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贝宁 > 贝宁

我心中的贝宁古王国

  从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向东200公里,就是埃多州的首府,百年王国贝宁所在地的贝宁城。1997年2月,我蜷坐在黄色中巴窄小的座位里,沿着年久失修的高速公路,去参加贝宁王国遭英国殖民者入侵100周年的纪念活动。在经过了3个小时的颠簸后,中巴驶进了一座宁静的小城,不高的建筑都掩映在高大的树木后面,这,就是我心目中的贝宁古国吗?

    贝宁古王国是非洲黑人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始建于10世纪,曾经兴盛一时,存在时间长达800年,在非洲乃至人类文明史上有着重要地位。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里,人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贝宁古王国的文物。驻站期间,我曾多次去过拉各斯岛上的尼日利亚国家博物馆,那里的一座青铜雕像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在高贵的国王身旁,居然有一个“洋鬼子”。而他的身份是奴隶!能使唤洋奴的国王何其了得!虽然年岁久远,无法考证这个外国人是如何混进王宫的,但这个雕像从一个侧面说明了贝宁古王国当年的强盛。

  

    安顿下来后,我便出门去探访古王国的遗迹。扬手之下,便有一辆尼日利亚“摩的”停下来,这种俗称奥卡达的轻骑穿梭于城市之间,是普通百姓的代步工具。条件好点的司机口中含有一口哨子,权当喇叭使唤。奥卡达两拐三不拐,一堵厚重的墙砸在我的眼前:赭黄色的墙体好象伸向无尽的远方,几人合抱的大树静静地守在大墙旁边。王宫到了。王宫前的广场就是此次百年庆祝活动的主会场之一。

    1897年2月,正是大英帝国在全球肆无忌惮、0时,他们在西非也加紧了殖民步伐。在对贝宁这片沃土垂涎已久,不能得手的情况下,英国人悍然动用军队进入贝宁腹地,贝宁人民与装备精良的英1队激战7天7夜,终因寡不敌众,贝宁城沦陷。英军侵入后,将王宫中的青铜和象牙雕刻艺术品洗掠一空,并流放了贝宁国王(奥巴)奥拉姆拉文。

    尼日利亚国家剧团为了配合此次纪念活动,特地在贝宁城文化中心剧场连着3个晚上上演他们的保留剧目《审判奥巴》,我这个远道赶来的客人也有幸3次欣赏了他们的精彩表演。故事的情节并不复杂,讲述的是英军入侵后,以非法手段审判流放贝宁奥巴奥拉姆拉文。但国家剧团的表演水平就蕴含在平常的故事里。

    刚开始时,奥巴在王宫里过着闲适自在的日子,各路大臣上朝时热闹非凡,照例有忠臣,有0臣,有东方朔式插浑打科式的人物,执行的是让奥巴和观众一起哈哈大大笑的任务。至今令人难以忘记的是次次赚取满场掌声的一段劲舞,一个黑胖子在台上随着激昂的鼓声,耸动着他那肥硕的臀部:鼓点急,摆动幅度便大,但也并不莽狠;鼓点舒,此人的中段运动便显得徐缓优雅。其他的伴舞演员也并不寂寞,他们在观看胖子劲舞的同时,一边议论纷纷,一边做出不服气的样子,一会儿便有一小伙子被推出与胖子比试身手,却败下阵来。

    这种随处可见的戏剧冲突使整部剧变得十分充实耐看。在一个黄皮肤的外行人看来,剧中唯一的瑕疵在于扮演英军军官的演员怎么看也不象。此人肤色既不象当地人那么黑,也不象白种人般煞白。演出结束后对他的采访揭开了谜底:原来他母亲是法国人,父亲才是有点黎巴嫩血统的尼日利亚人。不过自力更生扮演洋鬼子的把戏对我们这些看惯文革时期电影的人来说,也是司空见惯的。

    我在观看演出时,习惯性地带上了照相机和小录音机,边看边工作。没有想到,我在演出开始后第一次拍摄举动便遭到了剧团管理人员礼貌的阻止。他的理由是要保护知识产权,该剧所有的音乐、舞蹈、造型等都属被保护之列。这一点倒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不过,客随主便。相机里唯一的一张并不精彩的剧照和录音机里那几分钟的音乐录音便成了我此行的知识产权收获。

    此次的庆祝活动持续了一个星期,内容丰富多彩。2月20日是活动最集中的一天,我便早早来到了王宫广场。最先登场的是摔跤,其中还有并不多见的女子摔跤,选手们斗得十分激烈,也引得人头攒动,争相观看。我发现远离跤场的一个角落里坐着4位妇女,年纪参差不齐,仪态出众雍容,最大的年近半百,年轻的却只有20多岁。她们似乎并不属于庆祝活动的参加者群体,只是在一扇铁栅栏的后面,远远地观看着精彩的摔跤表演。打听之下,才知道这就是现任奥巴埃雷迪阿乌瓦的4位妻室。问到的人还说,她们平常可不是轻易出门的,更别说4人同行了。这样的好机会,当记者的当然不能放过,在几经争取得到同意后,我凑近铁栅栏给她们拍照。4位王妃倒也配合,在镜头前端坐不动。在我拍完照片,向她们遥祝敬意时,没有想到,最年轻的王妃招呼近待给我送上一张名片,上面姓名地址电话等一应俱全。原来她是想得到我拍摄的照片。我还真有点疑惑:难道她们平常照相的机会少吗?还是天下的女性都有收藏自己倩影的癖好?这个疑问至今没有答案。

