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埃塞俄比亚 > 埃塞俄比亚

我在埃塞俄比亚这一年

   “就在回国的飞机落地的一刹那,各种酸甜苦辣的感觉全涌了上来。”志愿者赵茹静说,在埃塞俄比亚这一年,对于每一名青年志愿者来说,都是一笔终身难忘的宝贵财富。

  

   日前,50名中国援外青年志愿者从埃塞圆满完成服务任务,载誉归来。这是迄今为止,我国派遣的第一支服务期为一年且规模最大的援外青年志愿者服务团,也是中国承诺3年内向非洲派遣的300名青年志愿者中的第一批。

   非洲,在世人眼中,是一块神秘而古老的大陆。在埃塞这个陌生的国度里,这些来自中国的志愿者生活得怎样?他们是如何开展志愿服务的?有哪些令他们终身难忘的经历?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些年轻人,分享他们在埃塞这一年的点点滴滴——

   丛林深处的三尺讲台

   “如镜的湖面,参天的古木,茂盛杂密的灌木丛,憨笨的野猪、狡黠的土狼、乖巧的猴子等穿行嬉戏于林间……”这不是《绿野仙踪》里的描绘,而是一座位于丛林中的学院的景象,一座距离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250公里的学院—— A lage A tvet C ollege。这所面积达4600公顷左右的学院位于东非大裂谷谷底,是埃塞农业部下属规模最大的一所农业院校。来埃塞后第三天,兽医专业毕业的王建新就和另两名志愿者一路风尘地来到这里。

   第一个星期,由于没能及时了解到每半个月学院会派一次车给外国老师去镇上买菜的信息,加上学院处于埃塞荒漠化最严重的地区,不可能步行前往,学校也没有给他们配备厨房用具,大家就靠王建新带来的一把电热水壶和方便面凑合着过了7天。

   “最大的问题是交通和通讯。”王建新告诉记者,学院位置偏远,没有手机信号,遇到刮风下雨时,全校的外线电话都会瘫痪,无法跟外界联系。

   王建新负责的课程是兽医临床诊断,室外各处分布的露天猪场、牛场、鸡场、蜂场都是他执教的讲台。由于课程任务繁重,顶着炎炎的烈日上完几节课后,经常被晒得晕头转向。

   服务团团长盖宾杰说:“面对艰苦的条件、全新的环境、陌生的人群,大家没有更多的等待,而是迅速进入角色。无论是独自在偏远地区服务,还是在首都的政府部门服务,大家都用辛勤的劳动、真诚的付出赢得了当地人的尊重和欢迎。”“走在路上,经常会有人热情地冲我们喊:‘CHINA!’’”

   “王大夫,请小心,她是艾滋病患者”

   独立的小山头上,几处房舍,这就是志愿者王剑华的服务单位——阿尔巴门奇医院。

   阿尔巴门奇医院是埃塞南方州的一家大医院,负责当地200多万人口的医疗卫生服务,而整个医院只有8名医生,包括王剑华和另一名志愿者。8名医生中,只有王剑华一名外科医生,所以,手术都必须由他来做,有时还包括妇产科手术。

   在埃塞俄比亚,艾滋病人较多,据埃塞官方统计是12%,而医院里就更多了。在一年服务期内,王剑华共完成各类手术600余例。其中不知道有多少例是艾滋病人,因为在埃塞,艾滋病人享有隐私权。

   王剑华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为艾滋病患者做手术时,旁边的护士悄悄地提醒他:“王大夫,请小心,她是艾滋病患者!”

   “虽然出国前做了很多思想准备,也经过相关培训,但这一刻真正来临时,还是有一股强大的恐惧感袭来。当时,我的两个脚在发抖。”王剑华说,“怎么办?逃掉吗?我是一名中国青年志愿者,是一名中国医生,我跑了,人家会怎么看我,怎么看我们的国家?”

   手术十分成功。但下了手术台后,王剑华一遍又一遍地洗手,旁边一名埃塞的同事看到后,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表示鼓励。王剑华问:“你怕不怕?”这名同事回答:“我怕,但这是我的工作。”

   “这种理念和精神鼓舞了我,让我有勇气和信心坚持下去,不断战胜困难。”王剑华说。

   “这一年,我们牺牲了我们的享受,但是我们正在享受着我们的牺牲。”王剑华说,半年前他在电话中听到了女儿来到世上的第一声啼哭,他给女儿取名叫菲菲,以此来纪念他在非洲一年的难忘经历。

   “非洲的贫穷是可以改变的”

   26岁的申玉龙来自河北林业科学研究院,他被分配到距离埃塞首都40多公里的好莱塔农业职业技术教育学院从事教学工作。

   申玉龙的第一个教学任务是喷施赤霉素促进香蕉和甘蔗生长的实验。这个自称“小个子的中国能人”,一出手就令师生们刮目相看。

   “实验进展顺利,在喷施3次后,喷药的植株就长到了没有喷药植株的两倍高。看到这个现象,很多埃塞师生都说:‘太神奇了!’”申玉龙说,“当我再去喷药时,他们都会围上来问个不停,有的还主动拿起喷壶喷一回。”

   “你们中国发展这么快是怎么办到的?”

