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南非 > 南非

现代与原始感受南非的迷离

在去南非前,我从没到过非洲。五月里的某个清晨六点,经过13个小时的飞行,我睡眼惺忪地步出机舱门,约翰内斯堡冷冽的空气清新了我的心肺,对非洲的种种期待从这一刻开始一一印证。而13天后,我离开这里时,已被传闻中的非洲魔力所征服。现代与原始交融,繁华都市与自然生态并存,一切都因丰富而美好,南非就是这样一个迷人的综合体。

   来南非前,就已知道它是非洲最现代化的国家,盛产钻石、铂金和黄金,当然还有著名的南非鲍,每一样都令物质女人心驰神往;而一代小资,最难忘那广袤原野下百兽自由疾跑的壮美场景以及成龙电影里幻景般美丽的太阳城皇宫酒店……脑海中这种种略显模糊而苍白的旧印象,终于在这次南非之行后被彻底刷新。

  

   来南非的第一天,导游就告诉我们,南非因种族和文化的丰富多样被称为“彩虹之国”,甚至,连天气都那么变化多端。我在开普敦3天看到的彩虹,比我过去10年里看到的还要多,因为时而大雨滂沱时而阳光普照,天空中随时有惊喜。

   南非三城印象

   绝大多数人到南非的首站都是约翰内斯堡,因为它是南非乃至非洲最大的商业城市及航空港。不过,我们这次甫抵约堡,就转机直奔德班而去。

   位于东海岸、濒临印度洋的德班,是非洲第一大港,著名的南非INDABA旅游展就在此举行。这里有着一切海边旅游城市的慵懒元素:洁净海滩、充沛阳光,趿着人字拖喝着咖啡的白人黑人……时钟仿佛放慢了转速,德班让我看到非洲人生活悠闲、精致的一面。当地华人说这里是南非生活最写意的地方之一,出门看海,常年花开,而且物价便宜,楼价粗略估计略低于疯涨后的广州,但环境质量高出一大截。如果你有在欧洲住店吃饭的大出血经历,那么,你会加倍享受这里的西餐和欧洲化的生活方式。

   而约翰内斯堡则难以用三言两语概括,表面上,它有着商业大都市惯有的无趣外表,又背负着“危险城市”的恶名,但它的复杂性却为它带来了无限趣味。我们进城的那天正值傍晚下班高峰,高速路上进城的车辆稀疏,而对面的车道却是车流如鲫,高处可见滚滚车流延伸到天际线,蔚为壮观。原来,大多数人住在城外,下班正往家里赶,而当我们进得城来,这里已是一片寂静,才晚上七八点,很多街区已路人稀少,令人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另一个教人难忘的对比是,在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与约堡之间的一段高速路上,一路所见都是世界性大公司的总部,设在一幢幢精心设计的独立建筑里,连绵几十公里,气魄非凡,显示着约堡的非洲经济中心地位,但它的旧城却因治安恶化而日渐空寂。

   约堡的复杂性从地面一直延伸到地下,当我们置身于黄金城地下220米的黄金矿坑时,才知道号称“黄金城”的约堡原来地底更精彩,它幸运地处在世界最大的黄金脉矿中心,周围240千米的弧形“金带”内分布着60多个金矿,自1886至今已开采了一百多年,挖走了数以万吨计算的黄金,最深处竟掘到了地下3200米!如今这里的许多旧金矿因产量越来越低早已停止生产,约堡的地底便靠无数条钢杆和木桩一层一层地支撑着,这也是约堡的许多地方都不能建高层建筑,而高尔夫球场却不少的原因。

   我们行程的最后一站,是位于非洲南端的开普顿,我只能用“惊艳”一词来形容这个城市。它面向大西洋,背后是高一千多米的光秃的、顶部平坦的桌山,整座城市沿山脚而建,濒临海边,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而城市的建筑风格则令人疑为置身于欧洲。

   我们到达好望角时,正值大风暴,这种骇人天气在好望角却是稀松平常的事。历史上著名的1487年7月,葡萄牙人迪亚士正是在这里遇上大风暴,逃过大难的船队绕过这一岬角后在今天的莫塞尔湾登陆,迪亚士最初便把这里命名为“风暴角”。值得澄清的是,好望角原来并不是非洲大陆的最南端,它是最早发现非洲的地方,也是非洲的最西南角,大陆的最南端却是不为旅游者所知的阿古拉斯角。感谢开普特人以最质朴的方式纪念了这一个历史性的事件,好望角的岩滩上仅立了一块小木牌,上标有此地的经纬度。时至今日,这里依然西风劲吹,海水阴冷,惊涛拍岸,数百年仿佛弹指间消逝无踪。

   值得一提的是,开普顿还是观赏动植物的好去处,旅游者必到海豹岛看海豹,博德斯海滩观企鹅。而克斯坦博西国家植物园号称非洲最美的花园,不要错过。  

   圆形房子外的热舞和猎游 

   在南非的大城市游逛,容易令人忘却身在非洲。幸而我们在距德班三个小时车程的夏卡兰小镇,已感受了南非最大的种族———祖鲁族的部落风情。著名的夏卡国王(KingShaka)在历史上是一个传奇的成吉思汗式的人物,他统一了南非的祖鲁部落,建立了强大的国家。夏卡兰是他出生的地方,如今这里已保留了旧时的式样,建成民俗村落,旅游者可在此度宿。

   夏卡兰其实更接近一个村的规模,在比人高的芦荟和巨大的仙人掌树环绕之下,弥漫着蛮荒的气息。这里最大限度地保持着部落生活的原状,圆形房子用泥糊成,房顶是植物纤维编就,每个家族的若干圆房子都按一定的规矩和等级排成圈形。进了房,四周一览无遗,据说祖鲁人相信,如果房子有角落的话,容易躲藏敌人和魔鬼。

   我们当晚便在祖鲁人的圆房子里过夜,当然,晚上少不了部落的舞蹈表演,篝火下令人难忘的是非洲女人张扬的舞姿,还有激动人心的非洲鼓点。回到房间,在野外独有的寂夜中我几乎是倒头便睡,对房间洞开的窗户和没锁的房门的忧虑,也在强烈的睡意中烟消云散。

   在南非除了看部落风情,还少不了猎游这一项游乐。南非的猎游大约可分几种,自驾车、乘敞篷吉普、骑大象或乘热气球。对于热气球我有强烈的兴趣,但最终我们还是选择了最稳妥的吉普车。猎游“三件宝”自然是毯子、厚风衣和长焦镜,在南非的许多国有或私有的动物园,都可以这种形式最近距离地接近野生动物。像长颈鹿、斑马、犀牛、非洲象、角马、羚羊等这些动物,大多能轻易看到,只有狮子和猎豹,就得碰运气。我们这次猎游,运气不佳,寻觅不到猛兽的影子,幸而,我们在返程时碰到了非洲象群。兴奋之余,也出了点小状况,一头非洲象1般地堵在了泥路上,任凭我们在后面干着急,经过了十多分钟的对峙,在三辆吉普车引擎的轰鸣声中,大象突然连珠炮发地投下了四五团篮球般大、臭不可闻的粪便,在我们的一片惊愕声中,施施然转身钻入丛树而去。

  

上一篇:南非发生电荒导致黄金和白金价格大涨
下一篇:南非假钻石团伙瞄准华人 数十人已被骗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