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赞比亚 > 赞比亚

雨中游维多利亚瀑布

 维多利亚瀑布位于赞比亚和津巴布韦的交界处。看到一个有人排队的入口处,我们便迫不及待的将车停在了旁边的停车场。一问才知道这是到赞比亚的边境海关,瀑布的入口在回头约300米的地方。门票不贵,约40元人民币。瀑布的入口处并不堂皇,只有几处用茅草做成屋顶、很有非洲特色的建筑,周围都用铁丝网围了起来,站在入口处就已听到从瀑布那儿传来的隆隆声。瀑布区内的林木葱郁、高大挺拔,很有一些原始的森林的样子。沿着石块铺就的小道走了约走了一百多米,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从隐约的隆隆起的声音变成天际边打雷似的隆隆的声音了。湛蓝的天空中,不时飘来了阵阵的雨丝,那是瀑布溅起的水雾。沿着石块铺就的曲曲弯弯的小道前行了几十米后,漂忽的雨丝变成了阵阵的斜雨,我们冒雨前行,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大,两人讲话都要提高音量才能听清楚,终于在林荫道的开朗处,我们看到了咆哮奔腾的维多利亚瀑布(VICTORIA FALLS)。

    我冒着雨水,向前跑了几步,透过林间的缝隙向着声响的方向望去,只见前面迷雾缭绕,把这朗朗乾坤和光彩夺目的太阳遮得无影无踪,阵阵的狂风挟带着水珠扑面而来,让人怎么也看不清瀑布的真面目。虽然来时有人告诫我们:要带雨具。但我们对这儿因瀑布卷起的狂风斜雨的认识还是不足,手拿着的雨伞一会被刮向东,一会又刮向西,还没看清瀑布是什么样子,身上的衣服早已湿了半截。七月的南半球正是寒冷的冬季,风一吹来,冷得人有点儿发抖起来,看来只好先撤下来再寻良策,否则全身湿透还问题不大,要是相机进了水,这亏可就大了。退开不到五米,我们又回到了灿烂的阳光下,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把相机罩好,又拿出一个大的黑色塑料袋,在袋底和两侧各撕了一个洞,做了一个简易的雨衣,从头上套下来,把身子遮的严严实实,又把裤管卷得老高,这下我是越是风雨越向前了。站在斜雨中,注目向瀑方向看去,一阵狂风刮过,魔鬼瀑布(The Devil’s Cataract)露出其庐山真面目了。原来我们的面前是一条宽约40-80米宽、深约90余米、长约1800米的狭长的峡谷,好像是用一把利斧把平展展的大地一劈,削成两半,边缘几乎成九十度地向下陷落下去。我们此刻正站在了津巴布韦的这一侧的断裂带的边缘上,抬脚向前一跃,人就会和瀑布的水流一般向着百米深的地方飞驰下去。

  

    赞比西河缓缓的在非洲大地上,悠闲的由西北向东南方向的印度洋流淌着,在这儿突然从高处跌落,每秒数千立方米的水流在宽阔河面上齐整整的飞奔直下。魔鬼瀑布(The Devil’s Cataract)由于流量集中,并在跌落大峡谷之前又已落下数个阶梯,湍急的河水变得上下翻滚、起伏迭宕,阵阵急浪形成的漩流奔腾汹涌,在跌落到大峡谷之前向前猛然一跃,在深深的峡谷的上方形成了一个壮美的弧线,(我觉得那弧美得让人眩目,我也曾见过体操运动员那优美的腾空飞跃,也曾见过野生大羚羊跃过路障的那一刹,但令我又是赞叹又是震憾的,无疑该属于这壮美的弧线了),尔后以千军万马之势呼啸着咆哮着从百米之巅向下扑去,纵然下面是千沟万壑、砺石峥嵘都义无反顾,纵然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也在所不惜;咆哮的江水奔腾而下,在一百米长的下落过程中形成一波又一波的浪环,它们溅落在悬崖峭壁上、冲击在犬齿交错的砺石丛中,化成雷鸣般的吼声、化成了由无数的水滴组成的水汽气浪,气浪在谷底向四面八方冲击,继而从峡谷之底顺着悬崖峭壁直冲云霄而遮天避日,然后又哗哗啦啦形成阵雨扑面而来。一阵狂风把这雨雾一扫,阳光从斜刺里照耀着这些无畏的精灵,化做了一道亮丽的彩虹,从峡谷的一半横跨而来,直上半空。在彩虹的外侧,还可看到另一道色彩稍淡的彩虹,好似他们相依相伴夫唱妇随。我睁睁的看着这前赴后继汹涌澎湃的河水,心中升起无限的敬意,耳边骤然响起了我国作曲家冼星海的不朽之作《黄河大合唱》:“哎,划哟,哎,划哟,……划哟,冲上前,划哟,冲上前……”,眼前似乎看到了中华英烈前赴后继的壮丽场景,他们不就是这样不畏任何的艰难险阻,俱有一往无前、压倒一切敌人的气概的吗?这非洲大地上的多少英雄人物,不也是像这滔滔的赞比西河一样,为着他们的民族存亡而勇敢向前的吗?是啊,古往今来,多少的人,一生碌碌无为,何如像这赞比西河之水,怦然跃下,虽粉身碎骨却化作了一道亮丽的彩虹?生命是短暂的,但光辉却是永存的。

  

上一篇:刺激的赞比亚
下一篇:游赞比亚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