   “我很想去中国,怎么才能去呢?”……

   经常有学生向申玉龙提出类似的问题,申玉龙对他们说,要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首先要改变思想观念。

   和申玉龙相比,同样从事农业志愿服务的赵海明一开始就没那么幸运了。赵海明是全国唯一一名来自农村基层的志愿者,被安排到距离首都400公里的康博桥农业大学执教。学校所在地条件异常艰苦,头两个多月,赵海明每天只能靠土豆度日。

   刚开始教课时,由于赵海明的英语口语不太好,部分学生和老师对他这名外教不感兴趣,称他为“不懂英语的中国农民”。赵海明一边努力提高英语口语水平,一边思索着教学突破口。他想到了宿舍前面从未开垦过的一片遍布石头的荒地。于是,他从学校借来一把铁锹和一把镐,开始了开荒行动。

   “2007年1月4日,是我一生中最有意义的一天。我把从祖国带来的玉米种子和部分蔬菜种子,第一次播种在了埃塞俄比亚的土地上。”赵海明说。在他的精心栽培下,这些来自中国的大白菜、茄子、西葫芦、白萝卜、甜瓜等在埃塞的土地上同样获得了丰收。赵海明还邀请师生们一起品尝他做的中国菜。

   渐渐地,学生们从不愿意上他的课,发展到主动跑到地里帮他浇水除草。老师们也在他的带动下开始开荒种菜,学校还把他的开荒经验当成典范加以推广。通过改进播种方式和管理方式,赵海明将当地的玉米产量由亩产200多公斤提高到四五百公斤,埃塞农业部还专门给他颁发了荣誉证书。

   “事实证明,非洲的贫穷是可以改变的。”赵海明说,“我们要更多地带给他们一些思想上的新东西,非洲发展的潜力是巨大的。”

   “如果有机会,我还要回非洲”

   如果不是从别人口中得知,怎么也看不出来,眼前这位有说有笑、年轻漂亮的成都女孩袁欣,是刚刚做过肿瘤手术的病人。今年3月,和王建新在同一所学院从事兽医教学的袁欣,被检查出腿部有肿瘤。

   电话那头,妈妈得知她的病情后,难过地哭了,劝她立即回国治疗。团中央的工作人员也建议袁欣提前回国就医,但是她婉拒了。

   一名附近的女牧民,不知从何处听说了她的病情,赶着驴问了很多人,终于辗转找到了袁欣。女牧民从包里拿出一张饼,一点一点掰下来喂给袁欣吃,说是自己家里烙的饼。接着,又拿出一杯自己家里煮的咖啡,看着袁欣喝下去,女牧民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从那以后,那个女牧民每天放牧时,都要绕道过来看袁欣,给她送烙饼和咖啡。

   “我只是帮她们家的驴看过病,和她有过一面之交而已。”袁欣动情地说,“那一口口酥香的烙饼,那一口口醇香的咖啡,那一份信任和期待,让我不忍离去。为了这份情,我选择了留下。”就这样,袁欣一直坚持到服务期满才回国。

   目前,袁欣还在术后观察期,每天需要服用消炎药和止痛药。但是这个乐观开朗的女孩说:“在埃塞,我们付出了许多,但收获得更多。如果有机会,我还要回非洲。”

   10月27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援外青年志愿者赴埃塞俄比亚服务团总结表彰会上,埃塞驻华大使海尔·基洛斯说:“作为第一个接收中国青年志愿者的非洲国家,我代表埃塞人民感谢志愿者们为埃塞的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所作的贡献。我邀请你们作为埃塞的亲善大使,让更多的人了解埃塞,祝愿中埃友谊地久天长。”本报北京10月30日电

   照片:青年志愿者王建新在AlageAtvetCollege从事兽医教学实践工作。(资料照片)

  

上一篇:在埃塞俄比亚 狼嗥声伴我入梦乡
下一篇:埃塞俄比亚军队与索马里0武装冲突升级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