥7840。

    出门在外LP必备,白花花二十几刀换回来的最新版(其实已经是04年的,比较旧了)宝典在手,立马吃了定心丸。国家小就是有国家小的好处,百宝书相对容易啃一些,两、三天就基本可以制定出大致的行走路线。至于细节嘛,留着路上慢慢发掘吧。一切就绪就等着上飞机了,看看表,还有48小时……

    顺便说句题外话,现在并不是旅游旺季本不打算预定第一个晚上的旅馆。但机票廉价的代价就是后半夜两点抵达。为了避免人生地不熟的危险和被0,还是按着宝典联系了一家旅馆。可是宝典毕竟不是万能的。按图索骥的结果竟然大跌眼镜,号称budget的一家旅馆的双人标间住两个人的价格竟然是一个人包房价格的将近两倍。倒也算长了见识,恐怕偶可怜的预算要大大的超支了,不爽!

  整个旅程的起点可谓辛苦难捱,主要是多伦多没有直达突尼斯的航班而不得不在欧洲转机。而廉价机票的代价之一就是时间很差,中途转机等候时间高达11小时。法兰克福机场远没有阿姆斯特丹的现代与舒适(其实是我们一直没能找到真正的休息区,直到回程时寻找候机厅的途中才发现类似头等舱座椅的舒适休息躺椅,可惜为时已晚),而机场内餐饮区的贫乏更是让选择合适的食物补给成为问题。整体说法兰克福机场留给我们的印象苍白而乏味。

    到达突尼斯已经是午夜以后,从过海关开始便已经感觉到在突尼斯旅游仅仅会英语是远远不够的。这个印象日后被无数次验证了其真理性,建议后来者尽可能多的突击些实用的阿拉伯语或者法语以方便交流。

    突尼斯也是外汇管制国家,所以兑换外币基本上无需东比西较。但因为每天都回根据国际汇率市场的动态上下小幅调整,所以一次不必兑换很多。而且基本所有旅客足迹所至地区都有至少一家银行有兑换业务,并有ATM提款机,所以资金问题不会成为问题。

    突尼斯全国的出租车收费标准统一,按时段收费,午夜以后基本上是两倍的日间收费标准。还在机场兑换外币的时候就被一个出租车司机粘上了,语言不通的谈了半天价格就稀里糊涂的上了车,到目的地后按照谈的价格付账他却不认账了,指着里程表说按表收费。可是明明10.260 DT的里程表人家硬是敢解释为10 DT + 2.600 DT跟我们要13第纳尔。尽管我们一再质疑表上的价格应该是不到11个第纳尔,但司机欺负我们初来乍到硬是咬定13第纳尔不松口,对突尼斯的第一印象由此开了个很坏的头……

    然而长达近30小时的日夜兼程赶路实在是太过疲劳,连那个破烂不堪的旅馆房间也没能阻挡浓浓倦意,在对天明后的Medina之旅无限憧憬中沉沉睡去……

    突尼斯首都Tunis(突尼斯市)是一个完全由阿拉伯政权建立的城市。当公元8、9世纪伊斯兰战胜拜占庭在北非取得统治权后,新的统治者放弃了自迦太基人建立并先后被罗马、拜占庭作为首都而繁荣昌盛的Carthage(迦太基)而选择了更靠近内陆的Tunis重建首都。Tunis可以说基本就是以最大限度的破坏Carthage使其彻底废墟化而建立起来的。其实对于伊斯兰现代化城市本身偶是没有多少兴趣的,不过老城区就另当别论了。今天的第一个目标就是Medina(麦地那)——北非的阿拉伯城市的旧城部分,也可以叫做老城区吧。

    非洲的早晨似乎从来都是缓慢而从容的,这一点突尼斯和坦桑尼亚之间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八点刚过站在Medina入口的广场上四下环顾,最惬意的画面便是大大小小的茶馆、咖啡店外,懒洋洋晒着朝阳饮茶聊天的人群。除了极少数外国游客混杂其间点缀出个别异性的色彩外,那完全是一个男性的世界。一杯混合着浓重香料的热茶,一支香烟或是一个传统的水烟壶构成了整个懒洋洋的清晨。再朝Medina入口探头张望,整个Medina还刚刚在一片沉寂之中缓缓的醒来。零星靠近入口的店铺正不紧不慢的打开店门,摆置着各式各样的旅游纪念品以迎接即将开始的新的一天。狭窄的街道被各种颜色大小不一的遮阳篷覆盖着显得有些阴暗冷清、缺乏色彩。青色石块铺就的倾斜路面中间是一条排污水的浅浅沟渠,路的宽度通常只能容许行人和自行车(摩托车)之类的穿越,机动车辆和牲畜拉的车是要另寻略微宽阔的通道才能到达Medina内部的。

