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坦桑尼亚 > 坦桑尼亚

坦桑乌木雕

  到坦桑尼亚一趟如果不带回去几件乌木雕真是有虚此行。买几个乌木雕回去,留在家里当摆设或是馈赠亲朋好友,都是不错的。那是名符其实的艺术品,木质纯良坚硬,精细的做工和栩栩如生的造型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坦桑乌木品质最佳

  

    乌木最外面是褐色的树皮,外层是柔软的白色木质,最里面才是乌木的精华部分,它木质坚硬细密、木纹美丽、颜色黝黑。

    其实,乌木也不一定全是黑色的,由于树种的遗传、空气湿度、土壤中的矿物质以及树木的生长速度不同等因素,乌木内心的颜色从深红色到灰色到黑色有着不同的变化。相比起来,东非的乌木品质最好,因为那里海拔较高而且干旱,乌木生长速度慢,密度也就更大,比西非和印度尼西亚的乌木要好得多。坦桑尼亚的乌木是世界上最好的乌木,不仅因为气候、海拔、土壤条件等都非常好,还因为这个国家对乌木进行了40多年的改良计划。

    乌木又叫黑檀木,是世界上最坚硬最珍贵的树种之一,它质地细密坚硬,因而比重大,重量也足,不大的一个犀牛木雕就有数公斤重,拿在手里能真切地感受到它实实在在的分量。工匠们先用斧子砍去表皮和白色的木质部分,只取中间的那段乌木,有时为了增加视觉效果,工匠会留下部分白木与乌木一起雕刻成动物,比如长颈鹿,黑白木质搭配起来就有错落有致的花纹,别有风味。更有的工匠构思巧妙,连树皮也不去掉,直接雕刻成艺术品,多是马赛族少女的头像,整件工艺品就显得层次分明,古朴典雅。

    木雕艺人收入不错

    乌木是最难雕刻的木质之一,传统上只有技术非常熟练的工匠才可以雕刻。工匠们对着一根根乌木选料、构思、雕刻、打磨,整个过程非常细致而又烦琐。我问一个老工匠,面对一块乌木如何构思?他告诉我说,其实造型就在脑子里,拿起一块木头心里就有数,该雕刻什么,该去掉哪部分,尽量做到物尽其用,精细而又不浪费。

    我看到,一块木头在工匠的手里三下五除二,不大一会儿就有了雏形,然后用刻刀再精雕细刻,这是最见功力的一步,雕刻得差不多后,再用沙纸细细打磨,这一步更要加倍小心,稍不留神就会把雕刻得玲珑剔透的部位折断,一件艺术品也就前功尽弃了。最后是上油打蜡,一件完整的工艺品就成了。我看着好像不算难,就要了一把刻刀试着雕刻起来,一试才知道,远不是那么回事,小小的刻刀在我手里犹如大刀一样不听使唤,乌木也是越拿越沉,一不小心手还划了一道口子,我只好放弃。

    我问一个年长的工匠,收入怎么样,他说还行,木雕艺人算是普通人中收入较高的,所以日子过得还不错。

    乌木雕以动物造型最多,最具亲情意味的是长颈鹿,母子用一整块乌木雕刻而成,小长颈鹿在0腹下喝奶,母鹿则低下头用舌头轻吻孩子的后背,这就是舐犊情深了。大象的母子雕也有意思,母象阔步向前,小象紧挨着妈妈,也是用整块乌木雕刻而成。还有器皿、各种人物,马赛族的人物造型是乌木雕中的一个很大的表现主题,有表现男欢女爱的、表现他们打猎的,还有表现舞蹈场面的。

    我在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最爱去的地方之一就是乌木市场,几乎每次到达市都要到那里转一转,看到喜欢的乌木雕作品就买下来,由于去的次数多,加上懂英语,所以跟许多店主都十分熟悉,他们给我的价都非常低,至少比我的同事们的价钱要低得多,这样不知不觉中就买了许多,宿舍的柜子里、箱子里、床底下到处都是。可是,让我遗憾的是,我们回国可以托运的重量上限是50公斤,据前期走的同事说,超1公斤最高可能罚25美元,所以我只好提前称一称,结果严重超重,只好忍痛割爱把好多乌木雕送了人,想起来到现在还心疼。如果下次还有机会再去坦桑的话,一定再多买几件,毕竟坦桑的乌木雕是这个国家最有特色的纪念品之一。

    中国大腕们把价格“买”上去了

    我原以为只有中国人会“宰”老外呢,其实坦桑人宰老外的水平不亚于中国人。可能中国人到乌木市场比较多,所以店主都多多少少地会一些汉语,一见中国人靠近,就热情地往店里迎,连声地让进去“看看”,发音居然很纯正,用汉语报价更是流利,可是价格虚高得没个谱。我曾到过北戴河买珍珠项链,据当地的朋友说,外地游客挨宰是不可避免的,比如说,400多元一根的项链你得先把400砍掉,用那余下的几十元讨价还价,最后仍然可以成交,摊贩还有得赚。坦桑的乌木店店主看来也深得其中的三昧,我第一次到乌木市场时就深深体会到坦桑朋友讲价的水平之高。我当时看中了一个犀牛木雕,不是太大,也就有一只猫那么大吧,可雕刻得非常精致,仿佛刚刚从丛林里跑出来。一问价格,店主说是10万先令(约合人民币800多元),与我同去的一个坦桑朋友跟我使眼色,并悄悄地向我伸出一根指头,我心领神会,坚持只出1万,店主似乎非常为难,忍痛割爱的样子表示接受,我突然醒悟,觉得这个价仍然给多了,就说再到别家看看,那个店主居然急了,追出好远说1万1万,我头也不回地走了,看来讲一讲的话,六七千先令就能拿下。

    由于乌木资源越来越少,坦桑尼亚政府已经对此加以控制,不仅控制对工匠们的原材料供应,还控制成品的出口,严格限制对乌木树的砍伐,所以乌木雕的价格一升再升。记得刚去时,一件犀牛雕刻顶多1万坦桑先令,可是一年多后,两万先令都拿不下来,有时还要三五万呢。当然,店主也都是些人精,深知什么人可以多要价,什么人可以差不多就行,比如我们,由于经常去,他们就比较了解,要价也就比较合理。如果一看是急匆匆的游客,急着买几件就走,他们的要价就高得多,而且不容易把价格讲下来。

    一次,总政歌舞团到坦桑慰问演出,在乌木市场正好碰到了他们,都是些大腕,1、程志、蔡国庆、阎维文、谭晶等都在选购乌木雕,他们一看就让人觉得气度不凡,所以各家店主的要价就很高,有一个跟我非常熟悉的店主问我这些中国朋友都是什么人,我告诉他说,他们都是中国的“superstar”。还好,这些“superstar”们只看货色,并不太讲价,要的就是个喜欢,所以几乎人人都有所收获。不过,我心里在为后来者暗暗叫苦,他们这一走,乌木的价格又会升上去一大截了,因为,以我的经验,乌木雕的价格从来就是只升不降的。

  

上一篇:东非的中国传奇
下一篇:坦噶尼喀湖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