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埃塞俄比亚 > 埃塞俄比亚

在埃塞俄比亚 狼嗥声伴我入梦乡

  2006年10月,7名成都青年志愿者参加了中国青年志愿者赴埃塞俄比亚服务项目,奔赴埃塞俄比亚开展汉语教学、医疗卫生、乡村建设、工业技术、文化发展等为期一年的志愿服务。昨日,记者在北京采访了他们,请他们讲述一年来的生活和工作经历。

    想做点事留下有意义的东西

  

    朱坤 23岁,四川大学轻纺与食品学院在读硕士研究生

    当地从事职业:大学老师,教服装与纺织

    朱坤的父亲曾在利比亚进行了为期两年的援建工作。去年8月底,团中央招募青年志愿者赴埃塞俄比亚从事志愿服务,朱坤随即报了名。朱坤告诉记者,他在埃塞俄比亚西北部一个风景秀美的城市教服装与纺织,这所大学里的学生对他的中国古典服装、少数民族服装等非常感兴趣,每天守着他请教个没完。“那里的服装基本上只有3种色彩,图案也很单一,希望我的知识能给他们带来帮助。”

    朱坤说,这次做志愿者首先想的,不是这事能带给自己什么好处,而是自己有这个时间、精力,而且具备相关的业务能力,想为社会做点事,为人生留点儿真正有意义、值得回忆的东西。

    奢侈享受就是吃顿番茄炒鸡蛋

    夏敬华 30岁,成都市川化中学语文教师

    当地从事职业:另一位援外志愿者的翻译

    夏敬华的很多熟人想不通,放着好端端的工作不干,他怎么就突然当起了援外志愿者,到艰苦的埃塞俄比亚,每月只拿200美元,还要干上1年。

    夏敬华的工作地在一家距埃塞俄比亚南方州首府45公里,由几排“破败的、横七竖八的”平房组成的医院。“这里工作压力很大,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挑战。”夏敬华说,他每天的工作是给来自河北的外科医生、援外志愿者孟明当生活、工作中的翻译,“平均每天要协助做4台以上手术,还经常做急诊手术。”每天的工作量比他以前的教师工作要繁忙得多。在饮食方面,夏敬华说,那里能买到的蔬菜只有3种:番茄、土豆、青椒,另外还有贵得离谱的鸡蛋和少量牛肉。面包比较便宜,竟因此成了他们的主食,而最奢侈的莫过于吃顿番茄炒鸡蛋。

    我不再是那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子了

    沈曦 23岁,四川农业大学毕业生

    当地从事职业:巴可学院做规划设计师

    在7名成都援外志愿者中,就有3个女孩子的身影在异国他乡吸引着很多人的目光,23岁的沈曦便是一个。当时,她刚刚从四川农业大学毕业,就选择去埃塞俄比亚当一名援外志愿者。

    去年8月底,毕业在家的沈曦从网上看到团市委招募赴埃塞俄比亚志愿者,告诉父母说准备报名。而父母却不想让她去国外,而是想她跟家人从商。但沈曦的理由简单却坚决,她告诉父母,她想接受一些磨练,“去帮助别人,也是一种志向”。于是,10月底,她顺利地跟“大部队”从北京飞往埃塞俄比亚。

    在成都习惯了麦当劳、肯德基的时尚女孩,到了那边却只能忍痛割爱。附近只有学校有一台电视,她们目前最愉快的休闲是到当地一家咖啡馆喝喝咖啡,还有到学校打乒乓球。沈曦被分配到距离首都阿迪斯600多公里的西南部小城镇吉玛下面的一个小镇巴可,在巴可的巴可学院做规划设计师。沈曦说,服务期间,遇到的实际困难有很多,基本的生活必需品无法购买。一年满了,“辛苦,但收获很大,我不再是那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子了”。

    援外志愿者中,还有胡榕、袁欣、张玉伟、王新江。服务期间,胡榕曾患重病、全身起水泡,她仍然坚持工作。胡榕说,她所居住的地方非常贫困而且缺水,要靠自己挑水吃,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旷野上的土狗和野狼开始出没,高低起伏的嗥叫声时常伴随着胡榕进入梦乡。志愿者们坦率承认,在国外志愿服务,对故乡的思念“根本无法控制”。

    本报特派记者 陈兆平 北京报道

  

上一篇:利比亚领导人下月访法 要求在酒店前支帐篷
下一篇:我在埃塞俄比亚这一年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