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贝宁 > 贝宁

在非洲贝宁旅游

从登上飞机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这不会是一次顺利的旅行。

    

    我的“空中客车”(AIRBUS)飞机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空中巴士”——从南非的约翰内斯堡出发,先后在刚果(布)首都布拉柴维尔、加蓬共和国首都立普瑞维尔降落,上下乘客,然后继续飞行到贝宁的港口城市科图努。对于中途不下“车”(机)的乘客,空姐建议我们原位等候,不要乱走,以防新上来的乘客占了我们的座位,因为“中途上来的人是没有座号的。”“这可是真正的空中‘巴士’啊。”我说。“对啊,这是‘空中客车A320’飞机。”我身边的黑人空姐说——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丑的“空姐”。

    

    从生意上来讲,贝宁之行是一次失败之旅,但于我来说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便有了更多的时间来真正走进这个国家。已经走过了南非、中非和东非的几个国家,不同的风景,不同的文化每次都给我不同的体验,这一次是西非。

    

    位于赤道上的贝宁是一派原始的热带风光,当地人为之自豪的景观大道也不过是两排棕榈树,一条柏油路;没有什么高楼大厦和现代工业的痕迹,唯一算得上气派的建筑“贝宁国家会议中心”还是中国建总的援建工程。

    

    徒步走在大街上,友好的贝宁人民经常会以法语向我热情地问候,更有一群小孩子拿我当怪物一样追在我身后跳呀叫的,就像20年前我们见到外国人一样。

    

    转过一个街口,忽觉口渴。{由于地方传染病的缘故,非洲国家当地的水一般是不敢喝的。}时见一似乎也是游客的白人小伙子坐在路边摊的长凳上喝着黑人妇女自己制作的一种饮料,料想既然美国人能喝,谅不有失,便也要了一碗。(在外面这么长时间,已经可以从外表辨认出美国人和欧洲人,但他们自己竟然可以辨认出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爱尔兰人,就象我们很容易分辨出日本人、韩国人和中国人一样。)这黑女人先是敲开一个椰子,倒一些椰汁到碗里(纯天然啊),再从一生锈的罐子里抓出一把黄色的粗糙粉末扔进去,又从一脏西西的瓶子里倒出一些象,象,象——奶水——一样的乳白色的粘稠液体,用力搅拌,然后把碗递给我。对于那不知为何物的黄色粉末和白色液体,我真是有点难以下咽,黑女人看着我,我看了一眼她那摇摇欲坠的大奶——典型的黑人妇女,大胸大0(分散注意力),一闭眼,喝了一大口,一股从未有过的清凉凉甜丝丝的感觉从口腔一直通到胃里——味道好极了!后来才知道,那白色的液体是椰子的果肉捣碎制成的,也是纯天然呢。

    

    大抵上经常出去玩的朋友会有这样的经历,荒郊野外,一段残垣断壁后面,总能找到“前人”留下的数尊大便的残留物。经过一段时日的日晒雨淋风化,表面已经变硬结痂,变成紫黑的颜色,根据颜色的深浅,还能判断出“前人”离去的时日。

    

    在贝宁的街头,我就看见一当地妇女守着一片席子叫卖,席子上就放着十几个这样的“大便”样品。我就盯着看,喉咙里已经有什么东西在涌动。那女人看见我不解的眼神,便很随意地掰下来一小块“大便”的样品放进嘴里,很美味地嚼着,还用英语跟我说,“很便宜,买一块吃”。“你自己留着吧。”我几乎是落荒而逃。这贝宁的东西,古怪,实在古怪。

    

    话没落地,前面的另一个男人摆了满地更为古怪的东西在高声叫卖。说是古怪,实际上颇为常见,是地球上一半的人口都有,另一半几乎都见过的东西——男性生殖器。我把眼珠子瞪得都要掉出来了,才看清楚那只是男性生殖器形状的黑木雕而已。黑木雕是一种非洲特有的黑色木头的雕刻,现在被他们雕成这个形状,不论长短粗细(按照黑人的比例,比亚洲人要大很多),上面的沟壑、褶皱、突起和孔洞,都十分的切合,和黑人自己的“那话儿”还真有几分神似。我问他这是做什么用的。(我想这在中国大概应该属于性保健品吧。)他指给我看每个“那话儿”的后面都摆着一个细长的罐子,罐子里装的就是那种做饮料的粗糙黄色粉末(后来知道是一种植物磨制成的,可食用),他拿起一个“那话儿”的黑木雕,戳进罐子里,做出捣药的动作。我终于明白,这只是用来加工那些粉末的器具而已。但就这些黑木雕的雕刻工艺而言,已属上等的艺术品,贝宁人民每天就是使用这些工艺品加工着自己的食物。至于选择男性生殖器这一表现形式,是否来自于他们自身文化的性图腾,或者源于曾殖民西非的以拿破仑为代表的法兰西民族的男性生殖器崇拜,以我有限的法语和他简单的英语是无法交流得清楚的。

    

    几经周折,我买了一个由无数只彩贝粘结成的罐子,一枚西非古代骑士的徽章,和一件典型的非洲男人的长袍,做为纪念品。

上一篇:我心中的贝宁古王国
下一篇:美丽的贝宁维达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