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埃塞俄比亚 > 埃塞俄比亚

燕赵青年志愿者:爱在埃塞俄比亚燃烧青春无怨无悔

河北省青年志愿者援埃塞俄比亚服务队回国座谈会于近日在石家庄举行,青年志愿者们畅谈了他们在埃塞的亲身经历和感受。这14名志愿者是于2006年10月25日离开家乡,在北京经过5天的培训后,与其他省市选派的共计50名青年志愿者赴埃塞俄比亚从事为期一年的计算机、汉语教学、农业技术推广等方面的志愿服务工作的。

   他们自己说,去国外作志愿者,每一天都是新的,并把这看作是一次难得的体验生活、锻炼自我的机会。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感召下,承载着"河北青年志愿者海外服务第一队"的光荣使命,这群年轻人用心工作、用心生活。座谈会上,他们将各自在那神秘的"非洲屋脊"度过的一年中是如何克服语言、饮食、环境上的巨大差异和种种困难,出色地完成既定的志愿服务任务,并作为两国"民间大使"在当地传播中国文化、促进两国人民感情交流的点点滴滴娓娓道来--

  

   燃烧青春 无怨无悔

   孟明是石家庄焦化集团公司职工医院一名外科主治医师,出国前,家人和同事都告诫他埃塞的艾滋病感染率高,劝说他放弃。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奔赴埃塞,来到位于南方州首府阿瓦沙以南45公里的山区地带的伊尔加阿莱姆医院。孟明至今仍清楚得记得去年12月第一次为爱滋病人做手术时的情景,他说,"手术不复杂,是混合痔,不过我还是有点紧张,但我是一名医生,是一名中国志愿者,我不能拒绝。"手术很成功,全科同事都给孟明鼓掌。一年中,他总共完成了361台手术,其中为爱滋病患者手术40例。

   在好莱塔农业教育学院教试验课的申玉龙被埃塞朋友称为"能干的中国小个子",这个绰号还颇有来历。申玉龙刚到学校时,埃塞人对他这个小个子很不在意。申玉龙心想,小个子怎么了,浓缩的都是精华,一定要让你们重新认识我。他的第一次试验是用赤霉素促进甘蔗生长,经过认真对比、反复试验、历经三次喷施,甘蔗长度达到以前的两倍。埃塞老师和学生从此对"创造奇迹"的申玉龙刮目相看。一年下来,申玉龙完成了栽培整地模式改造、地埂建造等四项实习教学内容;协助中国专家搞的小麦、玉米两项节水高产示范先后引来学校领导、Oroma州农业部领导和埃塞俄比亚农业部农业技术推广司领导的观摩,他也为自己赢得了"教学成绩突出"奖状。

   我们是光荣的"民间大使"

   盖宾杰是河北省药品检验所的计算机及应用工程师,与在石家庄经济学院工作的妻子刘薇作为夫妻志愿者一起去了埃塞。两人在埃塞度过了他们难忘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盖宾杰说,"那一天是3月20日,我们想,一定要过一个有意义的纪念日,就决定在天给村里的孩子们上中文课。"结果,那天屋里挤得满满的,他们给孩子们一遍遍教他们拼音,放他们在国内的结婚录像。"我们的结婚方式采用的是中国传统方式’骑马坐轿’,孩子们看了后高兴地大呼小叫,他们问’中国现在的结婚都是这样么’,’中国城市里也有马上路么’,’为什么新娘要把头盖上不让别人看’……等等一大堆好奇的问题,我们都耐心的给他们解答",盖宾杰介绍说。他们之后还给当地朋友讲中国的传统婚俗、讲中国孩子玩的游戏、讲中国的古代小故事,像曹冲称象、叶公好龙等,激起了他们对中国的向往。

   与其他志愿者相比,在埃塞俄比亚新闻署工作的焦喆有着更多地了解埃塞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机会。她曾参加报道过埃塞总理梅莱斯与中国商务部领导会晤、非盟会议,也有幸亲采访过多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埃塞俄比亚世界马拉松冠军等知名人士。她印象最深的是整个团队在埃塞的家中举办的一次与埃塞朋友们联谊的"中国日"活动。志愿者们邀请了很多当地媒体的同事,介绍中国的地理历史,介绍中国的农村问题。焦喆和河北的另外一位志愿者付梦娇两人以中国北方的传统美食--饺子来向埃塞朋友展示中国的饮食文化。埃塞朋友在两人的讲解和演示下也兴奋地纷纷上阵学包饺子。虽然他们各个都是吃了午饭才去的,几大盘子饺子很快就见底了,还边吃边称赞"中国的食物真是又好看又好吃!"而志愿者们却一个也没吃着,虽然他们也好久没吃饺子了,但还是很高兴。

   爱,在这里延伸

   徐娜在埃塞俄比亚贸工部温吉糖厂从事产品规划设计与推广。在埃塞期间,她特意向队友申玉龙要了17颗黄瓜种子。在埃塞,黄瓜很少见,即使有也是非常之贵。由于受土质与旱涝的影响,只成活了3颗。徐娜说,"当我告诉我的埃塞邻居,这是中国的ZIKUNI(黄瓜的当地语)后,他们显得很激动,比我还珍惜,每天和我一起浇水、锄地,照顾这三颗幼苗。"回国前,一位埃塞园林工用当地语连说带比划地对徐娜说,他们日后将用lemlem(徐娜的当地语名字)来命名这3颗中国的黄瓜。徐娜说,自己现在仍然很牵挂那几颗象征着友谊的种子和热情、友好的埃塞人民,真诚祝愿3颗"中埃友谊之瓜"万古常青。

   孟明说,一年来,埃塞朋友淳朴、真诚的友谊,陪伴他度过了每一天。今年四月,九名中国工人不幸在埃塞遇难,埃塞朋友们纷纷向孟明表达慰问,都争着要做他的卫士,保护他的安全。他还介绍说,"我要出远门了,他们就问我钱够不够,都要掏钱给我,并说,在埃塞最好的朋友都是这样。我要走了,他们都很难过,他们竟然很怕提October(十月),因为我十月底就回国了。"

  

上一篇:加快发展对华旅游埃塞俄比亚中文旅游网站开通
下一篇:通讯:在安哥拉辛勤奉献的中国人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