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摩洛哥 > 摩洛哥

游摩洛哥记实

  拥有三千年文化历史的摩洛哥,既融入又抗拒着现代文明,就像其地理环境,一边是深情款款的大西洋,一边则是如1般的热情沙漠。

    两个不谙法语和阿拉伯语的好游之徒,慕名来到摩洛哥,凭着旅游书、指南针,一路跋涉,也一路“巧遇”长袍人,看古迹观日出……

  

    飞机在摩洛哥卡萨布兰加(Casablanca)机场停下,简单而安静的抵境厅里只有一条行李输送带在缓缓转动,即使只有一班飞机抵境,我们还是等了将近45分钟才看到行李。

    抵境厅外就只有数家等了半天也见不到人影的钱币兑换商店、汽车出租公司,和一家以瞪大了的双眼来回答询问的旅游中心。

    车子开出机场,迎接我们的是平坦又黑得发亮的柏油路,一路上有清楚的法文路标。我们在机场找不到详细地图,租车公司也没提供,于是两个不谙法语和阿拉伯语的好游之徒,就只能凭着旅游书、指南针和YS超强的方向感开始一路跋涉,而且很意外地、非常顺利地抵达首个目的地——拉巴特(Rabat)。

    拉巴特

    自法治时期开始,拉巴特就一直是摩洛哥的首都。1912年开始,她已是摩洛哥的政治与行政中心,如今,她更集政治、行政、商业于一身,是继卡萨布兰加之后的第二大城市,拥有超过一百万的人口,同时也是摩洛哥的大学城。就如其他的摩洛哥城市,城内分有旧城区和新城区,古城区有城碉、古城与市集,新城区则主要是金融、商业与交通中心。

    拉巴特的旅游景点大致上可分为四个区。北部景色怡人的乌代雅城堡(Oudaia Kasbah),西部的旧城区,东北的哈山礼拜塔(Hassan Tower)和仍保留罗马遗迹的西部小镇Sale。

    在地图找出乌代雅城堡的位置后,我们立即驱车北上。三十分钟后,车子在错综复杂的蜘蛛网里终于理出方向,但还是只能在城墙下打转。车子莫名其妙地来到一道看似政府机构的大铁门外,门的两旁有两名骑在马背上的英俊骑兵在站岗。

    下车问路,如鸡同鸭讲,突然从门内闪出一名身穿传统长袍(jellaba)的当地老人,说得一口浓厚阿拉伯口音但非常流利的英语。长袍老人说他能带我们到城堡去,但要60Diram(约12新元)作为车马费,我开始使出杀价本领——30Diram,老人豪爽地一口答应。原来城堡就在沿着马路开上5分钟车程就能抵达的地方。

    乌代雅城堡

    乌代雅城堡之名来自于一个阿拉伯部落Oudaias。十六世纪,叛族对古城虎视眈眈,为了保护古城,Moulay Ismail带领了Oudaias族人在此定居。城门是于1195年由统治者Yacoub el-Mansour所建的具Almohad时期建筑风格的代表作之一,土红墙上精细的平雕更是别致。这个城堡依临大西洋峭壁,进入城门后,往前直走不远就到能环视大西洋的平台视察站。视察站昔日肩负着保卫Bou Regreg河口的重任。

    识途老马的老人不走主道,反而带领我们徐徐走着串着一家家民宅、迂回转折的窄巷。

    窄巷蓝白建筑

    窄巷尽头一拐,眼前就是地中海风格的白墙蓝天。

    步入窄巷,和城堡外老旧沉闷的建筑有天渊之别的房子,让人眼前一亮。这些房子大多数是由西班牙迁移至此的回教难民所建的,和城门不同,这里没有精心设计的浮雕装饰,有的是雪般的白、海般的蓝色外墙和开着只能让最少量阳光透射进屋里的小木窗。

    午前的古城小路没有其他行人,也因为蓝白而显得格外安静,但放置在屋顶上因海洋气候而长得生机盎然的盆栽植物、经过长年累月涂鸦洗礼的矮墙、具西班牙风味的街灯和铁窗、嵌在门上擦得发亮的铝质装饰盘碟,却丰富了古城的幽静。

    这个充满地中海风味的蓝白古城仿佛有一种让人在不知觉中放慢脚步的魔力。蓝与白均匀地粉刷在每一堵墙上,每一扇门都被细心地装饰着,它们在努力地掩盖历史,但古老的土红城墙和风味独特的城门却出卖了它们,而空气中也因此飘散着矛盾的味道。

    是的,摩洛哥就是这样一个被矛盾所充斥的国家。她带着三千年的文化历史,既融入又抗拒着现代文明,就像其地理环境,一边是深情款款的大西洋,一边则是如1般的热情沙漠,头上还顶着一个浪漫的地中海情人。

    传统市集

    离开古堡后,长袍老人把我们带到对街的一个市集。这个传统市集里的商店沿着一条长长窄窄的人行道,一家挨着一家的售卖着各种各样的民生用品,当然也少不了著名的摩洛哥地毯和吸引游客的手工艺品。而让我们大叹“早知道”的是,原来我们入宿的旅店就在这条市集街的另一端。是的,早知道我们就不必开着汽车在路上兜了一圈又一圈,早知道我们就可以边走边逛地来到目的地。