    由于时间尚早,Medina里面的游客还几乎不见踪影,信步走去信手拍来倒也惬意。可惜好景不长,忽然间就遇上一对旅行团浩浩荡荡‘而来,随即整个Medina迅速活跃起来,店铺们似乎是转眼间都开门迎客了,叫卖招揽声络绎不绝。而伴随我们的往往是前前后后的“空尼奇瓦”。开始还很有耐心的一一回答“Chinese”,可很快就厌倦了。只对偶尔传来的“你好”热情回应继续前行。

    Medina往往以色彩而著称的,然而那只是招揽游客的表象。真正的Medina其实并不绚丽,传统的商业区分类集中在轴心地带。外围按工种分类划区并与居住区夹杂并存。清真寺礼拜堂祈祷室密布其间,茶馆咖啡店星罗棋布。徜徉其间迷路是家常便饭,但真的想把自己丢了却也不容易,稀里糊涂便又柳暗花明起来,Medina的乐趣也即在于此吧……

    突尼斯整个国家信仰伊斯兰教,大大小小的清真寺不计其数。但对于非穆斯林的游客来说基本都是不开放的,或者既便是卖门票的最多也就是可以在门内的侧廊上遥遥的看一看,绝大多数连中间的广场都不能进入,很是不爽!相比于新疆的随意出入真的是天壤之别。在突尼斯市的Medina里面的大清真寺是我们全程中唯一买了门票进去看了一眼的,后来问清楚不能深入后基本都只是在门口或者围墙外面看一眼走人,再没为那极不值得的一眼浪费过时间和腰包。

    上午在Medina徜徉够了,按照计划赶回旅馆退房去找了家好一点儿的改善一下环境和心情。Maison Doree基本上属于完全涉外(从吃早餐的人的肤色看)的廉价旅馆,位置比较好,离火车站和室内交通枢纽中心百米之遥。楼下有个本地人的小茶馆清晨和晚上比较吵。第一个晚上没经验住在二楼,饱受噪声污染之苦,第二天吸取教训换了三楼的房间情况就改善了很多。在Tunis市剩余的两天里,我们就一直住在这里,尽管价格比较贵(33.5 DT包早餐带淋浴不带卫生间)但整体说在首都算性价比还不错的。

    安顿好行囊后,下午的重头戏就是距离市中心4公里的Bardo博物馆。LP上对于这个博物馆可是着墨甚多,尤其对其搜集的古罗马时期的马赛克艺术赞不绝口。以往只知道伊斯兰教喜欢使用马赛克装饰花纹图案,对罗马马赛克还真没什么概念,当然要去一睹为快了。

    市中心去Bardo最方便的交通工具就是叫做Metro Train的市内有轨火车。大概3、4节车厢连在一起,因为要穿越很多繁华路段,行车比较缓慢,车次还算频繁,去往Bardo的是4号线。上了车就生怕坐过站,想找人打听又苦于语言不通,好在当地人还是比较热情地。连蒙带猜还是彼此搞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到剩下三站的时候纷纷伸出手指给我们指示剩余的站数。下了车更有一位本地人一路领着我们走到了博物馆大门口后挥手告别离去。比起Medina处处陷阱的收费导游感觉好了很多。

    博物馆门票6个第纳尔每人,照相机每架另外收费1个第纳尔。比LP上的资料信息贵了不少,但绝对物有所值。整个博物馆主体两层,局部三层。馆中绝大多数展品来自古罗马、古拜占廷时期。伊斯兰的内容非常少而且也没有什么突出的亮点,这一点多少有点儿令人诧异。

    早知道古罗马以精美的大理石雕像闻名于世,但Bardo使得我们有机会领略了古罗马人在其他领域的卓越艺术成就!其中最让人叹为观止的就是巨幅的马赛克绘画艺术。古罗马人的马赛克艺术在我看来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现在伊斯兰世界流行的所谓马赛克艺术在罗马人的遗存面前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了……

  

上一篇:突尼斯 耀眼的北非明珠
下一篇:突尼斯游记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