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非洲旅游网 > 肯尼亚 > 肯尼亚

组图:肯尼亚 爱失落在大草原

     

    马塞部落的女人

    1.飞机抵达内罗毕的时候,是中午。赤道的阳光明亮而充沛。天那么蓝。阳光从湛蓝湛蓝的空中毫无遮挡地倾泻而下。有凉凉的风迎面吹过。流动的空气中散发着鲜花的芬芳。

    丫头来接我们。有一年多没见她了。

    一路上,我一直在将要见面的兴奋和激动之中。想象着见到丫头时情景。有一种想要拥抱她的冲动。这样想的时候,在机舱里,独自泪流满面。隔那么远。飞几十个小时,在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见到久违了的好友,那样的场景,会让人很感概。

    事实上,在见到她的那一瞬间,我只是安静地朝她微笑。我知道,我无法表达,纵然内心有千般的感概。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学会,自如地表达自己的情绪。从小,我们便学会了隐忍。那样的内敛,那样地收藏着自己的情绪。从不放松。

    我看见的丫头,清新而生动。笑容像赤道的阳光那样明亮。眼睛里有清澈的光。明亮和清澈的后面,有着些许淡淡的沧桑。我看到了两年的黑非洲生活,独自一个人驻外,带给她的改变。

    丫头说,你们的飞机晚点一个多小时。

    我怎么也算不清在空中飞行的时间。时差的加加减减,数字只剩下一个模糊的概念。只记得,在迪拜起飞的时候,还是凌晨。从机舱的舷窗里看下去,这座建在沙漠上的繁华都市的满城灯火,彻夜不灭。熠熠生辉。

    我努力地睁开眼睛,望着窗外的黑色天空。想看看白天是怎样来临的,想知道空中能否看见日出。可是我太困了。已经整整20多个小时没有休息了。没有看见日出,甚至没有看见脚下蔚蓝色的大海。睁开眼睛时,已经在内罗毕的上空了。

    出海

    从上海飞往迪拜的十几个小时里,有一种恍惚的感觉,我这是在飞往非洲吗?那块神奇的黑土地能带给我什么?

    飞机在8000米的高空中穿行。看见窗外深蓝色的夜空里有满天的繁星。邻座是一个高大的黑人,沉沉地睡着,传来微微的鼾声。阿联酋航空公司穿着面纱半遮着脸的制服的空姐在机舱里无声地穿梭着。我知道,我真的出发了。

    一直都有一个梦想,要去看看那片长满金合欢树的无边的原野。那里有乞力马扎罗雪山。那里有丹麦女作家凯伦刻骨铭心的爱情。那里有海明威留下的足迹。

    有人说,人生最大的满足,是梦想变成现实的那一刻。而此刻,当我站在赤道的阳光下,呼吸着那带有花香的清新空气时,感受到了这种满足。

    2.出发前和朋友们说,我要去东非,去肯尼亚旅行。很多人都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你居然敢去那样的地方?那蛮荒之地。那里遍地都是爱滋病。还有疟疾、黄热病。那里没有东西吃。那里的水肯定不卫生。更有朋友煞有介事地告诉我,那地方,苍蝇会钻到人的皮肤底下产卵,然后,那些幼虫就在你的皮肤里蠕动着直到会飞。

    我笑笑。事实上,很多人,对那块土地的了解几乎为零。小时候,读海明威的《乞力马扎罗的雪》,知道了非洲,知道了肯尼亚。后来,那部奥斯卡获奖电影《走出非洲》,那弥漫着淡淡的忧伤的唯美的画面,女主人悠悠的画外音,那遗落在大草原上的刻骨铭心的爱,有一种召唤。我知道,我一定会去那个地方。

    其实,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内罗毕是美丽的花园城市。不知道这个位于赤道的国家,年最高气温不超过30度。我不知道马赛马拉,马拉河有世界上最惊心动魄的动物大迁徙场面。不知道安波塞利,有大象在雪山下悠闲地散步。不知道纳库鲁湖栖息着200多万只火烈鸟的壮观。更不知道树顶酒店,那里有上树公主下树女王的传说。还有美丽的蒙巴沙海滨,海水是那样的蓝。蓝的清寂而凄迷。

    我不知道的还有很多。当然也不知道,那里其实是一块能够滋生蔓延爱情也能够遗落丢失爱情的土地。那里会有很多的刻骨铭心。不仅仅是凯伦和丹尼斯。

   

