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赞比亚 > 卢萨卡

在非洲当“菜园子”

同事薇曾经跟随丈夫到非洲赞比亚驻外一年多,每每回忆起来,她总是很自豪地说在非洲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种菜,那可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她临行时曾询问去过的朋友:那边随行的家属平时都干些什么?好几个人顿时来了精神,几乎异口同声地说:种菜,说话的同时脸上立刻放射出无比兴奋的光芒,这让薇大惑不解,当个农民还有这么乐的?“多带点蔬菜种子。”知道他们要去,那边驻外的同事立刻来了电话。种菜还弄得这么隆重,真是让人想不明白,薇觉得有点好笑。

  

    到了赞比亚首都卢萨卡,这里的气候让薇出乎意料,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干燥炎热,而是气候宜人,早晚温差不大,虽然有雨季和旱季之分,但总的来讲好似昆明般四季如春。薇和丈夫的住所紧挨着使馆,屋旁是一片金黄色的佛肚竹林,后面便是传说中的大菜园子,用竹篱笆围了起来。每家四块地,大概一亩左右。“地真大啊,这真的是我们的吗?”薇有点不相信,她从未想到自己居然在非洲成了个小地主,可种什么好呢?她对种菜是一窍不通,得先拜拜高人,取取真经。这里的中国人简直是种菜成瘾,种菜不仅能丰富饭桌而且是生活的乐趣,只要一有点空儿,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在地里忙活着,乐此不疲。

    老顾夫妇是一对习惯于精打细算的上海人,他们家的地简直不是种出来的而是绣出来的,菜地被精耕细作,合理规划着。左右套种,上下间作好不热闹。他们铲土做埂围成一块块的小畦田,每一畦都种着不同的蔬菜:绿的,红的,黄的,紫的让人赏心悦目。扁豆架,黄瓜藤,土豆当爬,豆角当蔓,东枝西杈,舒舒密密但又井然有序,被小绳牢牢地牵引着,固定着。这夫妇俩简直是种菜的高手,他家的西红柿快长成了树,有一人多高,大大的西红柿缀满枝头仿佛是挂满了红灯笼,戴着草帽的顾夫人在自家的菜园里绕枝而行,俯身而走,不一会儿就提出一篮子红彤彤散发着太阳味道的大西红柿,每家送去,乐盈盈地喜不自胜。

    一秘夫人,人称管家(佳)。她好张罗事且雷厉风行,动作麻利快,这也难怪佳曾是一位骨外科医生。她很厉害,把种地当成事业来做,天刚一擦亮,管佳便扛着锄头出工了,在地里风卷残云地一通收拾,一亩地顿时换了新颜,收工时其他的人还揉着惺忪的睡眼刚刚起床呢。过不了几天,地里就齐刷刷地冒出一片绿莹莹的小苗来,仿佛是魔术师一抖斗篷变出来的。她勤快且能干,一有空儿就蹲在地里拔草捉虫,天天如此,哪怕一只小蚂蚱也难逃佳医生的法眼,她下手快、准、狠,捏起小虫的后腿就塞进了塑料袋中。管佳风风火火,永远高高地挽着裤腿,穿着一双大皮靴,要找她很容易,准在菜地里,隔着篱笆与邻家菜园子的主人聊天,语速快也是佳的作风,呼啦啦奔腾不息如黄河壶口的瀑布。管佳收了萝卜种韭菜,收了韭菜种芹菜,收了芹菜种大葱,她仿佛是挥着令旗的指挥官,面前是绿色盔甲的小士兵,齐刷刷地布兵列阵,就等着她的令旗一挥。管佳只要一听说谁要吃饺子了,菜园子里的韭菜苗就立刻被剃光了头,一眨巴眼的工夫,一排排白胖胖的饺子就站满了竹箅。一听说有人要吃花卷,地里的大

    葱便被消灭了一排,她送花卷要送一大盆。

    自家种的菜就是新鲜,散发着非洲暖烘烘的阳光味道和泥土清香。薇在自家菜园子里种豇豆、黄瓜、大白菜、西红柿,种菜不仅仅是力气活,还要动脑子,技术含量蛮高的。她的行动总是跟不上菜的生长速度,当有藤蔓的菜扑簌簌爬满一地,她才想到搭架子。等到白菜开始包心了,薇才忙着到处找绳子给它们捆头做造型。她一整天都忙忙叨叨的,一有空儿就蹲在地头边上细细观察着菜的变化,体验着一种生长的快乐,仿佛自己也成了一株植物。可是她的劳动成果总是被掠夺,黄瓜刚刚顶着小黄花长出半截,就被采采蝇和芒果蝇咬破了洞,凡是被它们咬破洞的黄瓜第二天就腐烂了,于是只要一见黄瓜刚钻出小刺头就立刻用塑料袋套起来,看谁速度快。豇豆长得太快了,蔓条扑扑地抽长着,长长的豆荚拖垂在地上,成为了不知名的昆虫和小动物的食物,薇常常在地里看到被啃成半截的豆荚,蜥蜴和成群的蝗虫、蚂蚁在菜园子里来来往往。大白天还有壁虎大摇大摆地出来溜溜达达,一赶它,它就动不动留下根活蹦乱跳的尾巴,让薇干瞪眼。

    一天早晨,薇去查看菜园,发现外侧的西红柿有好多被啃去了半个,上面还有牙印,人绝对不会这么干,一定是那些半夜来访的小动物。晚上,薇打着手电出去巡视,却什么也没看到。白天戴着手套去捉虫,那圆鼓鼓、胖乎乎的大肉虫子倒是捉了不少,颇有成就感。每天都很忙,但很愉快,种菜让她知道了什么是快乐地辛苦着,吃着自己种的新鲜蔬菜,那从里到外泛着甜美,让人回味无穷。

    赞比亚的土地真是肥沃,她种菜从不施肥,播下种就成活。来访的朋友替她撒下茼蒿种子,转眼就密匝匝地长成一大片,种菜的高手说得间苗了,否则长不大。薇有点犯懒,没有管它们,茼蒿苗就一鼓作气长成密匝匝、半人高的一大片,真过瘾。薇的小菜园丰收了,特别是大白菜又大又嫩,自己吃不完就送给前来帮工的黑人兄弟们。他们高兴得手舞足蹈,把大白菜往头上一顶,左手右手各抱一个,乐颠颠地就往家跑。

    回到国内薇总是忘不了她的小菜园,打过去电话询问情况,得到的回答是:你的小菜园长满了草。再问,再答:草长得比人还高,能在里头藏猫猫。在陪同丈夫驻赞比亚的一年半里,她种了一年半的菜,不忍心自己的土地荒芜着,就鼓动那边的朋友征用她的菜园子,可人家不稀罕,说这里的地太大了种不过来。她的菜园子仿佛成了她的孩子,放在那边总是放心不下,就好似把自己的孩子丢在了非洲一样,一直牵挂着。疏影清浅

  

上一篇:南非“伟哥树”轻易尝不得
下一篇:到埃及餐馆别急着吃饭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