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南非 > 南非

以曼德拉之名告别种族隔离制度14年的南非

  

  距开普敦12公里的罗本岛,有着比钻石更珍贵的南非国宝。

   那是一间4平方米左右的牢房,一张弹簧矮床,一方小桌和一把靠背塑料椅组成了全部。名叫纳尔逊·曼德拉的黑人囚犯曾在这里度过了27年铁窗生涯。每当种族隔离的阴影袭来,他总会在心里默念那句流传于土著部落的班图语格言:“u-muntugumuntungabantu”(人只有在与他人的交往中才成其为人)。

   正是这个编号46664的囚犯,在出狱后让南非被隔离的黑人和白人迈出了交往的第一步。1994年,成为南非第一任黑人总统的曼德拉,开始为这个年轻冲动的国家疗伤。

   光阴荏苒。今年7月,曼德拉90岁了。

   种族解放14年来,南非人正书写着曼德拉的梦想。早报记者前往彩虹之国,探访这里的理想与现实。

    所有人都自由了

   上个世纪70年代,住在东开普省的蒙兹·穆瓦巴还是个孩子,那时在他看来,未来就像村里夜晚那片天空一般凄凉、难以琢磨。

   “如果你住在一个贫困的小镇上,你可以悄悄窥探有钱邻居家的灯光,幻想一下未来会更好,”他说,“对我们这样村里的孩子来说,我们甚至都不知道有灯可以看。”

   但是穆瓦巴非常幸运地躲过了种族隔离制度下的教育体制,在开明的父母的支持下他顺利地踏入了大学的校门进行深造。如今40岁的他已是南非知名TorgueIT科技公司的执行主席,该公司与微软、思科这样的世界知名公司都有业务往来。

   从好望角自然保护区山顶的灯塔极目远望,印度洋和大西洋交汇处惊涛骇浪。这个非洲大陆最西南端的著名岬角,如今见证着南非曾经被隔离的族群的交汇融合。

   23岁的黑人发型师马皮斯特·豪迪与26岁的白人售货员雷·埃文斯是一对恋人。在种族隔离时代,他们这样的感情是被明令禁止的。如今他们正大光明走在约翰内斯堡的大街上,也不会引来异样的目光。“20年前,我可能会被送进监狱,”她说,“现在人们,尤其是年轻人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

   在南非城乡的街头、广场和购物中心,到处可见曼德拉的画像。孩子们穿着印有曼德拉头像的T恤衫奔跑玩闹,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常可看见身穿彩色“曼德拉服”的各国游客。

   14年来,南非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黑人在南非可以成为公司的董事,代表国家参加国际体育比赛,编辑国内著名的报纸,开自己的餐馆。过去黑人聚居的贫民窟获得了新生:曾经的泥泞田地上建起了新的公路、房子和超级市场。开悍马的黑人比白人还多;成长中的黑人中产阶级带动了房地产业的繁荣,过去固有的界限被一一打破。

   所有的人无论肤色、种族、性别都获得了自由:行动的自由、言论的自由、选举的自由。种族解放已经14年了,或许人们早已经把这些看得稀松平常,甚至已经忘了在曼德拉上台之前大多数南非人民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些。

   尽管种族融合使得约翰内斯堡等一些地方变得比以前更乱更脏,治安也日渐糟糕,但人们普遍认为,一个开放而远离歧视的南非是在进步。

    迎接“希望时代”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图图大主教对南非社会的进步表示赞美,然而他对“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发出了警告:“国家的领导人必须警惕富足、摩天大楼、豪华轿车背后的警示,因为大多数人民仍然生活在贫困之中。”

   此外,艾滋病也是笼罩在每个南非人心头的一片阴影。据联合国统计,现在南非4700万人口中有550万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平均每天约有950人死于艾滋病,其中70%的死者是15岁至49岁的社会主要劳动力人群。专家估计,这种高死亡率还要持续10年时间。2006年,南非有35万人被艾滋病夺去了生命。目前,南非是世界上艾滋病病毒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

   南非的犯罪率之高也在非洲大陆屈指可数。“在大多数国家,非自然死亡的主要原因是车祸,”比勒陀利亚安全研究所的高级调研员特德·莱格特表示,“在南非,却是谋杀。”

   随着社会的进步、国民信心的提高,南非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也正逐步攀升。种族隔离时代,南非几乎被全世界孤立。如今,自由、民主的南非正迈向“希望时代”。在过去的5年中,南非每年的经济增长率达到5%,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在世界发展中国家的金砖四国(“BRIC”,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之后,“VISTA五国”(越南、印度尼西亚、南非、土耳其和阿根廷)正在崛起,成为最有潜力的新兴国家。

   2010年,南非即将举办举世瞩目的世界杯足球赛。为了迎接这场非洲大陆上的首次世界杯,南非政府正在努力打造一个崭新的形象呈现给世人。“过去一谈到南非,人们立马就会跟暴力、艾滋病、贫困联系起来。通过举办世界杯,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可以亲眼见识一下南非的现状,而不仅仅听西方媒体的报道。”南非外交部亚洲与中东司副司长杰里·麦特吉拉告诉早报记者,“世界杯对于南非的意义就如同奥运会对于中国的意义一样。”

   南非的土地上留下了先人史诗般征程的脚印。两千年前,非洲黑人穿越一望无际的茫茫草原南下迁徙首次踏上这片土地。18世纪初叶,拓荒者已经翻越山脉,把领土延伸到干旱台地上。曼德拉历经个人的“奥德赛”从监狱走进了总统办公室,他给自己的自传起名《漫漫自由路》。“我们还没迈出征程的最后一步,”他在书的结尾处这么写道:“只是向更长、更艰辛的道路迈出了第一步。” (早报特派记者 周云发自开普敦)

  

上一篇:南非“历史教科书”罗本岛
下一篇:南非总统指出津巴布韦没有发生危机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