    3.out of africa走出非洲,很多中国人都知道。

    在离内罗毕繁华市区稍远的大草坪的深处,一个红顶、灰墙、白窗的建筑掩映在spris syprus和椰子树中。这就是凯伦·布利克森在非洲的家。她是《走出非洲》的作者,房子保持着原貌,有她年轻时美丽的照片。栗色的餐桌上铺着白色的镂花桌布,做工精美的细木柜子,来自遥远的中国的古玩。

    坐在屋前门廊下,就可以望见的恩贡山。那里埋葬着丹尼斯。那个给了她爱情的男人。房间里,有凯伦和丹尼斯生活的足迹。有他们俩甜蜜的合影。想起电影中的画面。他们乘着他的小飞机,飞跃高山和蓝天。在云端,她把自己的手伸过去,握住他的。脸上是幸福,是温情,是甜蜜。

    那样的爱情,也许注定是不会长久的。能够长久的只是平淡而乏味的生活。若丹尼斯不是因飞机失事而从凯伦的生活中永远地消失了,她还能有那么深沉的怀念、那么美丽的文字吗?站在凯伦的故居,我想,虽然她将自己的作品定名为《走出非洲》,但是她已经把一切留在了这里,包括她的婚姻、爱情、庄园,甚至爱人的遗体,她又怎能真的走出非洲呢?

    凯伦离开非洲后把大片的住所和咖啡园留给了自己的黑人女管家,后来几经转手,一个美国女建筑师买下了凯伦故居,并用6个月的时间把它变成了凯伦咖啡花园。 再后来,丹麦政府为了纪念这位美丽的女作家,买下了凯伦咖啡庄园,送给肯尼亚政府,作为凯伦纪念馆。

    如今的凯伦花园是内罗毕一处白人聚集的地方。这里有内罗毕最好的本土乐队、时尚的聚会,许多游客舍弃城里的高档酒店,就住在花园里面的lodge。这些独立的小木屋子散落在花园深处。夜晚的时候,服务生在房间的壁炉里生上炉火,把鲜花洒满白色的床单,送上时令的水果。咖啡厅里露台一角的壁炉也“毕毕剥剥”地燃烧起来。

    露天的草地是最好的享受咖啡之地。比起任何屋檐下的啜饮,在阳光下品味咖啡更是一件让心灵愉悦的事情。

  

    4.当汽车在马赛马拉无边的草原上行驶时,一车的人都不说话。只有相机声此起彼伏。这里是那些狮子大象们的家园,是原始的马赛人的家园。我们是入侵者。我们没有权利大声喧哗,安静,是最好的尊重。

    低矮的丘陵绵延起伏,宽广的草原一望无际,巨大的金合欢树和波巴布树散落其间,马拉河的众多支流纵横穿越,景色美轮美奂。

    一直以为动物是群居的多。在马赛马拉和安波塞利的大草原上,却经常看见那些动物影单形只,在茫茫天地之间走动。其实,即使是群居,也是要完全靠自己的。大迁徙的时候,病弱的动物倒下去了,后面的踩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前进。你不能停下来,你也没有能力背负同伴前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动物和人一样,始终孤独。

    乘坐旅游专用车驰骋于原野上,常可见斑马成群结队,南非羚羊走动其间,非洲野牛徘徊,大象环顾左右;道路上时有东西挡住去路,乍一看以为是石头,仔细一看原来是几只旱龟匍匐不动;抑或从草丛中窜出一两只猎豹、豺狗,让你领略其速度之外,惊出一身冷汗。

    肯尼亚有动物最集中的栖息地和最多色彩的荒原。狮子、豹、大象、长颈鹿、斑马等野生动物生生不息。在这里,人与自然、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独特的原始文化,草原日出、日落的仙境般的美妙,可以使久居都市的现代人忘记一切压力与烦恼,完全融入到奇妙的大自然中,感受到一种回归的轻松与快乐。

    马拉河是众多尼罗鳄和河马的家园,也是野生哺乳动物的生命线。在这里,每年发生着世界上最壮观的野生动物大迁徙,即“马拉河之渡”。那时候可以看到成千上万匹角马前赴后继,从鳄鱼张开的血盆大口中横渡马拉河的壮观场面。

    离开时是傍晚,太阳依然闪耀,在草原上落下一层美丽的金色。并不觉得疲惫,可能因为心里充满喜悦。

    

    树顶的露台

    5.树顶是我喜欢的地方。那是一家酒店。因最早的时候,酒店建于几颗大树上而得名。1952年2月,当时的英国伊丽莎白公主在肯游览夜宿“树顶”时传来其父王乔治六世去世的消息,伊丽莎白历史性地在“树顶”登基成为英女王。

