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喀麦隆 > 喀麦隆

与穿着“树叶裙”的少女拥舞

非洲部落舞蹈源于何时,这是一个舞蹈史家都尚无定论的问题。我第一次看到部落舞蹈,是在喀麦隆与中非交界处附近的一个叫马丁格林的村子里。那是在离开木巴大酋长城堡的第二天。应我的要求,大酋长派给我的向导苏乃便去与本地酋长联系,专门为我安排了一场表演。表演是在村落中一块空场地上进行的。

    舞者是两个男子,全身1,胯下夹着一个黑乎乎的形状奇怪的饰物,前边尖而硬地向上翘起,后边却是一个毛茸茸的带孔状的物件吊在0下边一晃一晃的。伴奏的乐器除了两尊一高一矮的鼓立在场地边上由两名站着的汉子用手掌拍打外,还有一架造型奇特的硕大木琴平放在地上,由一位老者用木槌击发出一种奇特的声音。伴随着鼓点与木琴,两位舞者在场地中扭动着身体,时而舒缓,时而激烈,手腕与脚腕上的铁环铃铛,也随之发出时而舒缓时而激烈的金属之声。

  

    跳到情绪高涨处,两人口中发出一些听不懂什么意思的叫喊声。舞蹈的语汇简单、重复,多是模仿日常生活中一些劳作的动作。苏乃告诉我,舞者胯下所挂之物,多为野牛、雄狮一类动物的0制成,在性崇拜中也含有对力量与威猛的崇拜。在非洲,每个部落村寨,但凡一切重大紧急的活动都是要用舞蹈来制造气氛的。从婴儿的出生、孩子的成年、结婚、死亡的仪式到播种、收割、狩猎、战争及胜利庆典乃至拜祖祭神(天地自然)等等,都是离不开舞蹈的。

    真正使我领略非洲部落舞蹈魅力的,一是在“奔”(音译)族部落所看到的“魈”(音译)舞与“geigei”(音译)舞,二是中部非洲原始森林中俾格米人的狩猎舞。喀麦隆、中非、乍得三国交界处巴依布姆附近的村落,是“奔”族部落聚集的地方,据说,大酋长木巴的“行宫”也在这里,所以,漂亮的姑娘也特别的多。跳“魈”舞的是一群青春少女,1的胴体只在腰部围着一圈树叶,难道不会容易掉下来吗,这使得我蠢蠢欲动想与她们共舞,这些奔族少女们各个形体健美、四肢修长,如同缎子般细腻的皮肤黑里透红,蓬勃发育的双乳宛如两只生红薯耸在胸前,赤道的阳光在她们身上熠熠生辉,活像一群舞动的紫铜雕像。

    “魈”舞队形变化多端:随着高亢的一应一答的歌声、叫声,少女们一会儿围成圆形,一会儿排成一字,一会儿又变成面对面的两排,动作也比我在马丁格林所看到的舞蹈复杂得多,时而站起,时而蹲下;时而弯腰,时而仰面,手舞足蹈,不亦乐乎。不大一会儿时间,晶莹的汗珠便洒满全身,如同粒粒珍珠镶嵌在棕色锦缎之上。跳过一阵,队伍中走进一位年长妇女,与姑娘们和而歌之,接着,便做出许多示范动作,姑娘们也便如同接受训练的士兵一样重复着这些动作并齐声呼喊。

    苏乃告诉我,这一段舞蹈的内容是部落的长者在教授孩子们怎样在自然中生活,从如何辨别庄稼和野草,如何种植与收获甚至到如何哺育孩子等等,整个内容如同一所部落学校向她的子民们进行的一节生活启蒙教育课。“geigei”舞则由一群小伙子登场,他们手持竹矛,从头到脚涂满了一种白色颜料所画的大大小小的圆圈,腰中或围一块布,或裹一张兽皮,甚至还有穿脏兮兮已难辨本色的牛仔裤头与花花绿绿的短裤的,不伦不类。

    苏乃说这些小伙子跳的舞是表现部落男人勇猛剽悍的,多在部落庆典或祭祀活动时跳,领舞那个头戴面具披着毛发的叫“geigei”,所以这种舞便以“geigei”相称。至于那些牛仔裤头与花短裤之类,都是来部落的西方人留下的。最激动人心的,还数我在西部非洲原始森林中所看到的俾格米人所跳的狩猎舞:古木参天中的一块泛着红色的土地上,俾格米人和着鼓声,踏着鼓点,投枪、射箭、搏杀、胜利……越来越亢奋的情绪与舞蹈纠缠在一起,继而发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呼喊。

    这呼喊声裹挟着鼓声,回荡在茫茫大林之中。这情景,使我回想起著名人类学家约翰·麦勃奎在《两性的冲突》一书中所描述的非洲一些古老部落的一种称为“宴饮”的壮观场面:“痛饮之后,人们围着熊熊篝火狂欢起来,0荡魄的舞蹈将整个部落男女老少的情绪推至高峰,在微弱的月光或火光之下,参加宴饮的男人、女人跳起了专门刺激“宴饮”式1的奇特的舞蹈。”麦勃奎博士所描述的这种由舞蹈引发的部落活动,也是部落人向他们生存的这个险恶的环境展示自己的一种力量的方式,而且这种“宴饮”,在当今非洲的部落也怕难以见到了。

  

上一篇:喀麦隆电力状况
下一篇:“中国艺术精美绝伦”:记喀麦隆中国艺术节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