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摩洛哥 > 摩洛哥

在摩洛哥红色街巷中走失

  算起来驾车经过的口岸也有十多个了,通关手续繁琐、边境1刁难的不在少数,但论混乱程度,则非TANGER莫属。马儿一边因为摩洛哥通行法语、少了异国情调而惋惜,一边也为这种混乱大跌眼镜。

    我们从卖薄荷茶的侍者手里接过杯茶,刚刚赚了我们二十欧元的人就和另一个打了起来,原因是第二个人也想向我们兜售什么。冲突持续了半分钟,怒气冲冲的挂牌人来到窗前,让我们不要再理其他任何人:“他们都很坏。”按照他的说法,我们只需等候警察在他代为填写的表格上盖章就可以走人了。

  

    40分钟后,随着前面叉成一团的返乡车队渐渐散去,我们驶出TANGER港,一路向南穿城而过。

    我们最初的环球路线设计,要在欧洲之后走非洲20多个国家,后改成摩洛哥到埃及之间的北非五个国家,而最终,因为时间、签证、部分国家陆路边界关闭等原因,摩洛哥成为我们这段旅行中唯一拜访的非洲国家。

    2004年12月23日,我们从TANGER机场附近向在摩洛哥的第一个目的地马拉喀什前进。摩洛哥的主要公路路况相当好,加上车流量小,开着LC4700相当轻松,远没有在西班牙车流量极大的高速路上那么神经紧张。天黑前,我们已经到达摩洛哥的古都——马拉喀什。

    马拉喀什是红色的城市。无论王宫、贫民百姓居住的老城还是欧洲人度假的大饭店,外墙的颜色都是陶土红的颜色。在微寒料峭的冬日,这陶红色更易使人感到暖意。不过游客能够在马拉喀什感受到的温暖,大抵只有这些。因为从你准备接近这个城市的一刻开始,便成了一些人追逐的目标。尽管马儿早就通报过她那些曾经到访摩洛哥的朋友的警告,我们仍然对遇到的强买强卖和其他欺诈现象感到震惊。

    马拉喀什最著名的地方,是一座建于12世纪的清真寺和老城的集市。我们不是穆斯林,不得进入清真寺。老城的集市,离清真寺不远,中间隔着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上杂耍卖艺的、画手绘的、算命的等等三教九流的人齐聚一堂。初来乍到的我们,忍不住频频举起相机。那些认为你将他摄入镜头的人,会伸手向你要钱。还有一次,我突然被一个男人抓住胳膊,要求付钱,因为他以为我将镜头对准的是他的同伙。

    马拉喀什庞大的集市专为旅游者而设,占据着老城的外围。小店铺里的货品不外乎陶器、皮具、首饰、铁艺、地毯等,铺天盖地的倒也好看。坚守着到产地去购物的原则,我在这里只是走马观花,一任店主们纠缠,径直向前。相比在集市中穿梭,我更喜欢在红色的街巷中走失。小巷深处谁家窗前的一两盆花草,给有些肮脏、破败的老城,平添了不少生趣。

    摩洛哥的货币DIRHAM和人民币基本等值;摩洛哥人的平均工资,在750-900之间,是中国大城市平均工资的一半左右。但摩洛哥的消费水平却相当高,以汽油为例,95号汽油约0.92欧元/升,比西班牙的油价还贵;而像样一些的饭店,价格直追欧洲主要城市。

    此外在马拉喀什,宰游客的现象非常严重,我们经常被以各种借口多收取费用。离开马拉喀什的那个早上,独自去集市回来的马儿说她终于知道当地人打的的价格了,三分之一!小费在摩洛哥是必须的,马拉喀什更是如此。侍者们根据小费的多少决定是否微笑或者提供咨询服务。看得出一个咖啡馆的侍者大概很不满意10DIRHAM的小费,当马儿问路时,故意指了相反方向。

    当然摩洛哥人也有值得信任的人,那就是警察。当我们在萨非再次遇到一个认真热情的警察后,更加坚定地认为,在摩洛哥,有麻烦可以找警察。

    12月26日中午从马拉喀什出发,我们取道萨非前往阿加迪尔。萨非是摩洛哥的陶器生产基地,那里的陶瓷集市非常有名。萨非的路标系统不好,我们在城外向一位警察问路,他认真地指路之后,不忘加上一句:“我一直到晚上8点都当班,有什么问题你们都可以找我!”两小时后我们离开萨非前往阿加迪尔时,果然在另外的路口又遇到这位老兄,他特意拦住我们,询问这个下午是否开心、是否喜欢萨非,并祝旅行愉快!

  

上一篇:沙漠中的图书馆
下一篇:肯尼亚资讯:辽阔的原始大陆猎游地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