    哈山礼拜塔

    长袍老人接着问我们是否要到其他地方游览,我们决定到哈山礼拜塔去。老人连声说没问题,但要价30Diram。看见我们用犹豫的眼光望着他,老人露出一副生气的表情,嘴上不停地说道:“我们摩洛哥人是不骗人的,我不是骗子,不会骗你们的。”

    于是我们被老人带到目的地,这时我们才像呆瓜一样地发现,原来早前停车问路、铁花门外站着帅哥骑兵的地方,就是哈山礼拜塔的侧门。长袍老人不费吹灰之力又回到他的地盘了。

    哈山礼拜塔是始建于1196年,占地183米x139米。Yacoub el-Mansour原本想在这里建一座世界最大的回教礼拜堂,可惜他的宏愿随着他在四年后与世长辞而告终,现存礼拜堂是经过1755年大地震所遗留下来的。礼拜塔是拉巴特的著名地标,塔楼高44米,共有六层,层与层之间是以斜坡式地面连接起来的。摩洛哥独立后的第一个祈祷日就是由摩洛哥的独立之父Mohammed V在这里主持的。

    长袍老人尽责地解说完毕,我把60 Diram递了过去。老人看见我手上的钱,突然又生起气来:“一个人一个景点30 Diram,你们两个人去了两个景点,应该付我120 Diram。”

    人生地不熟,只能怪自己没有事先说清楚,我们只好乖乖地掏出另外的60 Diram,走人了事。

    我们其实是冲着摩洛哥西南部著名的撒哈拉沙丘(Erg Chebbi Dunes)而来到非洲北部的。

    撒哈拉沙漠的日出。

    从拉巴特开往西南沙漠时,会经过沙地绿洲,然后从中部高原区穿过蜿蜒曲折的高山区,才能进入漫漫黄沙的沙漠边沿区。中部高原地高气爽,林绿水饶,皇室夏宫就建在小镇Ifrane郊外。

    一进入高山区,我竟然被车窗外的景色迷惑了。在被毒辣的太阳猛照了数小时后,我居然不可思议地看见牛羊在被白雪覆盖着的草地上啃草,车子停下来拍照时还晃着脑袋跟我们打招呼呢!

    车子在雪山公路上依山盘旋,抵达沙漠的入口小镇时,天色尚亮,找了一家小旅馆,在掌柜的安排下,来了一个蓄着小胡子的年轻小伙子。由于普通小汽车不能在沙地上行驶,所以得靠小伙子开吉普车把我们载到目的地——Merzouga。

    凌晨上沙丘

    小伙子把沙漠景色形容得天花乱坠,还说服我们在隔日凌晨去沙丘看日出,并且要价比旅游书上说的淡季价还要高出300Diram,我们只成功减了200Diram。

    凌晨五点,在漆黑的冷空气包围中,我们钻进了吉普车。换上长袍的小伙子显然不是新手,在微弱的月光之下,他丝毫不犹豫地开着时速80公里的车子往前冲,对路况和方向完全充满信心。

    车子终于到了一个停放着多辆吉普车的集合点,耳边尽是一片细细琐琐的日本话。小伙子突然对我们说道:“这就是骑骆驼的地方了。”我们愣住了,怎么资料里没说要骑骆驼?

    又来一个长袍人

    还没搞清楚状况,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样子长得像天方夜谭里的富商模样的长袍人。不祥的预感立刻涌了上来。大腹便便、右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枚金灿灿戒指的长袍富商气定神闲地说:“你们得骑骆驼到沙丘上看日出,一个人一只骆驼要300Diram。”。到了这种地步,已由不得我们决定要或不要和讨价还价了,只好乖乖掏出钱来。

    我突然灵机一动,问富商来回时间多长,长袍富商说看完日出后,骆驼看守员会带我们四处看看沙漠景色,来回约需一小时半。

    在沙丘上等候待日出,日本游客就在不远的沙丘上。太阳虽还没露出脸,曙光却已把黑暗驱走了大半,沙丘的轮廓逐渐清楚了起来。随着太阳从地平线下被往上推挤,层层叠叠的沙丘顿时被染成一片红。

    这些著名的沙丘在撒哈拉沙漠的西部外围起起伏伏地伸展了约30公里,最高可达250米。大自然真是奇妙,沙丘在每日不同时段的阳光照射下,会呈现粉红、金和红等不同的颜色。Merzouga沙丘是在摩洛哥境内唯一的天然沙丘,也是阿尔及利亚撒哈拉沙漠的典型沙丘,据说,90年代的恐怖动作片The Mummy就是在这里拍摄的。

    日出带来光明,黑暗中的事物,在公正的阳光底下一下子就被看得清清楚楚了。吉普车的集合点离我们的所在地也只不过500米左右,隔壁的一对洋人在导游的陪伴下,轻轻松松就走到沙丘上来了。骆驼看守员并没有带我们到处去看沙漠景色,因为看日出和来回就用上了一个小时。

    回程中,司机小伙子驱车带我们走马看花地看了看一些沙漠小镇,来到一扇精致的木门前,我们在茫然中被带进屋里,迎接我们的……又是一个长袍人!

  

上一篇:撒哈拉沙漠遇险记
下一篇:摩洛哥芬芳缭绕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