    吸引我的当然不仅是这个典故。

    也许,那是一种心境。

    这个建在国家公园里的酒店,一点也不豪华。外观是树皮和简单的盘旋而上的铸铁扶梯。内部是原木。房间里没有卫生间。使用公共浴室。但它需要200美金一晚。可若能让我再去一次肯尼亚,我一定还会选择树顶。

    到达树顶的时候,是下午。阳光依然是明亮而柔和。风很大。凉凉的带着原野的气息。站在树顶的屋顶露台上,可以看得很远。屋下,是一个水塘,成群的野牛在水塘里打滚嬉戏。大象在架空的一楼,穿过去又穿过来。母狒狒背上趴着小狒狒,在水塘周围觅食。

    是酒店的下午茶时分。要一杯咖啡,几块糕点,坐在露台上,看远方。吹风。晒太阳。读一本书,或者听音乐。那一刻,突然觉得,生命原来竟是那么的美好。我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这样在脸上肆无忌惮地流淌开来。

    我知道,没有人明白我感受到了什么。其实生命很多感受只属于你自己,没有人能和你分享。你的精彩只属于你。即使是最亲密的人,他也无法知道你最真实的感动。很多时候,感受不需要认同。如同我今天的感动。

    我想,我还会再来。我是那么地喜欢。未必真会再回来。走出非洲的凯伦,那么怀念她的非洲,可她,一辈子再也没有回去过。走过的路,经历过的一切,再也无法重温。一切,都在那一瞬间永远地消逝了。遥望来时路,没有回去的途径。

   

    6.去蒙巴沙是一个额外的收获。一般的游客,不会去那里。因为没有那么多时间。肯尼亚有太多的可游览之处,去海边享受椰风海浪,太奢侈。

    可是我们有17天的假期。由足够的时间让我们挥霍。我要去蒙巴沙,那是因为听丫头说,从内罗毕到蒙巴沙的火车很有意境。古老的列车,餐车里用的是20年代传下来的银餐具。列车要穿过察沃草原,那也是肯尼亚一个著名的国家公园。不经意间便可看见瞪羚闪亮的眼睛飞过。看见金合欢树下,马赛人手握木棍靠着树干,红色的披肩和绿色的草地相映成辉。

    其实,我们坐的是夜车。火车在夜色中穿行于辽阔空旷的原野。摇摇晃晃之间,只记得深夜醒来,看见满天的星星在闪烁。偶尔有驶过的火车,交会时发出刺耳的呼啸。

    餐车的银餐具是真的。我们在三个小时里完成了一次早餐。一道一道,黑人服务生及有耐心地慢慢上着,时光在这一刻似乎可以被凝固了。

    该怎么去形容蒙巴萨海边的美呢?漂漂荡荡在浅海里的木质联体帆船,在斯瓦希里语中叫做“道”(dhow),坐在船尾瞧着夕阳,轻轻地哼着歌曲,沙滩男孩们仍在沙滩上不断骚扰漫步夕阳的男女,酒店里有人在打沙滩排球,一个马赛人作裁判。

    潮水不断地涨高,侵蚀着沙滩的领地,抛锚在浅海的“道”就像在渐渐漂走,离岸边越来越远。跳下船来,原本只及小腿肚子的海水已经涨到了胯部,奢侈的夕阳,还努力地跟早从东方海中升起的月亮较着劲。

    深夜的海边。没有月亮。繁盛的星光撒满天宇。赤脚走在白色的沙滩上,海水一点一点地漫上来,盖住了脚面。那么多的小螃蟹,贝壳,在脚边,身下,可我抓不住。一松手就没有了。赤道的海风从印度洋上刮来,咸咸的湿湿的。听见从远古传来的对话:亲爱的,抱紧我。别松手。真想,让时光就这样停住。不要过去。不要未来。就要此刻。

    海边的树有松一般的枝叶,晃动着像无数跳舞的天使。其实,蒙巴沙和任何一个海滨度假地一样。蓝的不可思议的印度洋下有着各色海生物。海星星铺在出海的快艇透明的玻璃船底上,像童话一样。白色的沙滩上,很多人在那里拣贝壳。海面上有人在玩帆板。

    酒店拥有自己大面积的沙滩。椰子树下,我们躺在躺椅上,看书,或者喝酒。有一种酒,叫阿玛鲁拉,有点甜。一杯又一杯。云飞云落,直到日暮。微醺的时候,看见身边的朋友,心中感激这一刻有他们分享。(绒儿)

上一篇:组图:走进非洲 寻访异域美景
下一篇:中国网网友摄影作品欣赏:埃塞俄比亚风光[组图]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