    当天的活动不仅吸引了平时深居不出的王妃,更少不了宫里的孩子们。我在观跤的人群中发现一个小女孩极其可爱,便想故伎重施,给她照相。小女孩却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哭着跑回一墙之隔的一个套院里,细问之下,才知道这个小女孩不是一般的孩子,是众多王子公主中的最小的一个。她的兄弟姐妹们显然不像她那样怕生,他们从一个小侧门里鱼贯而出而入,不停地问这问那。粗粗数数,竟有小20个。一个留着盖盖头的孩子胖墩墩地可爱,被我误认为是位公主,结果遭到了待卫的无情耻笑。他原来是位王子。这些孩子岁数都不大,还都在贝宁城里上学。但是弱冠之后,他们便会被送到国外就读剑桥等名校。他们的父亲巴埃雷迪阿乌瓦就是从剑桥法律系毕业后,又回来掌管祖传产业的。

    其实奥巴的后辈们也并不都是走同一条的。一位偏房王子对记者的照相机很感兴趣,一问才知,这个20多岁的大个子自己开着一家照相馆。看到这样一个大龄青年,我就旁敲侧击地问他是否有兴趣娶上多房妻子。他赶忙摇手说,他和前辈们不一样,娶上一个就够了。我想,他一定想起了他叔叔奥巴治理一个大家的难处吧。

    在与王子王孙们套磁的同时,我仔细观察着王宫的建筑。只见围墙上刻有描述重大历史事件的浮雕群,做工精细,形态逼真。唯一的大门是用橡木板镶嵌而成。王宫建筑风格独特,据称内有许多宝塔,塔顶有大鸟展翅状的青铜制品。由于在庆典期间,任何外人都不得入内。我不得不遗憾地放弃自己欲进入王宫一饱眼福的努力。但在王宫外墙的梁柱和回廊上,还是看到了大批装饰性的青铜雕像和浮雕,描述当时狩猎和打仗的情景及各种人物形象。宫内还有圣殿和神龛等。几扇紧闭的宫门上方悬着都是一支青铜箭,看门人称,利箭高悬意在表明如果有人擅闯王宫,就将有血光之灾。听起来有几分吓人。宁可信其有吧。

    大贝宁百年纪念委员会全国主席阿肯祖瓦王子是奥巴的弟弟,他负责此次纪念活动的全盘筹划工作,忙得跑前跑后,我终于逮到机会在他家里采访了他。在谈到此次纪念活动的意义时他对记者说,回顾过去是为了更好地建设未来,要让贝宁人、尼日利亚人,特别是青年人知道在英国人入侵之前贝宁王国的文明是多么发达,使他们在迈入21世纪时,相信自己的能力,相信自己的祖先们几百年前就能做到的,他们现在也可以做到。同时,也希望通过这次活动,让全世界的黑人同胞认识到黑人的祖先在这片大陆上创造了多么灿烂的文明,这都是人类无可估量的文化遗产。他们应该为此而感到自豪,并从非洲文明史中学到大量有用的东西,而不必要仿效那些并不适合自己的政治制度。一席话说得有钉有铆,让我禁不住频频点头。

    阿肯祖瓦话锋一转,又把前几天英国驻尼大使公开声称所谓当年英国人入侵时发生的大火是一场“事故”的说法拎出来大加鞭挞。只见他忿忿地说,在英国博物馆中可以找到的有关档案材料都证明,英国人早就对贝宁王宫中的青铜和象牙雕刻艺术品垂涎三尺,他们向当时的英国政府写信要求进攻贝宁王国,并指望拍卖抢到的艺术品补偿有关战争的费用,而且英军胜利后,还逼迫一些当地人为他们搜寻珍贵的艺术品,一切事实都说明,英国人的入侵是一场阴谋,那场大火也绝不是什么事故。

    的确,贝宁王国的青铜和象牙雕刻艺术品造型优美,栩栩如生,是贝宁文化的代表,也是贝宁古代社会生活的真实记录,在100年前英军入侵时,存放在王宫和神庙中的5000多件文物都被掠走,贝宁文化遭到了灭绝性的损失。100年来,英1人当年掠夺的大批文物,已经通过各种途径,散失在世界各地,有相当一部分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毁于战火之中,目前尚有至少3000件存放在各国的博物馆里或被私人收藏。尼日利亚政府经过多方努力,也只花钱买回了几件文物。看来,尼日利亚政府在纪念贝宁王国蒙难的同时,光大贝宁文化的道路还是很艰难的。

  

上一篇:爱洒棕榈之国——贝宁
下一篇:在非洲贝宁旅游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