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突尼斯 > 突尼斯

在地中海画卷邂逅美少女

    文章来源: 人民网

  

    我平生见过不少美丽的大海,但真正触动我的灵魂,引发遐思的却是我第一次见到的地中海。

    天将蒙蒙亮,目穷之处,海天成一色浅白。天大亮时,地中海像撩开了一层面纱,完1露在我眼前。

    当太阳升起时,我惊呆了,犹如无意中扑进一幅巨大的画卷里,无边无际的地中海五彩缤纷,泛着红、蓝、绿、金、橙。迎着沁人肺腑的海风在海滩上漫步,美丽的彩霞,欢笑的 波涛,似乎都在我心灵深处悄悄地唱着歌。它歌唱着突尼斯的崛起,歌唱一个正直的小国如1敢地面对着变幻无穷的世界风云。

    在突尼斯市与苏斯市的采访中,我已亲身感受到世界各国许多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等交流活动,都来这里举行。其开放与兼容性,正如这永不停息笑纳百川的地中海,赢得了全世界人民想往的目光。

    我一边浮想联翩,一边脱下鞋子,光着脚丫,踩着银色的沙滩漫步。迎面而来一位美丽的阿拉伯少女,身着鲜红的衣裤,头上裹着飘逸的白纱头巾。四目相视时,我有一阵前所未有的被电晕的感觉,那一对黑幽幽、明亮的、含着笑意的不可抗拒的大眼睛,是怎样的楚楚动人啊!

    当我们用英语互相问候时,阿拉伯少女微笑着歪着头,竖起大拇指,一只大眼睛迅速地眨了一下眼,用英语说道:“中国人你好!”我兴奋地连声用英语道谢。望着少女远去的背影,我寻思着是否自己已经遇上了女神。听突尼斯文化部门的陪同1介绍:突尼斯这个名称来源于腓尼基人所崇拜的“塔尼斯”女神。塔尼斯女神是一位美丽的女神,被誉为光明的象征,当地人认为女神能够给人间带来繁荣与幸福。后来,经过辗转传译,“塔尼斯”变成了“突尼斯”,并由城市名称延伸为国家名称。

    突尼斯980万人口中,阿拉伯人占90%以上。阿拉伯人一贯对中国人十分友好,在往后的几天采访中,我更加深了这种印象。

    一提起非洲,人们都会说:“赤道太热!”实际上并非如此。当我来到这座美丽城市之后,发现气候清爽空气宜人,平均气温25摄氏度。虽然最高气温达40多摄氏度,并且紫外线特别强,假如曝晒一个多小时,肯定脱一层皮,但你只要站在阴凉处,那凉爽的感觉完全不同;而当大地被黑暗覆盖之后,还有几分寒意呢。

    突尼斯位于非洲大陆北端,地中海南岸中段,而苏斯市是突尼斯著名的海滨城市,人口约12万,由于濒临地中海,成为旅游胜地。这里,既有保存完好的古城,又有得天独厚的海滨,还有建筑风格各异的建筑物。突尼斯海岸线很长,被称为“海洋之国”。在苏斯可看到,漫长而曲折的海岸上,银色的沙滩,像一条巨大的地毯,铺在湛蓝而又平静的海边;在沿海一线,阿拉伯雪白的圆顶建筑物,像草原帐篷搭在红花绿树之间,蓝天白云之下,显得格外幽雅别致。

    在与突尼斯朋友的采访中,我深感他们对中国古老灿烂的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而对改革开放后的广东更是向往。他们惊奇地知道了深圳从一个渔村变为一个现代化大都市。他们对广东文化周展出的摄影与绘画及广东的少儿艺术表演更是着迷,一位突尼斯三年级大学生在今日广东摄影展前写素描,一站就是大半天,小伙子对我说:广东令人向往,毕业后我一定去广东学习绘画艺术。而在广东少儿表演武术节目后,当地孩子们纷纷模仿比划,表达出对中国的倾慕与向往。

    当太阳渐渐升高时,银色的沙滩上撑起了一把把大伞,伞下是一对对不同年龄不同国籍的男女伴侣,有的仰面朝天,有的俯身而卧,晒得黑亮的全身只穿极狭窄的泳装,他们尽力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享受着天然的美好时光。

    当地朋友介绍说,看地中海的落日别有一番情趣。我在太阳西下时再次来到海边,只见晚霞染红了天边,也染红了海水,一派壮美感人的景象。这时突然又遇见了那位令我晕眩的美少女,令我不解的是,这对眼睛中透着微笑,也透着与年龄不相适应的忧郁,当她发现我时,即刻在海岸边摘来一朵鲜红的大红花别在我胸前,最后用含笑的大眼睛,看了我一眼,低着头笑笑走开了。晚霞照得地中海,我想起白居易《暮江吟》中的诗句:“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地中海海面一半是碧绿绿得令人心醉,一半是殷红红得令人心疼,海上微波,一层一层的细浪受残阳的返照,一时光辉起来。在海天相连处,一群小鸟在海面上悠然自得地飞翔着。远处是阿拉伯少女渐渐走远的身影,黑幕顷刻降临。

    当我离开美丽的苏斯,赶往首都突尼斯时,大漠黄沙上有几只骆驼踽踽而行,不由得想起马致远的“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的诗句,思乡之情油然而生。而那晚霞中令人心醉心疼的地中海,以及美丽的阿拉伯少女明亮而忧伤的大眼睛,永远留在我生命的记忆中。

上一篇:游学南非须知:国家礼仪总汇
下一篇:埃及酸菜,让人酸倒牙(图)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